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忽然而来的力量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忽然而来的力量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这种情况,好像事情已经困难的不可为之了,但我们没有退路,师祖说过契机不现,我们会死,那就一定会死的,所以我只有咬牙继续朝前冲,能多冲几米就多冲几米。

        所以感觉到了自己的合魂要撑不住了,我也没有半点停留,咆哮着又朝前冲了好几米,达到某一个点的时候,我感觉灵魂力已经消耗殆尽,身体周围的火焰已经熄灭,背上的一双翅膀也变得虚无起来。

        更糟糕的是,这一停下,给了那些红袍鬼将以时间,它们铺天盖地的朝我涌来?我该如何和它们战斗?

        也就在这时,一团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上空,我抬头一看,是一头巨大的蛟龙在上空盘旋,这头蛟龙我一眼就能认出是承愿的合魂,不同的是,如今的它身长达到了恐怖的五十多米,活灵活现,连身上的每一块鳞片都那么真实。

        我甚至一眼就看见了蛟魂身体周围缠绕着一股股的力量,它在上空这样游动,靠近它的鬼将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力场里,行动变得缓慢起来。

        我想起了师祖在之前说过的话,用秘法,输入灵魂力让承愿她们的合魂达到巅峰状态,而她们不必合魂,如今是终于用出来了吗?

        也就在这时,承愿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很干脆简单的一个字:“镇。”

        随着承愿的这一声镇字,在蛟魂所覆盖的范围内,那些铺天盖地涌向我的鬼将被暂时的限制了行动能力,也就是说,在这几十米的范围内我是安全的。

        蛟魂之镇,这是元懿大哥曾经用过的术法,没想到承愿在这时也用出了蛟魂之镇,看来元懿大哥到底还是把家传术法传给了承愿。

        我回头感激的看了一眼承愿,却发现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一起,确切的说是集中在了师祖的身边,包括还在一直昏迷的陶柏和承心哥他们紧紧的挤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那个范围被一层淡淡的蓝光所包围,在那个范围之外,无数疯狂的鬼物在攻击着,只是都被那蓝色的光幕挡了下来。

        那是师祖燃烧灵魂力的力量,为大家暂时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师祖曾经说过不出手,看来在规则之下,他还是想尽办法庇护了大家,燃烧灵魂力是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按照师祖的说法只为指引,也没有针对谁,所以算不得出手。

        而燃烧灵魂力产生的力量,使大家得到庇护,也可以算作是无心的行为,就像一件东西的附属作用让大家受益,代表不了那件东西的主观意志,因为它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个。

        师祖游走在规则的边缘,让我又看清楚了师祖的另外一面,他并不是一个不知道变通的人。

        这一幕让我既骄傲,又心酸,骄傲的是师祖仅仅是燃烧灵魂力,就挡住了这些鬼物疯狂的攻击,如果是亲自出手呢?心酸的是,燃烧灵魂力简直是不可逆转的巨大伤害。

        在我的目光中,承愿的脸上出现了非常吃力的表情,而我头顶上的蛟魂也在痛苦的低吟着,我看见它的鳞片在镇压之中已经隐约出现了裂纹,红金色的血液正在丝丝点点的渗出。

        在这停留的一秒钟,我竟然有了极大的负罪感,我是不能耽误片刻的啊?这样想着,我又朝前冲去,此刻的合魂只是外面还维持着终极形态的模样,事实上已经没有灵魂力来驱动终极形态的能力了,说白了,就是一具空壳,如果我此时解除合魂,就连普通合魂都做不到了。

        所以,我再也没能力维持那风一般的速度,只能用普通的奔跑,但就算如此,短短几十米的距离,也不过几秒钟的事情。

        感觉我离王座终于近了一些,但在此时,承愿的力量也已经使用到了极限,在这个时候,我刚刚跑过了几十米的范围,就听见那只巨蛟悲鸣了一声,然后那覆盖在头顶上的影子就消失不见,它终于支撑不住,退回了承愿的灵魂深处。

