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五章 改头换面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五章 改头换面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一个‘易容’的高手,他有着给人变脸的神奇能力。

        “现在明白了?”那个中年人看着我若有所悟的样子,似笑非笑的说到。

        “明白了。”我认真的说到,可是脸上的肌肉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疼痛,所以我下意识的说到:“你不会动刀子吧?我是不是变不回从前的样子了?”

        那个中年人听到我这个问题,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表情,然后说到:“你道家源远流长,如今失传的东西也多了,但好歹华夏人还是知道认可道家的。所以,你不懂民间的一些小玩意儿也是正常,毕竟你是道家人嘛,民间奇术对于你来说,只是奇技淫巧也不一定。”

        那中年人的表情配合着他的语气让我极度的尴尬,就算他没回答我什么,我也知道我刚才问的问题有多么的傻了。

        “对不起。”我站起来,郑重的对着那个中年人说到。

        估计这个中年人是不会想到我会给他道歉,吃惊的看了我许久,脸上的神情才缓和了下来,眼神中也有了一丝友好,这才语气柔和的对我说到:“罢了,这也不关你的事儿,咱们华夏文化传承了几千年,许多神奇的,有用的东西都因为一些陋习而失传了,就比如什么传子不传女什么的。我只是继承了古时真正的易容术,可现在不见得有一个给人化妆的受人重视,说不定哪天我就改行去化妆什么的了。”

        说话间,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然后说到:“你的胡子大概的修剪一下就行了,到时候我来帮你休整胡子的形状,等我准备好了工具,就开始吧。”

        在以前我以为易容术是一件只会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神奇事情,甚至固执的以为所谓易容,无非就是古人在脸上长个胡子,涂个颜色,就夸张的说是改头换面,那什么易容面具之类的更是不靠谱的事情。

        但当那个中年人开始动手为我易容之后,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浅薄,而对我华夏的文化理解是多么的肤浅。

        “最高深的易容术,其实是一件从头到尾的改造,需要的时间是很久的,最重要的就是教人怎么改变自己的气质,就比如说扮个江湖人像个江湖人,扮个文人像个文人,这需要易容师去观察这些人的动作细节,谈吐习惯等等,然后去教给被易容的人。”给我说这话的时候,那个中年人在调一些粉末,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我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忽然发现其实每一门手艺都是值得敬畏的。

        “不过,你不用那么麻烦!毕竟不是深入的去接触什么,只是应付一些看你眼熟的人,所以,我也只需要简单的给你改变一下。”说话间,那个中年人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粉末,开始动手给我修建胡子。

        “不要小看头发,胡子这些存在的作用,有时配合起来的效果,会让对你熟悉的人,一眼都不能认出你来,当然这其中也很讲究,要尽量做到和平日里的形象起来冲突的效果,就比如一个忠厚面相的人,忽然留起了鼠须,那就会起到很大程度的改变。”那中年人的手艺极好,说话间我的胡子纷纷落地,而我透过不远处的镜子,看见他给我修剪的胡型是电视上常常看见的,那种儒雅的中年人会修剪的胡型。

        弄好胡子以后,那个中年人又开始为我修剪头发,我的头发一向弄的简单,就是刘海搭在额前的简单短发,而在那个中年人的神奇手艺下,我的头发变成了一个稳重的分头,然后他帮我梳了上去,又递给了我一个金属的平光眼镜,说到:“戴上我看看?”

        我接过眼镜戴上了,然后拿过镜子看了看,镜子中的我显得年龄大了些,一下子整个人就变成了承心哥那种颇有斯文气质的人,第一眼之下我有些不适应那是我,但后来适应了,还是能看出那是我自己。

        “这只是最基础的改变,给人一点儿视觉的冲击,第一眼就会把你忽略过去,现在则要做细节的改变。”说话间,他把那些他放在茶几上装在小碗里,调好的粉末,拿出来了一碗,也不知道加了点儿什么进去,开始弄我的头发,眉毛,胡子一个都不放过。

