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七章 探查之人与变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十七章 探查之人与变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而我的事实证明,我这几秒钟的犹豫是对的,就在我回过神来,准备还是按照原计划连夜出走的时候,门外伴随着远远的狗叫,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我要感谢这偏僻的屋子和山村安静的夜晚,让这样的脚步声分外的明显,虽然我不知道来人是谁,但从那心里危险的感觉也可以判断出来来人应该不是抱着善意。

        屋子里黑沉沉的,并没有亮灯,这多少给了我一点儿安全感,我现在身处在二楼的卧室,透过卧室的窗户大概可以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我不想自己太过被动。

        这样想着,我屏住了呼吸,轻手轻脚的走到了窗户边儿上,悄悄的探出了半边脸,开始观察外面的情况。

        山村的夜晚很黑,因为并没有路灯,加上依旧是细雨绵绵的夜,一眼看出去只是一片沉沉的黑暗,在眼睛适应了一两秒之后,我才勉强能看清外面的事物。

        在村口通往村子的路上,模模糊糊的有几个身影正在行走!

        我看见他们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天太黑,路难走,其中一个人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点亮了,从而让我更加清晰的看见,来人是四个男人。

        从穿着打扮来看,他们绝对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而且这个村子,也不可能同时出现4个青壮年的男人,他们几乎全部出去打工了。

        我的额头出现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大脑已经开始高速的运转,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办?可偏偏也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本能的整个人就朝窗户边上躲去。

        我还没来得及喘息,一束耀眼的手电光就打在了窗户上,来回的徘徊了好久,才消失了!

        接着,在这山村安静的夜里,几句虽然刻意压低,但是清晰的对话传入了我的耳中。

        “你干什么,这样会打草惊蛇的?”是一个男子呵斥的声音。

        “没,我只是感觉好像有人在窥视我们。”另外一个男子解释的声音,但我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原本细密的汗珠出现的就愈发的急促,融合成了一大滴汗水,从我的额头滚落。

        这句话的信息量其实很大,感觉到被窥视的人,应该是一个灵觉强大之人,否则我躲在窗户边上偷看,一般的人,不,就算一般功力深厚的修者也不可能发现。

        如果有这种人出现,事情就会发生很多变数,因为我也是一个灵觉强大的人,我了解这个,依靠感觉判断事物的人,一般就会给事情带来很大的变数。

        就比如说,在万鬼之湖,请师祖那一次,明显就不是中茅之术,一般的修者一定会停止施术,可是我靠着感觉,强行完成了那个术法

        在我快速的思考之际,下面的对话依旧在继续,是那个首先开口的男子在小声的说话。

        “你的灵觉很准,也很受组织重视,但这件事情万万不能出纰漏,所以”那个男子没有再说下去了。

        而我躲在二楼,心情却越来越沉重,这件事情很受组织重视?那也就是说,他们是肯定我没有死了?如果我连这层掩护都失去,我还怎么对抗一个大型组织?

        但接下来,另外一个男子的插话却让我稍微安心了一些:“组长,这只是一个不确定的消息而已啊,组织上也是持怀疑的态度,本着宁肯错杀的想法来的,有必要说的那么严重吗?”

        我长吁了一口气,原来那个组织并不肯定我还活着,甚至于说只是略微有些怀疑,抱着错杀的态度来的。

        “可你想过没有,万一这个消息才是准确的,逮住那人,或者那人偏偏在我们手底下逃脱的两种结局?”那个男人再次开口说话了。

        他这样一说,那个感觉原本不是太重视这件事情的男人沉默了,这时,那个灵觉很准确的男子又开口了:“虽说组织上层推算出了,那人已经死了,可我却感觉这条消息是真的呢?我倒是很期待见一见这个人啊,看看是他的灵觉强大,还是我的灵觉强大?”