        而那边,我听见觉远呼唤承愿的声音,看样子承愿是昏倒了。

        已经战斗到了如此的地步,昏迷了三个,可形势还是在你死我活之间,甚至我们略处下风,若不是师祖的存在,恐怕从心理上我们就已经崩溃了。

        我的心中无比的着急,逃避似的不再去看周围的情况,也耽误不起时间,我眼中只剩下了那个王座,每能离它近一分,我就会觉得稍许安心一份。

        失去了承愿的制约,除了前方的鬼将不要命的朝我攻击而来以外,后方那几十米原本被制约的鬼将也不要命的攻向了我,这些鬼将相比于死去的鬼将是如此的奇怪,除了能力比起那些鬼将差了些许意外,更大的奇怪之处在于它们好像没有自己的意志,连行动少了一些机变灵活,感觉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或者是被下了指令的机器人。

        是如此的机械,也是如此的奋不顾身。

        我只是再次奔跑了几步,就已经真正的陷入了绝境,铺天盖地的鬼将已经重重的包围了我,而且在封堵了我的退路之后,开始全力的朝着我进攻。

        现在还有谁能帮我?觉远没有战斗力,大家几乎在前面的大战中也消耗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昏迷的昏迷,重伤的重伤,就如慧根儿我不知道他在我使用雷罚之术的时候做了什么,刚才回头的一瞬间,我看见他整个身体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血色,就感觉像是皮肤之下的毛细血管都破裂了一般,只要轻轻划破一点儿他的皮肤,他整个身体就会立刻喷出大量的鲜血。

        唯一还有一战之力的就只有承愿和承清哥,但承愿刚才已经为我前进的道路耗尽了力量,陷入了昏迷,而承清哥一直在师祖的背后,看样子是在准备什么大术?

        这就是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吗?我在内心苦笑,如果是动用那招呢?可还没到师祖所说最危险的时刻,等一下又该怎么办?

        那些围住我的鬼物和我的距离不过5,6米,可能一秒之后,我就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那一招就那一招吧,师祖所传秘术中那一招是相当逆天的,可是代价就算在这梦境的空间中也避免不了。

        我已经决定,可就在这时,师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冲过去,无妨!”

        简单的五个字,连多余的解释都没有,就是这样冲过去,什么也不做吗?那一刻我的眼中尽是红色,是被那些红袍鬼将的身影所映红的。

        有了师祖的决定,我的心中反而没有了任何的负担,那就冲过去吧,既然是无妨,那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我索性闭上了双眼,猛地朝着那些朝我扑来的鬼将冲了过去。

        这么短短的距离,根本就是1秒钟不到的事情,我甚至感觉到那万千鬼将朝着我挥舞着拳头,所蕴含的灵魂力所带来的压迫感。

        我毫不怀疑,我接着就会感觉到万千只拳头落在我身上的滋味,但也就在这时,我分明感受到了一个东西猛地的朝我身体一撞,接着一股带着友善的,欣慰的意志传递给了我,接着那个东西在我的身体中爆开,一股灵魂力猛地在我的身体之中升腾而起。

        与此同时,那些鬼将的拳头也纷纷落在了我的身上,可是只有最先到的几个让我感觉到了疼痛和打击,接着我的身体就依靠着那股灵魂力,亮起了新的火光,喷出的金属性火焰,瞬间就剿碎了剩下那些鬼将的拳头。

        但这还不是结束,我感觉一个一个存在朝着我的身体撞来,一股又一股的灵魂力在我的身体爆开,刹那间,我的灵魂力就被迅速的补满,可这还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着!

        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些朝着我撞来的存在,全部带着一股清晰的意志,就是友善而欣慰的,除此之外,它们好像没有任何的想法,不,是连任何的思想都没有

        很快灵魂力就多的连终极形态的傻虎都承受不了了,但傻虎终极形态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无限的容纳,因为身外的火焰和风翅可以无限的变强,只要灵魂足够强大,产生的灵魂力够多。

        所以,我一点儿也没有吃撑了的觉悟,反而是把灵魂力拼命的朝着周围护身的火焰涌去!

        很快,我的身体周围就出现了冲天的冰冷火焰,这火焰是如此的巨大,覆盖在了我身体周围十米左右的范围,靠近这个范围的红袍鬼将纷纷被这冰冷火焰剿成了虚无,除非它们的力量能够压制这金属性的火焰,才能够靠近我的身体。

        但显然这些红袍鬼将是没有这个能力的,除非郁翠子那样的存在,才能绝对强势的以力破力!

        那些存在还继续的朝着我撞来,我的心中豪情万丈,有了风翅的我,这时,也不再吝啬的使用它了,一拍翅膀我冲天而起,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这一次将没有什么再能阻止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