•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 偶遇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 偶遇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想到这里,我掏出了这一张请帖,这是葛师傅给我的,按照他在圈中的能力和地位,弄到这样一张请帖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请帖没有具体的名字,就好比江湖中的信物,发出去了,是认物不认人的,拿着这张请帖前去,会在大市中得到一些优惠与便利,具体是什么,每一届不同,所以刘师傅也没有详细的说。

        在请帖上除了写了一些规矩之外,附上的就是附近的一张地图,一张通往大市的地图!和不停的变幻位置召开的鬼市不同,大市的地点一直就固定在这X省的无人区。

        可在这无人区常常有神秘的事件发生,按照那个藏族司机的说法,这里是真正有神和魔鬼并存的地方,所以不要说靠着一张地图,就算有最先进的设备,还是会在这里迷路,或者发生意外。

        有了这张请帖,只需要走到一定的地方,就会有人接应,带领着去大市,没有的话就只能自己去,其实这么多年来,就这一点,也折损了一些修者。

        这让我不禁为我的师兄妹们担心,他们顺利的去到了大市吗?刘师傅只是说他们的行程,并没有说他们已经在那里了。

        怀着这样的担心,我一路走着,从下午一直走到晚上,早就没有了路,面对的只是茫茫的无人大草原和连绵的雪山了

        没有具体的路,一切都要依靠那一张还算详尽的精美地图,只是我行走在其中,很难去相信,在这里还有一个修者的交易地点,而且是固定的交易地点存在!

        晚上是没有办法赶路了,不过已经到了这里,我也就不急在这一两天了,在沿途到这无人区的路上,我也听从了司机的建议,买了一些必要的东西,就比如说生火工具和单人帐篷什么的,晚上就准备在这里过夜了。

        一堆篝火就这样在夜里点燃了,而火光总是能带给人以希望,尽管是在这无人区,这显得无比空旷的天地间。

        我喝着热水,啃着干粮,盘算着明天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到那所谓的接头地点,也就是开车前去的修者也必须要停车步行的地方。

        却不料,在这黑暗的天地中,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就亮起了好些星星点点的篝火,有十几个吧,看起来是如此的暖心。

        那些应该也是修者,和我一样去参加大市的修者,没想到大市已经正式召开了,还有那么多修者前仆后继的赶去,这大市到底有什么吸引力啊?

        最近的篝火离我大概有两里路的样子,但我一样没有贸然前去打招呼什么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到了这里的修者都有些冷漠的样子,彼此之间并不亲热。

        就在我吃完了干粮,喝完了热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准备去帐篷里休息的时候,一个声音远远的传到了我的耳中:“那位兄弟,可不可以好心的给我一口热水,让我可以守着火堆过一夜啊?不然我会冷死的。”

        我一愣,下意识的就看向周围,然后透过火光,看见了正前方一百多米以外的地方,有一个身影正朝着我这边走来,看样子,他是在叫我?

        “就是在叫你啊,这位兄弟,可以吗?”那个声音中充满了渴盼与期待,还有一点点祈求。

        “来吧。”我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回应了一声。

        虽然自己都是身处险境,对于很多人和事应该防备,但我到底是狠不下心来拒绝,我总是会想起在我爬悬崖的那一晚,看见一个草棚所带给我的希望和温暖,我觉得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不该拒绝心底的善,就算有时得到的结果不好,也不该!

        善,总是一个人内心坦然的源动力,这样的人其实是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一场美好的修行,就算他一时得不到结果,又有什么关系?而且,真正的善只是善本身,不求结果,不思报答。

        这是师父在小时候,我提出为什么有时善无善报时,给我的答案。

        得到了我的答应,那个人明显很是开心,连走向我的脚步都轻快了几分,小跑了起来。

        两分钟以后,他就到达了我的火堆旁边。

        我打量了一下来人,是一个年轻男人,看样子不过20来岁,身材有些矮小,模样倒还清秀。

        这让我有些惊奇,没想到有人20来岁,就敢孤身一人来参加无人区的大市,联想起我20来岁还有些懵懵懂懂,对比之下,更显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大哥,你真好,我都问过好几拨儿人了,都拒绝了,现在的修者圈子咋这么冷漠啊。”这个人一到了火堆旁边,就迫不及待的伸手烤火,和我亲热的说话,看样子是个自来熟。

        我在火山又重新架口锅,烧起热水来,拿出了干粮递给他。

        帮人帮到底,一杯热水,一点儿干粮,我总不至于吝啬的。

        “谢谢,大哥,你人真的好,真的”那年轻人脸上流露出了感激的表情,伸手接过了我递给他的干粮,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我没说话,静静的等着他吃完,这才开口问到:“你也是修者?怎么搞成了这幅模样?”

        我们之间并不用互相的去验证身份,真正的修者彼此之间一眼就能看出,甚至能感应出来,我只是奇怪他怎么会一点儿准备都没有的就沦落到这幅模样?难道不知道大市是在无人区吗?

        那年轻人倒了一杯热水,在手心里捧着,一听我问起这个,脸上浮现出了悲苦的神色,说到:“大哥,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我是一个散修,并没有门派可以依靠,从小就是和师父,还有一个师兄在一起的,自从知道这个大市的存在后,我就一直想来看看,你知道的,做为一个修者,总是渴望一些机缘的。”

        我点上了一支烟,他说的自然我能够理解,毕竟哪个修者不是如此呢?除了我们奇葩的老李一脉,好像更在意这人世间感情的种种羁绊,没想过得什么正果

        “但大哥你也知道,散修的日子难混,现在这个世道,没钱别谈修行,何况我们师徒几个依赖的不过也只是一个小道观而已。这次,我出来,还是师父和师兄凑的钱,我租不起车,是一路徒步走到这里的,身上准备的东西也不多,眼瞅着走到这里,就要弹尽粮绝了。”那年轻人一脸的辛酸。

        看得我也有些唏嘘,他说的就是现实,如果不是有葛师傅支持我了一些钱,我又不卖药材的话,估计也是和他一样的情况,反正比他好不了多少,能不能到这里都是两说。

        “生火的工具也没了吗?”我追问了一句,其实是心中比较疑惑,按说生火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没力气生火了,我饿了一整天了,就算生了火,肚子里没点儿东西,也得冷死吧?”那年轻人又是一脸的辛酸。

        我没有再追问了,毕竟别人的辛酸一直打听,有用来衬托自己优越的感觉,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儿。

        在沉默中,我递给了那年轻人一支烟,他却严厉的拒绝了我,并且对我说教起来:“大哥,我们是修者,生活上应该是规律而有节制的,这是基本的基本,除非是不一心向着大道的。大哥,你也别抽这烟了,就算大道渺茫,追寻过和没追寻过,总是两样的,追寻着才有希望啊。”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我师父从来只教我怎么做人,怎么走修者该走的正道,偏偏就是没教过我,该追寻一个大道的结果,我对这个没有一点儿的偏执,当然,我也不会反驳那个年轻的修者。

        随意的和他聊了两句,我就已经困了,毕竟奔波了一天,还是颇费心力的。

        “我先去睡了,下半夜你叫醒我吧,我们轮流着守夜,你毕竟也不容易。”我这样对那个年轻的修者招呼了一声。

        他脸上立刻流露出了感激的表情,连连答应着,并且说到:“大哥,剩下的路不多了,你就带着我吧?我真的就是想去看看。”

        “嗯。”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就钻进了帐篷,这样自然的答应,是不想他认为我是在给予他恩惠什么的。

        夜,安静。

        在帐篷中,我很快就睡着了,直到一股透骨的冰凉包围了我,然后傻虎的怒吼将我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