        妈的,我忍不住在心里爆粗了一句,谁有兴趣和他斗灵觉?只是原来灵觉强大的人也太TM讨厌了,凭什么就判断这条消息是真的?不过,我忽略了自己也是灵觉强大的人,这么一骂,很是干脆的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真的?”那个组长的声音有些兴奋,我当然能够理解他,这是一个想立功想疯了的人。

        只是这群家伙显然太没有经验,比起江一统领的部门里那些‘老油条’来说,犯的错误相当的低级,他们以为小声说话,就很隐秘,却不想这是山村,夜晚安静,而且这里空旷,在我房屋的背后才有一匹小山,声音扩散的特别清晰。

        要部门里那些‘老油条’根本就是打手势交流。

        想到是这样几个养尊处优的菜鸟,我稍微放心了一些,但那组长说了一句‘真的’以后,下面的小院已经悄无声息,我皱着眉头小心的探头一看,原来他们已经到了那院子的楼底,估计是在捣鼓大门。

        此时,在我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虽然有一些冒险。

        我静静的等待着,尽量的把自己的身影隐藏在阴影中,小心的观察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两分钟以后,大门在刻意的控制下,无声的开了,4个显得有些鬼鬼祟祟的身影走入了小院之中。

        开始在院子里打着手电,四处的找着,观察着

        这时,他们表现的稍微专业了一些,知道轻手轻脚,而且沉默,手电光尽量也控制着,尽量不影响屋内

        不过院子空旷,而这个屋子也只有屋前有小院,屋后就是一道围墙,而围墙之后,就是那个小山,靠屋的地方是一个有60度倾斜的陡坡,屋外根本没有探查的价值。

        我一直在观察着这些人,果然在院子里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收获,只是五分钟不到,他们就聚集在了屋门口,其中一人弓着身子,估计又在捣鼓屋子的大门。

        这时候,我的手心略微出了一些汗,心跳也有些快,我不能光明正大的与这些人斗法,只因为我如果不杀光他们全部,也就等于告诉了那个组织我还活着只能被动的躲避,还是在这种劣势下,我不可能不紧张。

        可我还是调整着呼吸,让自己轻轻的呼吸,声音不至于太大,在他们进屋的那一瞬间,我伸手拨开了窗户的锁扣。

        我的动作不能太快,太快就会发出声响,哪怕只是细微的声响,可能都会彻底的置我于死地,因为修者的五感特别灵敏,不能用普通人的听觉对比修者的听觉,否则他们就算是在夜晚安静的村子谈话,我也不可能一字不落,听得那么清楚。

        窗户的锁扣被我无声的打开了,而与此同时我心底在快速的计算着,楼下有三间房,带一个厨房,但因为这家人其实并不怎么富裕,房间很是空旷,就算仔仔细细的探查,4个人的速度,时间也不会超过5分钟,然后他们很快就会上楼,而我现在身处的房间,是楼上走廊对着第一间。

        也就是说,留给我的时间最多就是5分钟,我的脑子在计算着这些,但是我的动作却很是迅速,在打开窗户锁扣的同时,我已经站起身来,开始推开窗户,窗户是那种很老式的对开窗,因为长久的关着,活页应该有些生锈,想要这个动作不出声,我更加的小心,反而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我没有把窗户全部推开,在开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我轻手轻脚的探出身子,把行李袋轻轻的放了下去。

        我的房间下面也是一间卧室,而那种老式的村屋,在窗户上一般修有一个应该是挡雨的水泥挡板,如今那里就成了我的容身之地,躲过这一轮探查的唯一转机。

        行李袋被我轻轻的放了下去,可我心中那股危机感也越来越重,按说时间还是充裕的,但是那4个人里毕竟有一个灵觉出色之人,那是变数,所以我想也不想的就翻过窗户,两手抓着窄窄的窗台,自己整个人也站在了那个水泥挡板上。

        窗外,细雨伴着冷风,瞬间就包裹住了我的身体,因为动作太快,我稍微有些失去平衡,差点就跌了下去。

        这点儿高度,不至于让我受伤,但发出的动静,一定就会暴露我,幸好在那个时候,我及时的后仰,伸手抓住了窗台,才让自己的身体勉强的稳住了。

        但此时,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