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决战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决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掐动着手诀,同时开始默念起口诀,这口诀是真正的老李一脉不传之谜,就如同这秘法一般,也是师祖真正压箱底的,最逆天的秘法。

        这秘法师祖连我师父都没有传授,原因只是因为我师父的灵觉达不到这秘法的要求,而这秘法对命格也有着严格的要求。

        那就是命格必须沾仙,就如我的命格是童子命,而且是道童子,按照师父的说法,就是也不知道上辈子是给哪个神仙端茶送水,或者扫地的。

        不要以为沾仙的命格是多好的命格,其实大多沾仙的命格和我一样属于是命运多难那种

        可偏偏也就是这种命格,才能发挥这个秘术,也只有这种命格的人,才有如此惊人的灵觉。

        而这个秘术是什么?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借助天地之力于自身的秘术,就算是功力灵魂力已经枯竭的道士,通过这个秘术,也可以瞬间恢复到巅峰状态,用天地之力来补满自身。

        而且因为是调动的天地之力,所以各种术法的威力倍增,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本身就是动用的天地之力施术,自然就更容易带动周围的天地之力。

        甚至因为和天地之地的融合,平时施展不出来的术法,也可以施展出来!

        这是真正逆天的秘术!要求苛刻至于代价,师祖也跟我交待的清楚,人并不是仙,更不是神,并没有得到天地真正的认可,这样调动天地之力补充自身,就好比一个脆弱的纸盒要去装很沉重的东西,后果是什么?

        后果就是造成灵魂上永久的伤害!用的多了,灵魂就和纸盒一眼,会彻底的破碎!

        这就是代价!!

        符合了条件,有了对应的口诀,施术其实并不难,可是我却无心去想代价,只因为师祖说了那么一句,这是山字脉应该承担的责任,其实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各种巧合,在之前我就应该施展了这个秘术吧?

        随着施术,我感觉到了那沉重的天地之力开始缓慢的流动了起来,一小股天地之地已经朝着我融合而来。

        施术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我只能感觉到在外地动山摇,也不知道摆渡人和那个城主到底已经对了几拳,我只感觉到力量,充盈无比的力量缓慢的在我身体的生出,同时我的灵魂也开始承受那股力量的碾压,有一些痛苦的感觉。

        “当真正的天地之力充盈自身的时候,会感觉到灵魂上的痛苦,毕竟那力量对灵魂是绝对的碾压,是副作用之一吧。”

        但是有什么不能忍受的?我怒喝了一声,开始掐动了最后一个手诀,已经流动的天地之力朝着我大量的涌来,我只听见双耳传来了嗡鸣之声,下一刻,我就感觉到了力量,无穷的力量带来的安全感!

        跟着我也感觉到痛苦,无比的痛苦来自灵魂,就像有无数把小刀在不停的一刀一刀切割着我的灵魂。

        “啊”我疯狂的大叫了一声,在强迫自己适应这同时加诸于身的力量与痛苦,下一刻,当我停止了吼叫的时候,我发现我能适应,在不停的,疯狂的默念着静心口诀的时候,就能适应。

        “承一儿!天地禹步。”师祖看着我,眼中带着几分赞许,然后口中说了这几个字。

        我看了一眼师父,又看了一眼摆渡人,此刻的摆渡人样子多少有些狼狈,口角溢出了鲜血,下身的裤子也破碎了。

        而周围已经是一片狼藉,天晓得这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声势是多么的可怕。

        “六拳,已经六拳了!下一拳,我就能够逼出它们。”摆渡人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皱纹就如同干枯的老树,他身后是两眼含泪的慧根儿。

        我轻轻的点点头,行了一礼,轻声说到:“就拜托前辈了。”

        在不远处的灰雾岛,此刻已经是风起云涌,随着大阵的不停运转,灰雾渐渐的变得淡薄,因为身上被灌注了天地之力,我可以轻易的感受到那岛上的情况,我看见了阵眼与阵眼之间,很多蓝色的身影毫不犹豫的爆开了灵魂力,然后灌注在了阵纹之中,就如同当初支持我一般

        我看见了原来灰雾之中,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依旧在沉睡的鬼物,在地上的,漂浮着的全部都在沉睡,只不过从那些一一划过眼中的表情来看,它们已经有了醒转的迹象。

        原来这才是自然大阵中,新城的真正的情况,城主已醒,梦已破碎,可是由于灰雾的作用,这些鬼物依旧在沉睡,也就是说依旧是在被控制之中!

        这样也好,毕竟还在控制之中,不然万千厉鬼我不知道会为大战带来怎么样的后果,但也因为如此,厉鬼才不可超度,甚至那新城城主随时入睡,它们随时会再被控制!

        我收回了感应,大概的情况也已经知道,我看着师祖有些为难,师祖仿佛也看出了我的为难,说到:“我传法,你跟着来!另外,我再助你一次。”

        说话间,师祖一挥袖子,我的身体开始漂浮而起,腾空两米,停在了此处!

        我无法形容内心的感觉,虽然只是腾空两米,但在天地之间这种感觉实在太过奇妙,比起珍妮大姐头把我背起来还要奇妙一百倍,我心中清楚这是师祖用他的灵魂力在助我,毕竟礁石之上,怎么踏那天地禹步?

        在鲁凡明的密室之中,我踏出了天地四相禹步,但那只是最低级的天地禹步,停在空中,我有些迷茫,要再踏那个吗?

        师祖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踏七星步吧!听我传法”

        七星步!这是比四相禹步高级许多的天地禹步,就算此刻我身体中充满了力量,可是我依旧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想起了那一道道蓝色的身影,想起了送我们入内城,牺牲的道佛两家弟子,想起了运转的大阵,我还有退路吗?

        没有!所以,听闻师祖的声音,我只是淡淡的点头,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应承着吧。

        于是,我开始凝神存思,踏动起准备的步罡

        而在那边,摆渡人充满了豪气的声音也传来了,他大吼到:“你终于是出来了。一战吧,就算只剩下四拳,我也要打得你吐血才罢休!”

        我在踏动步罡,对外界无所感,但通过双眼依然能看见在那边灰雾翻腾,接着一个巨大的身影冲天而起,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那个身影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是一个鬼王,确切的说,是介于鬼王和鬼帝之间,假以时日,是一定能成为鬼帝那种存在的,可以说这是一只巅峰鬼王,是无比厉害的存在!!

        随着距离的接近,我能看见在那鬼王的肩膀上坐着一个身影,对比起鬼王那庞大的身躯,这个身影显得非常的渺小,因为它就和普通人一样的大小。

        我只能看见外界的事物,因为高度的存思,我不能对外界的事物产生任何一丝的想法。

        我只听见摆渡人连叫了三声:“好,好,好!”接着说到:“旧城,新城的城主一起出来,那我就接着了!”

        说话间,摆渡人的身影竟然冲天而起,在我的眼前掠过,带起了一道残影,还有残影之后,那飘散在空中的血珠

        血珠这两个字在我心中沉吟了一下,却依旧不能带起任何的想法,而在这时,随着我步罡的踏动,已经到了关键的第一步——天枢之步!

        仿佛是有万钧的力量在阻挡我踏出这一步,但天地之力同时也在流动,这种阻力对我还好,我的脚步还是缓缓的落下了

        瞬间,我的视线变得一片黑沉,朦胧中,一颗巨大的星球出现在我存思的世界里,缓缓的转动着!

        天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