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拳与拳的碰撞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拳与拳的碰撞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什么是败局已定?摆渡人难道是在对我们说?才清醒过来,我的脑子还不太跟得上节奏,但我猛得想起了一件事情,让我‘赫’的一声翻身而起:“如月,糟了如月!”

        我记得我们入内城之前,是让如月等在了内城门外,如今我们都还阳了,如月

        “三哥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没回头,却猛然松了一口气,身上也不再冒出冷汗,如月她没事儿,她也一样还阳了。

        如月明显还想说的什么,但此时我忽然感觉到一股惊天的气势朝着我们快速的冲来!

        我抬头一看,才惊异的发现,我们依然身处在那块礁石之上,不同的是如今的礁石延伸了出去,一直延伸到了前方一个到处都充满了灰色雾气的大岛之上

        新城呢?难道那个大岛才是新城的真面貌?我还来不及多想,就看见一只灰色的大手捏成拳头,从那个岛上的灰色雾气中伸了出来,朝着我们飞速的砸来,而那惊天的气势,就是来自于那只拳头。

        怎么办?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滴落下来,这距离虽远,按照这速度,不到5秒,就会狠狠的砸中我们,而我身体里空荡荡的,灵魂力和功力在刚才的大战中已经消耗殆尽,就算用那术法

        一只手悄悄的拉住了我的衣袖,是承真,我一回头,所有醒来的人都看着我,是啊,在这个时候必须是我来想办法了,连承真如此坚强的女人,也不自觉的开始紧张起来。

        更糟糕的是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灵魂状态,无论是施法的速度,还是施法的威力,都会弱上一大截!

        “哼”一声冷哼传来,原来是摆渡人,我这才注意到我刚才一晃神的功夫,摆渡人已经脱去了上衣,扬起了一只手臂,那是一只怎样的手臂啊?肌肉并不是那种发达的疙瘩肉,而是呈流线型的,咋一看,还不如慧根儿那纠结的肌肉有力感,可事实上,就连我也能感觉到这肌肉下爆炸性的力量。

        更令人震撼的是,在那只手臂上纹着一只完整的龙型纹身,也是血色的,随着力量的聚集越来越清晰,就如同要活过来一般。

        “十拳,小子,我能挡他十拳,接下来,在大阵彻底运转之前,你们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摆渡人的声音充满了沧桑,还有一种解脱之感。

        说话间,那只拳头已经狠狠的砸了下来,而摆渡人爆喝了一声,然后遥遥的挥拳迎上。

        这是多么可笑的一幕,那只拳头巨大,加起来怕是有数十个摆渡人的大小,相比起来摆渡人的拳头是那么的可笑可是在他挥拳相向时,我仿佛听见了一声龙吟。

        接着,我清晰的看见了一股金色的力量呈同样的拳型,迎上了那只灰色的大拳头。

        只是刹那,它们就交错在了一起,天地间忽然变得安静无比只剩下一阵微风吹过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响亮的磕头声,还有慧根儿颤抖的声音:“师祖!”

        “你怕是见过我师兄了,终究还是知道了我这被遗忘之人的身份。可你不要提起我的法号,从那一日起,我的法号就已经被我自己剥夺,没有资格再有了。”摆渡人没有回头,依然是沧桑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凄凉之感。

        慧根儿没有说话,语带哽咽,只是再次深深的磕头

        也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天地,忽然在拳头交错的地方,爆开一股惊人的力量,接着下方的湖水被倒卷而起,无数船骸的残肢被卷上了天空,接着狠狠的落下。

        “好,再来!”摆渡人的脸上出现了一股兴奋的红潮,豪情四溢的大喊起来。

        在这时,那个岛上的灰雾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小点,一闪一闪的朝着我们接近,我想仔细看个清楚,但在这时,倒卷的湖水忽然倾盆而下,‘哗’的一声落了我们一头一脸。

        待我抹去脸上的湖水,却发现岛上灰雾翻腾,十八道细小的光柱冲天而起,接着是四道巨型的金色光柱也开始缓缓的升腾。

        湖水从我的眼前滴落,这时,那个灰色的小点已经无限的放大,在我的眼眸中映现出师祖的身影,他的手臂之下,还夹着一个小孩子,不是朱卓,又是谁?

