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章 最强的一拳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六十章 最强的一拳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轰’的一声是我思感的世界在震荡,所谓强踏,就是以绝对的力量硬抗星辰之力带来的冲击,不存在任何缓冲的过程,星辰之力的冲击瞬间就达到最强。

        但好在我的思感世界虽然震荡的厉害,到底是抵挡住了这星辰之力的冲击,而我周围的天地之力此时何止急促,简直变成了急流一般的咆哮,带动的我身体里的天地之力也翻腾不已。

        我的视觉再次恢复了正常,我感觉整个大脑都在发胀,鼻端有些痒痒的,一滴鲜血滴落在了我的袖口!

        而在我的视线中,我看见的是拳头交错在一起的新城城主和摆渡人,从姿势上来看,新城城主从上空而来,呈绝对碾压的姿势,至于摆渡人的姿势,就算我此时没有思维,也能看出,他是在仓促之下迎敌。

        我脚下的步罡不停,继续朝着天权的位置踏去,相比于之前的速度,此刻我的每一步都踏动得快了三分,一直是在我的极限边缘不停的徘徊,就算这不是关键的步子,也引动的周围的天地之力如波纹一般的荡开。

        我看见了在短暂的对持中,城主脸色轻松,眯着眼睛笑得有些冷。

        反观摆渡人却是涨红了一张脸,只是这样停留了一秒,全身的肌肉忽然的鼓胀,然后皮肤爆开,渗出了丝丝的血迹,然后汇流成血滴,从空中滴落。

        ‘叮咚’‘叮咚’在绝对的静谧中一滴一滴的滴落于湖中。

        “师祖!”我的身后传来了慧根儿充满悲伤的声音,那摆渡人缓缓转头看了一眼慧根儿,然后俩人猛地分开。

        那新城城主只是飘荡于空中,潇洒的躲开,而摆渡人却是狼狈的在空中翻滚了十几米,才堪堪停住了步子。

        接着就‘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吐血了吗?我的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我没有思考,却是潜意识中传来了这样一句话,而这样一句话却像我身后熊熊燃烧的一把大火,催促着我前进,不要停下的前进,哪怕付出任何的代价,一次一次的逼迫着自己承受的底限不停的后退。

        至于我鼻端的鲜血从滴落开始就一直没有听过,道术中大脑承受的压力过大,就会导致附近的一些毛细血管破裂,应该就是我这样吧。

        鼻血一滴一滴的滴落,我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踏到了第五步关键之位——玉衡!

        不同于前面四颗星,从玉衡开始,星力就会变得更加的澎湃浩大,与之相对的,对思感世界的冲击也会变得更加的剧烈,但是我仍然选择了强踏!

        我的脚步狠狠的朝下踩落,却感觉到了一股比之前强大许多的阻力,在阻止着我脚步的落下,思感世界中对应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星球,在缓缓的旋转,这样一个星球,如果我强踏,它就会立刻变为如风般的速度,然后瞬间碾压于我。

        可是,没有时间犹豫不是吗?我紧紧的咬着牙齿,干脆的释放着身上的天地之力,以自身的天地之地为引,带动起了周围的天地之力。

        这是一种放开防备的做法,相当于一座城池,撤去了城墙,把自身的城市融于了浩大的野外,这样的好处是,城市的面积看起来无限的增大了,坏处是没有了城墙,也就没有了任何的防备,只能依靠自身的兵力守卫城市。

        就如我一般,自身融于了天地,同时也要承受天地之力更大的冲击!

        不过,没有选择,从开始踏这七星罡步之际,就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

        玉衡——强踏!

        ‘轰’那颗巨大的星球就如我估算一般的朝着我碾压而来了,面对如此巨大一颗星球的碾压,考验的岂止是思感世界的强大,更是心里承受能力的极限。

        试想,一颗高速朝你飞来的小石子,都会让你全身不由自主的紧绷,因为你能预料到这颗石子配合上这种速度,能给带来怎么样的伤害?何况是一颗星球所带来的压力?

