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章 路山的心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章 路山的心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路山这句我来帮忙吧,说的有些急切,也有些刻意了,弄得郑大爷狐疑的看了一眼路山。

        路山倒是很自然,一边帮我整理出要穿的衣服,一边说到:“他昏迷了两天没吃东西,有些虚,所以帮他弄一下好见人,总不能叫姑娘做这个吧?”

        “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感情可真好,那好,我就先出去了,今天一定得好好喝一台。”郑大爷念叨着出去了,而路山则真的帮我换起衣服来。

        我有些不适应,一把扯过衣服,说到:“你玩真的啊?我自己能行。”但一下子起身,我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没什么力气,虚的慌,与之相反的是,灵魂力却前所未有的澎湃。

        路山从我手中拿过衣服来,说到:“什么真不真的,帮朋友穿下衣服而已,以前也常常那么照顾陶柏。”

        “陶柏醒了吗?”我问到,当然只是随意一问,陶柏这小子很强壮,按说应该早就醒了。

        “没有。”路山的神情又忧虑起来,手上的动作又停了下来。

        “难道陶柏有事儿?”看路山的表情,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承一,其实我想开口和你商量一件事儿!”路山又摸出一支烟,烦躁的表情又浮现在他的脸上。

        我一把抢过他的烟扔了,说到:“再抽能抽死了,你直接说吧。是不是关于陶柏,关于江一?刚才你说江一要来,我心里就感觉不好。”

        “你之前一直在昏迷,我这两天也睡不好,索性就随时来守着你了,我心里有事儿啊。”路山叹息了一声。

        “这次叫援兵,闹出的动静应该不小,惊动江一也是正常。我能猜测到你烦心事儿的一部分,那就是我们这次行动基本上是瞒着江一的,你有顾虑是吧?”我皱着眉说到,怪不得路山的眼睛那么红,原来几乎是熬了两天的夜,也怪不得我醒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他。

        我能猜测到他心事的一部分,虽说这一部分已经够让人焦虑了,但绝对不至于让路山焦虑到如此的程度,我静待着路山的下文。

        “这也算一部分吧,不过这个我自有应对的办法。江一对我是十分信任的,你别问我这份信任到底来自于什么基础,总之你相信这个就是了。虽说,这次事件以后,这份信任会大打折扣。我真正担心的是陶柏这一次的状态,我没有把握在江一到来之前,他能醒来。”路山认真的说到。

        “你情愿‘背叛’江一,也要跟着我们的行动吗?”我能感觉路山十分在意能否和我们一起,在意到情愿敷衍江一,情愿消耗江一对他的信任,也不愿意脱离这次行动。

        “这样还算不上背叛吧?”路山的眉毛轻轻一扬,不算太在意的样子,然后接着说到:“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认为我有恶意,如果你真这样认为,我只能在现在给你保证一句,我没恶意,多余的解释没有,你能信任我吗?”

        说话的时候,路山已经脱去了我身上的T恤,给我擦好了身子,套上了一件衬衣,看似很随意的谈话,可他的语气却是无比的认真。

        我一边帮忙系着扣子,一边说到:“能称得上是朋友,之间能有什么恶意?更何况,我们曾经生死战斗过,这关系比朋友更进一步。我只是好奇罢了。”

        路山的手稍微颤抖了一下,然后说到:“可惜我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反而要你冒险帮忙,你愿意吗?”

        “说来听听。”我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心里已经倾向于我要帮路山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那么多双眼睛是看着陶柏昏迷着回来的,我希望在陶柏昏迷的期间,能够不让江一看见他,我一个人绝对做不到这个,就算与江一翻脸,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路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眉头紧皱,眼神期待的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他的全部希望。

        “你不喜欢江一?你用上了翻脸两个字?江一是什么样的人?”我一连窜的问了路山一堆问题,自然,因为我对江一这个人也充满了疑惑。

        “对江一我看不透,也说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只是单纯的感觉他其实很危险,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至于用上翻脸二字,不过是因为陶柏对我来说很重要,重要到可以和江一翻脸。”路山低头对我说出了这番话,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微微皱眉,我知道路山没有对我撒谎,可是这话也等于什么也没说,他的秘密好像很多很多的样子,多到他说话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放开。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只有两句话,第一,他没有恶意。第二,他至少没有欺骗。

        还需要什么理由呢?不需要了吧,于是我说到:“陶柏会昏迷多久?你心底应该有数吧?如果昏迷时间很长,这事儿怕就麻烦了!如果是短时间内,我大概有些把握吧。”

        拖住江一的办法很多,但拖住的时间长短绝对是一个问题。

        “根据江一的话,他最多明天上午就到了。而陶柏这一次,至少会昏迷五天,也就是说,他最早醒来也会是明天晚上了,这是最好的情况,其余的情况不可估量。如果,你能拖延江一到后天晚上,应该就不会有什么意外了。”路山认真的说到。

        拖延他将尽两天?那我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到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点点头,从床边坐起,然后说到:“你最好把陶柏转移一个地方,做好两手准备,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路山扶了我一把,说到:“另外,还有一件小事儿,就是陶柏为什么受伤的原因需要隐瞒,最好大家能找到一个完好的理由,然后对好词儿,按照江一的性格,他一定会详细询问事情的经过的。”

        路山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揉了揉额角,说到:“这倒是一个问题,这万鬼之湖具体发生了什么,到底只有我们知道,其中有些事儿,我不想江一知道!最好我们把所有的事儿都对个词儿吧?你先去把他们叫到一块儿,至于我,先去应付一下那些想见我的人,然后再说吧。”

        “嗯。”路山递给我一个刮胡刀,然后说到:“你要去看看陶柏吗?”

        “要,这出门我先看看他,再去应付其他的人吧。”我接过刮胡刀,走到镜子面前,开始刮起胡子,心中的感觉却不是那么平静,总觉得在这湖村应该还会发生点儿什么事情?

        但是会是什么事儿呢?我又没有那种生死危机的感觉。

        想着心事,沉默的刮完胡子,我和路山出了门,一开门,那耀眼的阳光一下子刺得我差点儿睁不开眼睛,在一片模糊中,我恍惚看见在院子的那头,有个人倚着柱子正盯着我,但是等我适应了那阳光之后,仔细一看,却没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了。

        见鬼了吗?这是不可能的,也不想想这里呆着的都是什么人?这三进三出的院子,就算郁翠子来了,也不见得能轻松的自由来去。

        我有些发愣,加上身子虚,脚踩在地上有些软绵绵的,刚走一步,就差点跌倒。

        路山一把拉住我,说到:“承一,你不是吧?昏迷两天,虚成了这个样子?”

        “没,我只是看见刚才有个人在那儿看着我。”由于灵觉的关系,我对人的目光分外的敏感,那个人我刚才没看清楚,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我身上。

        顺着我指去的方向,路山仔细的看了一眼,说到:“你和陶柏住这小院,是再安静不过,一般没人来。不过,这段日子湖村热闹,听说你醒了,对你好奇来看看你也不是啥太奇怪的事儿。”

        路山随意的猜测了一下,毕竟大战刚过,我们所有人的心还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不会觉得还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路山的理由也说得过去,加上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危机,想了想,也就不是太在意了。

        陶柏的房间就在我的旁边,我就任由路山领着,去到了陶柏的房间,站在门口,路山忽然转头苦笑着对我说到:“你等一下进房间,也就知道我为什么一定不让江一看见他了。”

        这话倒是充分的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而路山在前方已经推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