        看见师祖的出现,摆渡人忽然就弯下腰,深深的行了一个佛礼,抬起头来,眼中竟然有着泪光,师祖眉头微皱,说到:“罢了,人心难测,虽然天道公平,也算上了你的因果,但确实错不在你。”

        师祖飘忽的落在了我的面前,而在这时,那个灰色的拳头又再度凝聚,朝着我们狠狠的砸来,摆渡人赶紧起身,扬起那只手臂,朝着那只拳头又狠狠的迎了上去。

        “我就不信,十拳之内,你的本体不现,太小瞧于我了吧。今日,拼着性命,我也要伤到你的本体。”拳头再次交错,摆渡人疯狂的大喊到,这一次的挥拳,龙吟已经清晰了许多。

        在拳头交错过后,在岛屿那边传来了一声闷哼之声,而摆渡人也连退了三步。

        师祖来了,我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一些,看向师祖,却发现师祖的身影已经变得淡了,至少不是刚出现时,那种真实的存在感了。

        我一阵心酸,那感觉就像是我在逐渐失去我的亲人一般,而承愿心软,早就悲泣了一声:“师祖。”

        师祖摆摆手,放下了朱卓,这时,我才注意到朱卓在沉睡,师祖说到:“出来之时,发现了这个小子,看到它身上,你们还有一果未还。所以,顺便把它给带出来了。”

        是啊,朱卓给我们带路,我们是欠着它一果未还,面对这种情况,师祖没有多说,而是慢慢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我的目光随着师祖的目光游移,这时,我才发现一道蓝色的能量连通了界碑与那个灰雾岛,在能量之上,源源不断的蓝色身影在扑向那个岛屿。

        十八道细小的光柱开始旋转,而四道巨大的能量光柱也渐渐的升空完毕,只是看了一眼那巨大的金色能量光柱,我就呆住了!

        这时,整个湖面都开始晃荡,四五处的地方湖水开始沸腾,接着水柱冲天而起我很清楚,这是第二拳碰撞的余波,比第一拳的威力大了很多。

        这样的震荡,让我们站立不稳,可是我的目光却怎么也离不开那四道金色的光柱。

        因为在四道金色的光柱中,我首先看见了傻虎在其中一道光柱中咆哮,而另外一道光柱之中则是卖萌蛇和二懒龟的完全形态,它们缠绕在了一起,那形象只会让人想到一个存在——玄武。

        另外一道光柱的情况有些诡异,是一只形象有些虚无的朱雀,在朱雀的心脏位置,有一个不太清楚的黑色小点,用眼睛是看不清楚的,但我闭眼用了一下天眼,就清楚的看见,那个黑色的小点,竟然是沉睡中的陶柏。

        陶柏我沉默了,而我身后响起了路山带着叹息的声音:“终究还是”终究还是什么,路山没有说下去,这个秘密到现在路山也没有打算揭开。

        至于最后一道光柱,跟其它的三道光柱比起来,显得黯淡了许多,看得出来承愿的好斗蛟在其中拼命的游动,却始终有点难以支撑的感觉。

        “大阵差了一些,还难以运转!只能逼出那个城主。”师祖淡淡的说到。

        可是要怎么逼出那个城主?师祖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说到:“一定是能逼出来的,因为它要你们死!它看出了光柱中封印的伪四像大多是你们的合魂,它没有本事破坏大阵,但只要你们死了,那些合魂会受到极大的反噬伤害,就再也撑不起大阵了。”

        “这就是最后的战斗。旧城城主已经走投无路,现在已经和新城的那个城主把力量联合起来了”师祖补充的解释了一句。

        而在这时,第三次的,灰色的拳头又再次朝着我们狠狠的砸来,这一次,那个拳头比起前几次,多了几分实质性的气势,看起来,更加厉害了几分。

        “承一,战吧!无所畏惧的战,这就是山字脉应该承担的!没听他说吗?十拳,在这十拳之内,他一定能逼出城主,你准备吧。”师祖的声音依旧淡然,仿佛只是在诉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战吗?最后的战斗!新城城主和旧城城主的联合啊战吧!

        我抬头望着紫红色的天空,终于掐动了那个禁忌性的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