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终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最终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能解释我为什么不安,虽然师祖现在是灵体状态,情况也不算很好,但是以师祖的强悍,就算这个状态,也比普通的灵体强大太多,更何况,用阴器装载灵魂对道家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而且就算师祖想离开,以师祖的声望和地位,随时都会有高僧为它护法超度,就算情况糟糕到没有高僧,师祖自己怕也是有办法的吧。

        既然进退都有路,师祖留下来陪我们一段时间完全是可能,我刚才在心底默默的分析过很多次了,各种情况都有分析到,那我到底在不安什么?

        这一次师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全心全意的注意着大阵的发展,随着大阵的运转顺利,觉远带动的高僧念力,岛上和大阵最大的变化出现了。

        首先是在岛上的最深处,莫名的出现在了一个洞口,洞口之内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鬼物,正在快速的朝着岛内回归。

        这些鬼物的状态我是熟悉的,因为在入岛之前,我曾经见过这样状态的鬼物,没有思维,一个搭着一个朝外慢慢走去。

        所以,我很快就判断出来,这是湖底之下阴气通道中的鬼物,受到了念力加身的吸引,全部都在慢慢回归,这样推断,原本围村的鬼物也会很快的回归,不要小看了念力对鬼物的吸引,这对它们的影响是深远的。

        首先,念力可以解除大多数鬼物灵魂被怨气支配的痛苦,再则,越多的念力也是越多的为轮回带来福报

        不同的只是,这些鬼物回到岛上以后,并没有朝着那条金色的通路走去,而是被念力超度,纷纷化成了灵魂的光点。

        这是魂飞魄散了吗?怎么会是这样?我还没来得及问,承清哥已经忍不住问到:“师祖,这些鬼物怎么?”

        师祖说到:“你们入新城,难道还没有发现一个秘密吗?很多鬼物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只保留了一丝本能,完全是傀儡的状态了。说的一个明显的吧,承一在最后冲向王座的时候,遇见的红衣鬼将,就是这个状态,明白了吗?”

        师祖这样一说,我才发现真的是这样,不仅是那些红衣鬼将,包括那些黑袍鬼物,也曾引起过我的怀疑,表现的无所畏惧,悍不畏死,本能的战斗原来,没有自我意识,完全是本能?这比被怨气控制的怨魂厉鬼还不如啊!

        “师祖,你这样说,我倒是能明白了,这些鬼物也相当于一个空壳子,没有了自我意识,也就等于没有了灵魂核心,和那些帮助过我的灵魂力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在念力之下,这些鬼物也不得超度,本质它们相当于是‘行尸走肉’,根本没有超度的意义了。

        它们只有一丝本能,而只要有鬼物的本能自然会接受念力的超度,但实际上却不能超度,仅此而已!

        师祖要通过念力‘唤回’它们的心我可以理解,只剩一丝本能,完全受到操纵的鬼物进入世间,原因不用我多说,也知道是可怕的!它们就是‘祸害’世人的机器,我想问的只不过它们是怎么来的?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师祖已经开口了:“想问它们怎么来的?很简单,新城城主的本质是魍魉,魍魉是怎么活着的?是靠吞噬灵魂,确切的说,是靠吞噬灵魂意志,它造梦的能力,依托就是无数人的思想碎片,万事岂能莫名其妙的就出现,魍魉的能力也不是莫名而来,总是要有原因的。”

        这倒让我想起了传说中专门吞噬人梦的一种怪物,它能吞噬人的梦境,也能造出各种各样的梦境给人们,这是不是和魍魉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不同的不过是,魍魉的梦境更为高层次,让灵魂都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中,因为魍魉吞噬的是意识,是意志!自然也就是最接近现实的存在。

        想着这些,我的大脑有些疲惫,总觉得世事太过神奇,因果环环相扣,要把这些事情都弄清楚,不知道要多聪明的大脑。

        师祖解释了这一句之后,就静静的盯着那四大巨大的金色光柱,轻轻的说了一声:“快了,大阵快最终完成了。”

        难道大阵到现在还是没有完成的吗?我带着疑惑也盯着那四大金色的光柱,却不想在这时,对应四道巨大光柱的紫红色天空忽然出现了四道裂纹,裂纹之后,是一片深远的黑色,莫名的充满了一种神秘而悠远的气息。

