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擦肩而过以及决定 为瓜子壳壳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七章 擦肩而过以及决定 为瓜子壳壳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顶着阴霾的天空,任由那已经有些凉的风夹杂着细小的就像不存在的雨点吹打在脸上,我大步的走出了院子。

        或许是危险的环境,让我的神经一直处在了紧绷的状态下,也连带着我开始注意起许多细节来,就比如我走路的姿势,步子的节奏,我都在尽量的调整,用一种我不太习惯的带着些外八字的方法在走路。

        那栋楼原本是处在比较偏僻的所在,要经过好几条七万八绕的巷子,感谢我那良好的记忆力,这样走出来,基本上没有走错路,只要穿过那一条小巷,基本就可以到这个城市热闹的所在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加紧了步伐。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如今的我总是要置身于热闹的人群中,才能找到些许的安全感。

        走过一个转角,我终于走到了那最后一条小巷,在跨入小巷的那一刻,我有着那么零点几秒的呆滞,在那一瞬间,各种情绪一下子在我心中爆炸,紧张,些许畏惧,些许愤怒,还有些许的探究。

        可是我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如同一个完全的路人,漠然而冷淡,我那有那么一瞬间停住的脚步也坚定不移的走上了这条小巷

        是的,在这条小巷里,我遇见了他们,就是来房间里找我的那一行人,依旧是那个穿着湖色唐装的年轻人走在前面,每个人的神情都有那么一丝愤怒。

        我的目光不敢肆无忌惮的朝着那一行人打量,只能望着前方,装作若无其事的朝着那一行人走去,他们也朝着我的方向走来,小巷里还有其他的几个过路人,可是在此刻,这些路人已经被我自动的忽略,我的脑中就只剩下这一条有些灰暗陈旧的小巷,还有即将擦肩而过的我们。

        我的神情虽然平静而冷漠,但我的心里此刻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我想到了很多事,就比如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察觉到被假消息蒙骗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在那栋旧楼的消息,他们会不会认为是假消息?毕竟从那个中年人的口中,我得知关于我的消息从来都是真假难辨的。

        另外,他们那么愤怒的回去,是已经确定我在旧楼的消息是真,还是说不死心的想再去探查一次?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那个中年人担心,因为他如果离去了,就证明我还活着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如果没有离去,又要怎么应付?

        其实,不管是部门,还是那个中年人,应该都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个回马枪,他们一定会有应对之策,这些不该是我操心的,我心里能推测出那个中年人一定是没有离开,还会留下来周旋,否则他不会那么从容的洗澡什么的。

        漏洞只是在于,如果这行人有心,应该会打听出那个房子真正的主人是谁,更狠一点儿,说不定会开始调查中年人的身份。

        但我相信的是,如果部门是早有准备,在两个势力的博弈间,这一行人应该是查不到什么的,这种智慧经验的比拼,其实是不用我来为部门操心的。

        想着心事,我和这一行人的距离不足一米,在这个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已经看清楚了来人的样子。

        那个走在最前方的,穿着唐装的年轻人,看起来就和我的年纪差不多大,样子说不上有多出众,最多只能说有些清秀,但偏偏整个人却有慵懒优雅,和什么都不甚在意的感觉,就算有些许的怒气,也破坏不了他那种气质,明明是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关心,却像是一个中心人物的气质。

        相比之下,那个皮衣男,长相就出色的多,浓眉张扬,鼻子挺直,眼睛隐藏在墨镜之下,看不清楚,但下撇的,刻意有些歪斜着的嘴角,破坏了他原本俊朗的长相,配合着他走路的姿势,让人第一感觉,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危险,很暴虐,而且是那种任性的,唯我独尊的,不太讲道理的人。

        至于,另外三个明显跟班的人则被我自动忽略了。

        冷风在我们之间吹过,如同时间不能停留一般,我也不能停下脚步,我目不斜视和这一行人察觉而过,在那一瞬间,我明显的感觉到了那个唐装人的气场,好深厚的功力底子!

        这种气场的感应,是普通人感受不到的,就好比以前的武功高手,只有互相之间才能明了对方有几斤几两,但普通人却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中心人物的气质,或许就是受到这种气场的影响,这种气场是在告诉大家,这个人有本事,这个人不平凡。

        我或者不是他的对手,就在擦肩而过的几秒钟,我的脑中莫名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心中竟然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我以为这个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头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影响,我也不会在意的,看来,我不知不觉还是受到了影响。

        红尘炼心,我还差了好多,至少男人的好面子,和些许的虚荣心我还根本就没有完全的革除。

        很快,在这些转移注意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下,我就和这群人无声的,漠然的擦肩而过了,在那个时候,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或者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要找的人,曾经就这样和他们擦肩而过吧?

        同时,我也佩服起易容人来,这神乎其技的手艺,果然是华夏古老的传承,连一丝作伪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快要走到小巷尽头的时候,我边走边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那行人根本就不曾在意我这个神情有些阴郁的中年人,只是脚步匆匆。

        真是可惜,易容人曾经说过,关于我的易容,有一个不是漏洞的漏洞,就看人们有没有心?那就是我的背影还不曾改变,因为我的气质没有经过系统的改变,背影还是和我原来的背影很像的。

        我可以收敛气息,可以改变容貌,偏偏留下漏洞的背影,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发现,这也就是天意。

        我嘴角的笑容在扩大,一路经历惊险,也遇见了两拨儿人来找我,虽然我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事实证明,这两局棋,在部门的帮助下,我是胜利了。

        我马不停蹄的朝着这个城市的车站走去,在这个时候,我曾经在屋中思考的一个问题,我已经有了答案,这样想着,我放在裤兜里的手悄悄的撕碎了口袋里的那张纸条,记录着部门要让我去的下一个地方的纸条。

        我把这些零碎的纸条分别扔在了三个沿途的垃圾桶中,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的答案让我决定,我是不会去那个地方的,接下来,我会摆脱部门,自己行动。

        是啊,我现在处境是很危险,如果失去了部门的庇护,我可能会更危险。

        但是且不说我对江一始终有些隔阂,对他不能完全信任,就说部门为我安排的每一步行动,到最后都有莫名的敌人出现,就让我感觉到了不安全。

        虽说,中年人对我承认了部门有奸细,而且会大清洗,但我又怎么敢把命赌在这上面?赌在部门抓住了每一个奸细?

        我对于什么斗争不感兴趣,甚至对政治都没有多大兴趣,但我还不至于傻到认为,什么人只要确定了是他做了什么事,就可以马上去动他的,有些人身处在部门的高位,背后的势力盘根错节,是说就能动的吗?恐怕这个江一心里也有数,他说不定在利用这次的事件,想要雷霆一击,可是我却不想奉陪了。

        因为,最重要的,也是我最厌恶的一点儿,是我不想被牵着鼻子走,任何势力,哪怕是善意的势力,我也不愿意!

        在随便一站路,我下了公交车,然后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往了火车站,我虽然这样决定了,但现实不能让我鲁莽,我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计划。

        而我最大的依仗,这样想着,我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本笔记本,这个是刘师傅曾经写给我的一份东西,上面记录着师父的人脉关系,而且记录的十分详细,这两年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有着具体的规划,也取得了成果,所以我没有想到要动用它,可是现在,却是动用它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我在出租车上翻开了这本笔记本,其实部门的每一步都有奸细泄露出去,我这样不按理的出牌,反而更加的安全,剩下的路就让我自己来吧,我会凭借着自己,先找到我的伙伴们。

        车子在这儿陌生的城市呼啸而过,而我要去的下一个地方又将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