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后一步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后一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哈哈哈,终究不过是无用功厉鬼怎么可能主动选择指引?你到底还是输了。”阵法还在继续,弘忍大师的黑色锁链破碎之际,那新城城主放声狂笑,嘲讽着我的师祖。

        师祖并不看它,而是用习惯的背负着双手的姿势看了一眼肖承乾,阵法开始运转,肖承乾已经开始施法,借力大阵之力。

        新城城主自然看见了我师祖不经意的动作,忽然表情就变了,当然不是害怕,而是又换上了那种见到摆渡人时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分外的和气又和信任。

        这样的表情又让我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不同于踏天地禹步的时候,我不能思考,这一次我可以拼命的思考,但我还是想不起来到底我是在哪儿见过?

        我在思考中,新城城主却是在对我师祖商量:“你用了很长的时间,静心布了这个局,也不想努力化作流水吧?”

        师祖淡淡的看了一眼新城城主:“嗯?”了一声,也就算是应了。

        “这万鬼之湖的自然大阵,乃是天地刻意为之的,说是天地大阵也不为过,那是破坏不得的,如果破坏了,就不是逆天那么简单了,而要成为天地的敌人。”新城城主的眼神愈发的诚恳。

        而师祖却是没有接话,而是把目光落向了另外一处,那一处是慧根儿,他撑着如同血人一般的摆渡人,而摆渡人也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睁着眼睛,眼神却有些混沌。

        看着师祖望向自己的眼神,摆渡人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但他却好像有些逃避师祖的目光,躲开了去。

        就像一出哑剧,师祖也什么都没有说,收回了目光,带着一种颇有深意的眼神看着新城城主,而新城城主却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的说到:“既然你是知道天地大阵不能破坏的,那么这个大阵还是会源源不断的吸引鬼物!你的阵法是厉害,简直可以称之为逆天大阵,但如何同那天地大阵相比?鬼物到了一定的程度,怕就是镇压不住了啊!况且,我还在刻意的利用这些年外围大阵修补不利的漏洞,放出了一批鬼物”

        不得不承认,这个新城城主巧舌如簧,几句话就把事情说的是无比的严重,但仔细一思量,事实却是的确如此。

        一想到这个,我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担心,在那边弘忍大师已经彻底的摆脱了桎梏,朝着我们这边飘然而来,我都没有注意到。

        面对新城城主的说法,师祖沉吟了一声,然后盯着它,眼中分明有了一丝戏谑之意,师祖说到:“你继续说?”

        “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禁锢我的法力,灵魂力的。放我出来,我召回我放出去的鬼物,并帮忙镇压这里的鬼物,每年固定送一些鬼物入轮回,我是能够做到的。另外,这里几乎都是冤魂厉鬼,个个都是疯子,没有一个强大的存在来镇压是不行的,当年,这里任由厉鬼中发展出一个鬼王,也是这个意思。至少鬼王存在了,可以和人谈条件,人也不用面对一个乱糟糟的鬼湖,对吧?我积威已久,我觉得我”新城城主滔滔不绝,师祖一直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可在这时,从那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别信他。”

        这个声音是摆渡人!一直对新城城主的话不置可否,态度淡漠的师祖,听见了摆渡人的话,忽然就转过了头,望着摆渡人说到:“要它死还是活?”

        而在这时,弘忍大师也飘然而至,到了摆渡人的身边。

        摆渡人看向弘忍大师,眼眶有些发红,先没有回答师祖的问题,只是对着弘忍大师叫了一声:“弘忍大师。”

        “罢了,到了这个时候,又何妨你叫我一声哥哥?”弘忍大师淡淡的说到。

        “都说佛门六根清净,你何苦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你始终还是我们年少时的性格,做事,总是会让人觉得,你先是我哥,然后才是和尚弘忍。只是,哥,我们这世的兄弟缘分也就要尽了。”摆渡人苦涩的说到。

