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分别之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分别之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黑色洞口是什么?承一儿,你熟悉这个大阵,你仔细想想,你会不知道这个黑色的洞口是什么?”师祖斜了我一眼,眼神中颇有责怪的意思,显然是在询问平日里我师父是不是有认真的按照他留下来的训诫认真教导于我,也是在询问我平日里可有认真学习这个阵法。

        我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解释到:“师祖,我知道这个阵法的核心之阵,是一个大型的引路诀,可是引路诀只是指引之用,怎么会有那种开辟空间,出现一个洞口的效果啊?”

        “那就是大型的引路诀,只不过这个阵法的威力非常之大,你知道引路诀的本质吗?看似不起眼,事实上它指引的就是空间之路,不然你以为鬼物和世人会同处一片天地吗?那这阳世间不是乱套了?”师祖开口说到,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到后面竟然一副若有所忆,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黑洞是通往地狱的吗?”如月不禁问了一句。

        师祖听闻,忽然微微一笑:“那个黑洞就是一条路,指引鬼物去往该去之地的路,至于路的尽头是什么,是不是地狱?我也不能知晓。”

        师祖也不能知晓的事情?这倒让我沉思起来,想起了师父船渡饿鬼魂时,提起过的饿鬼界,想起了那飘渺虚无的昆仑或者,有时我们身为道人,真的只是知道该怎么做,这样做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但真正的原因却是不知道的。

        包括我认为无所不能的师祖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掩藏的全部秘密,何况还有宇宙?至于昆仑,我已经很想开口询问一声师祖了。

        收回思绪,我望着师祖,此时,大阵已经全部的掩藏,紫红色天空的颜色竟然已经慢慢的变淡,露出了一丝蓝天的本质,我相信假以时日,这里终究会在这个大阵的作用下恢复正常。

        师祖却避开我的目光,对我们说到:“我先带着肖承乾去收了那一条蛟魂,觉远超度完毕以后,让他休息一下,为这个小子单独超度吧。”

        师祖指的是朱卓,此刻的朱卓已经醒转,只是对于自己忽然出现在这里充满了疑惑,承愿在给朱卓小声的解释,看朱卓的表情,几乎已经完全石化,它估计是无法想象,它下定决定的‘赌博’,竟然能得到这样的结果。

        “师祖”我趁这个时机开口了,而师祖只是掐指随便算了一下,就说到:“等一下,就有一群不速之客要到此地,还是先助那小子收了蛟魂,再说其它的事情吧。”

        ——————————————分割线———————————————

        肖承乾收蛟魂为合魂的过程是异常顺利的,他和师祖单独去收复蛟魂,我以为总得过几个小时才能回来,却不想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和师祖就回来了。

        一开始,我以为是失败了,但看肖承乾那异常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我想错了,应该是成功了才对。

        在那边,摆渡人一直在对慧根儿说着什么,从慧根儿严肃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对慧根儿传法之类的,毕竟他是慧根儿的师祖,在这种时候抓紧时间对慧根儿指导一下,也是正常的。

        到师祖回来之时,摆渡人才停止了这样的指导,由慧根儿扶着站起来说到:“此间事已了,通过大阵,这里才真正成为了鬼物的世界,一个好的世界,我们阳世人是应该离开了。”

        师祖沉吟了一声,说到:“也好,就到那界碑之外吧,界碑之外才是属于阳间与这世界的交错之处。”

        摆渡人点头说到:“那就让我最后在这里摆渡一次吧。”

        慧根儿担心的看着摆渡人,那眼神显然是不忍心摆渡人再做这劳心劳力之事,可摆渡人却没有看慧根儿一眼,径直走在前方,抢先朝着那艘陈旧的渡船走去。

        十分钟以后,我们就全部到了渡船之上,只等觉远超度完朱卓以后,就要彻底离开这里。

        望着这平静如镜的湖水,望着景观已经有些许改变的地方,我心中感慨,这一战其实十分惨烈,承心哥和陶柏仍在昏迷之中,每个人都疲惫到了极限,若不是因为梦中的世界无天道的原因,我想那些绚烂的大术要施展开来,最起码也要我们付出性命的代价。

        就如承清哥的借寿之术!幸好只是在梦中借寿,否则那造成的后果,我恐怕一辈子都要活在内疚不安之中

        最惨的应该是我吧,灵魂受创!这其实和灵魂力枯竭有些本质的区别,根本不是参精之类的能够补起来的,是灵魂本身受创,一开始我没办法思考那么多,到如今才想到,这一次怕是珍妮大姐头再出现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吧?