        师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一丝激动,紧紧的盯着那四道裂纹。

        奇迹终于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那四道裂纹中传出了各种嘶吼,嘶鸣之声,接着我看见了四道虚影的浮现。

        原本灵魂上的虚弱,让我整个人无力,只能靠如月从背后支撑着我坐着,但看见这四道虚影的时候,我终于是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仅是我,所有人在这时都激动了,全部站了起来,目光都落在了那活灵活现的四道虚影之上,脸上的表情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呆愣,甚至莫名的,有些激动的想哭的心情。

        就连师祖此刻也终于失去了淡然,彻底的激动起来。

        如果说有神迹,什么是神迹?毕竟这件事情没有具体的定义!可如今我们看见的,无论任何人看见了,都会承认它是神迹!

        我们看见了什么?我们看见的四道虚影是四相,真正的四相虚影,而不是封印在四道金色光柱中的‘替代品’!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只要是华夏人,看见了这四个家伙,没有会不激动的!

        四相的虚影在天空中继续嘶吼,嘶鸣着,我敏感的发现白虎的虚影除了气势上和傻虎有天差地别,实际上和傻虎此刻的样子没有多少的区别!

        一样的旋风虚翅,一样的金属性火焰,莫非傻虎?

        “这世界上是有血统一说的,你的妖虎能到这种程度,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上古发生了很多现代人没法猜测的事情,上古的血统一样都有流传,很多妖物都是继承了上古血统的。”师祖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了一句。

        如月忍不住问到:“那人呢?人有上古血统吗?”

        “人是万物之灵,且在不停的进化发展,还要什么上古血统?人的存在已经是上天的优待了。”师祖轻声说了一句。

        也就在这时,在空中嘶吼着的四灵忽然就冲向了四道光柱,开始在光柱中游动,那原本在光柱中的存在忽然就陷入了沉睡,然后飞出了光柱。

        傻虎是在第一时间就回归到了我的灵魂深处,凭着我们共生的直觉,我觉得它得了一些好处。

        而陶柏则是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原本他的身体一直都在昏迷,已经逐渐的冰冷,路山几次想问,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终究没有开口。

        陶柏的这次回归,让他的身体渐渐的温暖了起来,但依旧是在昏迷当中,只是莫名的,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胎记般的红色斑点,然后慢慢的淡去,这样的程度,就算除去刘海的遮挡,也是不太明显的,必须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

        我们的妖魂纷纷回归,这时,师祖背负着双手,望着肖承乾说到:“你难道不想要一个共生魂?”

        肖承乾一下子激动了,妖魂的战斗力几何,共生是如何的神奇,他是看在眼里的,面对师祖这样的发问,他激动了,几乎是声音颤抖的问到师祖:“我也可以有一个共生魂?”

        师祖看着肖承乾,说到:“那条可怜的蛟魂,你按照我的办法和它沟通吧,如果它愿意,你可以和它共生,它的尸骨就埋在那个岛的深处,到时候,你带走一截它的横骨,就可以了。”

        肖承乾一下子激动的无以复加,对着我师祖连连的拜,嘴上也甜,一口一个师叔祖!

        师祖显然是个怕啰嗦的人,索性懒得理肖承乾,而是继续盯着大阵,有了真正四灵之力的大阵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佛光被固定在了岛屿之下,消失在了水平面下,金色的阵纹不再浮现在空中,而是渐渐的沉入岛屿,然后消失不见。

        接着十八道细小的光柱也消失不见了,四道巨大光柱的能量一直沿着金色的通道传输往那个黑色旋转的洞口,接着那道金色的通道变得模糊起来,周围出现了一阵一阵的白雾,通过白雾,我隐约的看着一条路在新城。

        而那个黑色的洞口也不再是洞口,而是变成了一条路,往洞口的里面延伸,看不到尽头。

        最终,白雾大量的浮现,在白雾渐渐散开去以后,四道金色的光柱消失了,路消失了,黑色的洞口也消失了,最后是大量的念力聚集在一起,也消失在天空之中。

        一切都被掩盖,就像大阵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般震撼的变化,让我不禁问到:“师祖,那黑色的洞口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