        在他神奇的手艺之下,我的发色等发生了改变,从纯黑色变得有些微微泛黄,就像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头发自然就没那么黑了,而在头发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白发,相当的自然。

        改变发色一边的理发师都能做到,可是要做到我现在这种效果,是一件真正考验手艺的事情,自然的根本就看不出来,头发,眉毛,胡子是被改变过颜色的。

        “这些变色的东西,是我独门的秘方,洗头洗脸也没有关系,至少可以维持半个月。”那个中年人说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那个中年人仔细的给我做着易容的工作,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很多关于易容的事情。

        他告诉我其实每个人的长相差距是由于细节决定的,就如同头骨只要有微小的距离差距,就决定了人的长相不一样,好看与否。

        什么眉间距,眼间距等等等等一个人要易容,并不是一定要动刀子什么的,只要进行一些微小的改变,整个人都会形象大变。

        而且还要利用颜色,来改变脸上的一些光影效果。

        他在我脸上忙碌着,一会儿用特殊的胶水什么的东西在我脸上捣鼓,一会儿在我脸上涂涂抹抹,总之这样忙碌了几个小时以后,他再把镜子递给我,我整个人都震惊了。

        在镜子里我变成了一个五官斯文,脸色白净,神情稍微有些阴郁,但是又透着儒雅的中年人,大概40来岁的样子。

        那个时候这个中年人给我技术上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即便到了现代,很多女孩子都跟掌握了易容术在化妆一般,卸了妆让人震撼,但是要达到这样神乎其技的手段,还是需要好好修炼,那是真正的改头换面。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非常的自然,根本看不出来是改变了容貌,除非贴在我的脸上用放大镜来观察。

        “弄在你脸上的东西,都是我独门的特殊材料,如果坚持洗脸什么的,可能一个多月就恢复正常了,但要瞬间恢复,还是需要我调制的一些药水。”说话间他递给我了一个瓶子,让我收好。

        我感觉这一切真的是太神奇了,可是那个中年人却说到:“药水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事儿,我这个人最不爱装神,其实不过是化学反应罢了,就好比衣服上的汽油要用什么东西来洗才能洗掉,是一样的效果。”

        说话间,他又进来里面为我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是一套西装,衬衫领带什么的都搭配好了,甚至还有一个公文包。

        “我没有时间去教你什么气质的改变,但你记得行为稍微稳重一些就可以。你的这张脸和这套衣服配合起来,效果才能达到完美,我的工作也就算完成了。”那个中年人对我说到。

        我接过衣服,望着那个中年人问到:“其实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这个不重要,你去洗个澡,让我涂抹在你脸上和脖子上,还有手上的颜色在自然一点儿,换上衣服就走吧。接着你可能需要的信息,在这里,部门让我转交给你。”说话的时候,他递给了我一个密封的信封,又恢复了之前我见到他那种沉默,有些生人勿近的样子。

        我接过信封不知道说什么,但他又催促了我一句去洗澡,我就只能依照他说的话去做了。

        而当我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以后,整个房间已经变得安静了下来,仔细看去,中年人留在这里的一切痕迹都已经没有了,包括他的一切工具。

        我站在屋子当中有些发愣,发现这才是真正的民间奇人,而我又对华夏的真正流传下来的各种文化了解多少呢?我以为我身为一个道士,见识已经广博,有时却觉得自己是真正的井底之蛙。

        发了一会儿呆,我终于想起那个中年人留给我的那封信,我急忙的从茶几上把它拿起来,信的封口完好,真的如中年人所说那样,他并没有看过。

        我拆开信,从里面找出了一张信纸,上面和我看过的那张纸条一样,同样写着一个地址,那就是我接着要去的地方吗?

        我微微皱眉,不懂那代表着什么,在我自己的心里,及时找到我的师兄妹们才是最当务之急的事情,至少找到他们我才会有一点儿和那个势力对抗的底气。

        可如今我又有了一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要知道我对部门也不是完全的信任,就冲江一给我那几枪,一个不小心我会真的没命!

        那我应该怎么办?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莫名的一下子感觉到毛骨悚然,我究竟是在害怕什么?门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