        “弟弟犯下的错,哥哥来弥补,这也是因果中的一环,我不来承受,只怕会殃及更多。这是我做为你的哥哥而为这个小地狱超度,则是我做为和尚弘忍本就应该做的事情,两件事情并不矛盾,都是好事,我年少时就一直是这样想的。于私心,从我舍身入小地狱开始,就已经原谅了你。用一颗公道之心来衡量,你已经弥补了你的错误,甚至付出了更多,这已经是为自己积功德了。所以,下辈子,我们还能做兄弟。”弘忍大师依旧是那毫不做作,悲天悯人的神情,只不过看向摆渡人时,多了那么一丝人情味,这个时候,我才能感受到弘忍大师还不是佛,是人的灵魂,多了一丝亲切。

        摆渡人的眼泪缓缓的流出,然后望着我师祖说到:“我想通了,多年情谊,总是忍不下它魂飞魄散,一直抱着幻想,把它镇压了也好。如今听闻它对你说出那番话,就知道它已经是执迷不悟,到底都野心滔天,不会悔改的家伙了,李道长,收了它吧。”

        师祖望着摆渡人:“弘业,你可是真的想好了?”

        弘忍大师的一番话,原本只是让摆渡人流出了眼泪,可是师祖的一声弘业,却是让摆渡人激动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望天说到:“没想到我有一天还能得李道长叫一声法号,是死也值得了!”顿了一下,他望着我师父坚定的说到:“我已经是想通了。”

        “嗯,那就好。”师祖的神色依旧淡然,可我却是震惊,一个和尚被一个道人喊了法号,为什么那么激动?又不是佛门高僧来认可了!可他竟然比得到了佛门高僧认可还要激动。

        师祖,在整个圈子里,到底是有怎么样的地位啊?

        “不,李道长,你是我道家人,可不能听那个没见识的和尚的,难道你不顾大局了吗?”面对摆渡人的说法,新城城主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着急,它狂喊到,看样子甚至还想挣扎,无奈星力的禁锢,在这世间恐怕只有珍妮大姐头这样的存在,可以一力破之,它怎么能行?

        但说起来,我很想问问师祖关于珍妮大姐头的事情,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另外,这里的情况如此糟糕,为什么珍妮大姐头也好,还是她带我见识过的神情的王风也好,都不肯出手呢?

        莫非还有什么隐情?

        那一边,师祖面对新城城主的叫嚣,忽然就笑了,只是淡淡的微笑,他说到:“我精心设局,一力要解决小地狱之事,岂能没料到你说的情况?我曾经就说过,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你看见的灵魂力,是上千道人坐化之际,封存了自己的灵魂力,送到了界碑之处。难道你以为面对这里那么危急的局势,佛家之人又不会出力?网,早已经张开,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说完话,师祖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弘忍大师。

        弘忍大师走到摆渡人面前,执了一个佛礼,淡淡的说到:“弘业,我们兄弟的缘分到了这一世也就尽了。”

        摆渡人伸手擦干了眼泪,分外平静的说到:“都说佛门中人六根清净,我也就不伤感了,也用不着伤感,以大师慈悲,做完这件事,总是能得善果的,我为大师高兴。我还对徒孙有一些事情要交待,就送大师先走一步了。”

        弘忍大师面带微笑,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觉远的身边,细细的打量起觉远来。

        “所谓念力一定是要血肉之躯来为鬼物加持,这是这世间基本的常识!除非是那西天的佛陀出手,否则没人能打破这一原则。”弘忍大师忽然开口对觉远说到。

        觉远仿佛是预料到了什么,神情哀伤,唱了一句佛号,说到:“我是知道的,给人以善的念力,能够加诸于罪孽之上,庇佑鬼物,是佛祖慈悲,给了人一个修行积德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捷径了。”

        “你懂得就好,我是灵体,万万是不能做接下来的事情了,我将把我一生的累积传于你,这样你的念力才能够勉强引动这最后一步。但我也要说明,万事皆有代价,天底下没有可以白得的事物,我传于你的累积,在这次事情以后,不仅会耗尽,还会让你的灵魂虚弱一年,你可以愿意?”弘忍大师认真的说到。

        “能行如此大的功德,已让小僧心喜不已,我愿意。”觉远认真的说到。

        而新城城主的脸色彻底的变了,这一次是真正的开始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