        可是,我没有上次那种痛苦,想法还是一如最初,这是师门之命,不要说灵魂受创,就算是赌上性命又如何?至少至少换来了这里的安宁世界。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觉远已经完成了对朱卓的超度,飘然而来了。

        经过了弘忍大师的传法,觉远整个人的气度又有所不同,虽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整个人越加的飘逸出尘,有一种独立于世间高洁之意味,但身上的慈悲之意味比起弘忍大师,还差了几分。

        觉远跳上了这艘渡船,摆渡人拿起撑杆,轻轻一点,船儿便离开了岸边,朝着湖中行去。

        船舱内安静,只剩下了船儿破水的声音,每个人都望着那已经彻底改变的地方,眼神复杂,那是我们用生命战斗过的地方,留下的应该不止是回忆

        “佛光为底,念力浮于空中,加上大阵的镇压之力,和隐藏起来的轮回之路,只有有心回头的冤魂厉鬼,都能得到妥善的出路,冥顽不灵的也受大阵镇压,磨砺其戾气,这里就真正的成为一个世间收孤魂野鬼的中转地啦,真好。”摆渡人在前方划着船,在一片安静中忽然开口说到。

        “是啊,其实我没有把握能够通过最后的核心阵眼唤来四灵的投影,估算着最多能借助一些四灵之力,却不想天道仁慈,投下四灵,有四灵压阵,这大阵平安运转千年,应该不是问题。”师祖也接口说到。

        原来,投入傻虎它们进去,一开始就不是打算借傻虎它们的力量,而是想通过它们的血脉唤来四灵之力啊,不过,我眉头微微一皱,问到师祖:“那千年以后呢?”

        “呵呵。”师祖笑了,然后望着我说到:“江山代有才人出,那个时候自然也有你我这种人为这里的平安操劳,除非是千年以后,人类的心性不进反退,完全的是走向了偏差之路。但我不认为会这样!”

        我点点头,其实又何止我们和师祖,那封印的灵魂之力,那突然出现的念力路程不长,不知不觉船儿也就靠岸了。

        我们纷纷下船,而摆渡人神色复杂的摸了摸手中的船桨,然后抛下了它,叹息一声说到:“那么多年,我的船渡过很多的和尚道人,这一次终于有人可以坐上船走一次回头路了,我很开心,我摆渡这么多年到最后,能得一个圆满。”

        说话间,摆渡人忽然吐了一口鲜血,想是那伤势发作了!慧根儿赶紧上前扶住了摆渡人,摆渡人一伸手颇为豪气的抹去了嘴角的鲜血,说到:“无妨,我活够了,到最终还能了却心事,做一些功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慧根儿无语凝噎,摆渡人却异常开心的说到:“走吧,那边说话,界碑之外,才是咱们阳世人该呆的地方。”

        师祖点头,飘然的走在了最前方,慧根儿扶着摆渡人跟上后方,而我们则背着昏迷的承心哥和陶柏走在最后。

        漫山遍野的曼珠沙华,红得异常美丽,配合着天际的夕阳,就像整片天地快要燃烧起来了一般,安静之中,美得惊心动魄。

        这原本充满了一种异样死亡气息的天地,已经重新焕发出了另外一种美丽,说不上是生机,却像是生命燃烧到最后,能够灿烂的无憾。

        山坡不高,二十几分钟以后,我们就来到了界碑之处。

        这个界碑依然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这一次我终于为它找到了对比,就如那雷罚之术我遇见的门槛,就如那旋转的黑洞所负载的气息。

        它们竟然是一样的存在,看着它我不禁在想,这里的自然大阵,难道真的是天地手笔?否则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界碑的存在。

        手抚摸在界碑之上,此时已经少了那种让我牵挂的亲切之感,多了几分平和的庄严肃穆,我心里当然明白,那一日的亲切,是因为师祖的灵魂原来藏于这界碑之中。

        我有些发愣,却被承清哥拉着几步跨过了界碑,界碑之外,就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是我们来时的路,不同的是,那些枯草,莫名的有了一丝绿意,上面附着的灵魂却已经不在,这里有了指引的路,它们也就不需要这样的附着了。

        师祖站在界碑之外,背着双手,看着远方,忽然说到:“这里,就当做我们的分别之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