        道术,若不是多年功力的累积,若不是心境经历千百回的锤炼,岂是能够轻易施展的?看似潇洒的踏罡掐诀,大袖飘飘,说到底不过就像是台上一分钟的表演,台下数十年的磨练。

        在耳朵不停的嗡鸣声,玉衡强踏成功,与此同时我的耳朵也开始渗出了鲜血,那些疼痛伴随着微痒,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却也没时间去理会,就如同我没时间去理会刚才放开自身天地之力,所承受的灵魂痛苦。

        这次已经不是锋利的小刀,而是钝刀子在慢慢的切割着灵魂了,若不是那股意念强撑着我,我甚至会因为这样的疼痛发疯。

        在那边我看见城主的嘴一开一合的说着什么,却因为耳朵的嗡鸣,已经听不太清楚,好一会儿,我才听见一句:“看见了吗?这就是力量带来的差距!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你的第九拳!可惜,你的第十拳我没有兴趣了,我要去杀了那个小子。”

        杀了那个小子?这句话在我的脑中盘旋,我却没有办法思考,我依旧快速的踏着步罡,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开阳之位!

        但我看见那个新城城主快速的朝着我飞奔而来。

        与此同时,一直趴着喘息的摆渡人忽然如同安装了弹簧一般的跳了起来,大吼到:“第十拳未出,仍旧是你和我的战斗!”

        说话间,他竟然嘶喊了一声,凌空朝着那新城城主挥舞出了一拳,这一拳没有直接的碰撞,但声势却是如此的浩大,一拳出,一声龙吟响彻天地从摆渡人的拳头之处,竟然飞出了一条五爪血龙的身影,朝着新城城主咆哮而去。

        “你还真是执迷不悟,甚至不惜动用那样的力量啊!”新城城主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再也没有了那轻松的笑容,它停下了脚步,面对飞腾而来的血龙身影,也是狂吼了一声,身上紫芒大盛,朝着在血龙飞临而来的那一瞬间,狠狠的砸向了血龙!

        龙吟声不断的响起,那是力量的对持,新城城主身上的紫光不停的吞吐,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已是有些吃力。

        摆渡人身上的伤口好像破裂的更加厉害了,从伤口处已经不是血丝渗出了,而是一小股一小股的鲜血直接流出,汇集在他**的上身,裤子破碎的双腿,就像身上流淌着许多血色的小溪。

        他凌空而走,一步一步的朝着新城城主走来,脸上无悲无喜,也不知道他这最后一拳已经打出了之后,还要做什么?

        而此刻的我已经停留在了开阳之位,同样——强踏!

        没有任何的时间耽误,有的只是不屈的信念,和硬生生的承受,山字脉,山字脉!高山厚重,一个山字就是顶天立地,注定要承受万古沧桑而巍然不动的。

        我的眼前已经变为了一片血色,脸颊也感觉到了一片温热在流淌,双眼应该也是流血了吧,我踏动步罡的脚步已经有些蹒跚,可是还有最后关键的一个节点——摇光!

        与我同样蹒跚的,是摆渡人,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新城城主,也看着他最后一拳释放出来的血色龙影,在新城城主紫色能量的碾压下渐渐破碎,然后他双脚一软,差点从空中跌落下去。

        “十拳?哈哈哈你终究是输了,而我连伤筋动骨都算不得。”新城城主不欲与摆渡人啰嗦,大笑着喊出了这一句,然后冰冷的目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他转身面朝着我,正欲走来,却不想摆渡人伸出了一只手,然后在虚空中抓住了它。

        “宁智风,你看,和少年时,不论你变为了什么,我依然能够抓住你,哪怕你已经是那鬼物。”摆渡人虚弱的开口了。

        “雕虫小技,这天下实质抓到鬼物的道士和尚不知道有多少。”新城城主的脸色闪过一丝不耐烦,接着就要甩开摆渡人,却不想摆渡人将它死死的抓住,一时间让新城城主的脸色异常难看。

        “华奕,如果你想死的话”新城城主望了一眼大阵之处,眼中闪过一丝急迫,语气也变得冰冷。

        “呵,我只是忘了告诉你,我还有那最强的第十一拳。”摆渡人忽然抬头,接着,他毫无征兆的扬起手臂,朝着新城城主狠狠打去。

        那一瞬间,我看见他手臂上的血龙纹身消失了

        而我也终于踏到了摇光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