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承心的合魂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承心的合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只是脱掉衣服这句话,让承心哥和在我身边的承愿同时看了我一眼。

        承愿的眼中满是惊诧,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至于承心哥则是一副无辜的,哀怨的,防备的,微微愤怒的,然后你要做什么的表情!

        我一口老血憋在了喉咙你,凶神恶煞的对承心哥吼到:“你可是要和嫩狐狸合魂?你还想不想战胜那个郁翠子?啊?如果想的话,就赶快给老子把衣服脱掉!”

        承心哥看着我那张已经快抽搐的脸,无辜的‘哦’了一声!乖乖的脱掉了道袍,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我的身后传来一个嚣张的笑声,一回头,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肖大少爷,见我瞪着他,他依旧是毫不客气的狂笑,对着我和承心哥说了一句:“俩白痴。”

        这次,反倒是无所不能的师祖不懂我们在怒什么,笑什么了,一脸好奇探究比较三八的样子,那神态和当年的师父毫无二致!

        当年的他,在街上发生任何热闹,总是不愿错过的要去围观,嚷着什么遇见了就是缘分!这种‘三八’的性格原来是来源于师祖啊。

        这些状况,不禁让我感慨,我们这群人可靠吗?感觉好像不太靠谱的样子啊。

        承心哥已经依言脱掉了衣服,在那个时候,在凝神的前一刻,我分明看见师祖在和肖承乾打听了算了,我忍,当下就沉下心来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最高等的符文,并不一定要借助承载物,就如朱砂等东西,而是可以将自己的灵魂力凝聚成丝,绘制成符文。这是一门最高等的计较,也要求灵魂力极为强大,在阳身的限制下,一般很难成功,况且一般的载体,也凝聚不了这种符文,就算画成功了,也会很快消散,这种符文要求的载体极为苛刻,只有少量的几种,等一下我会细说,但其中有一样载体,却是可以现在告诉你的最好载体,那就是灵魂。”

        师祖传法时,所讲解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而在这时,我已经成功控制了一股灵魂力,让它凝成了细丝的形状,开始在承心哥的身上描绘起来。

        “迷惑这是一门很深的功夫,其实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这门功夫,觉得沾染上了迷惑二字就一定是坏的。简单的说,道家的术法之中,也有不少法门是关于迷惑的,就好比要消解厉鬼的戾气,解它的心结,也会造出一个假象去安抚于它,这样迷惑是坏事吗?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迷惑这事儿,是鬼物和妖物最擅长之事,错!如果用上道家最独特的法门,道家一样也不差,就比如”

        就比如我现在所做之事吧?其实,师祖你不用讲解我也明白了。

        我全身心的投入,在承心哥身上特定的位置描绘着符文,但思绪总是关不住,飘回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一夜有没有月亮,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在点着油灯的院子里,一个老人在专心的做着纸人,而一个小孩蹲在旁边,认真而好奇的看着。

        还记得老人那神乎其技的扎纸人功夫,三两笔就描绘出了一个照片中女子的神韵。

        也还记得老人在做为纸人骨的竹子上描绘着符文,然后耐心的告诉我,只有这样,纸人才有灵,才能起到作用。

        多少年了,我还不能忘记,师父为了李凤仙扎的那个纸人,那打开可我最开始对道术的好奇,也同时推开了我人生的另外一扇大门。

        如今,我也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却是师祖传下来的更高级的术法,不用再扎纸人了,直接因为承心哥的灵魂为载体,用道家独特的法门,做出那最厉害的迷惑之事。

        这就是流转的传承,一代接着一代,生生不息。

        没有伤感,反倒是抛开这些思绪,更全身心的投入,那聚灵魂力为丝的功夫我越来越熟练,而随着符笔的不停起落,一个个的符文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在承心哥的四肢,脊椎,肋骨等等之处画满了符文,最后在天灵之处收笔,结好符煞,用特殊的手诀一收,承心哥身上的那些符文竟然就慢慢的隐去。

        ‘啪’的一声,我丢下了符笔,这时,才感觉到脑袋一阵一阵的眩晕,这不是灵魂力消耗太多,而是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精神力消耗太多所导致的。

        “很好!”耳边响起了师祖一声赞叹的声音,我顿时就感觉到了极大的满足。

        还是这样啊,三十几岁的人了,还是渴望长辈的表扬,得到长辈的认可。

        时光流转,在我们自以为很成熟的时候,往往就把最骨子里的真给掩藏掉了。但事实上,是不能忘记的吧,还是渴望的吧?来自长辈的,来自人们的,一个肯定,一个赞许!那样的满足和快乐又岂是世俗的物质所能代替的?

        只不过,怕被别人看见这样的纯真,以为是软弱,所以才要掩藏吗?

        我愣了一下神,却被承心哥一句:“终于要和那小狐狸合魂了。”给打断了思绪。

        抬头看去,承心哥流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郑重神色,再次开始掐起了合魂的手诀。

        而承真呢?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一耽误,那场战斗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承真的阵法早已经布置完毕,那些鬼将明明还是在空旷的大殿中,却如同陷入了最复杂的迷阵,生生的被分割开来,一个个的被承真份而破之!

        如今,只剩下了两个鬼将!

        看到这里,我不禁产生了和师祖一样的想法,手下除了一个郁翠子,都快被杀完了?难道那个城主还不要出手吗?它到底在做什么?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师祖,他此时也正看向那个隐藏在最尽头的王座,神色颇有些沉重,手指不停的在动,却又叹息一声,打断自己的动作,看起来这不能出手,还包括了不能算啊!

        因为不知道前因后果,这些事情断然也不是我能操心的!

        那嫩狐狸那边呢?在得到了师祖的补充以后,还撑得住吗?这样想着,我不禁朝着嫩狐狸那边看了一眼。

        却发现情况无比的糟糕,嫩狐狸的样子比刚才还要狼狈,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洁白柔顺的一身白毛也变得根根炸起,显得凌乱无比,就快要撑不住了吗?

        我担心的看了一眼承心哥,却发现这一次他合魂的手诀掐得无比的顺利,只是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就要接近完成,这比我的速度还快啊!

        这让我有些迷糊,师祖到底是怎么样消除承心哥的抗拒的?还是我的符文起了作用?

        可是还没等我想个明白,忽然看见白光一闪,还没看清楚,就听见了郁翠子的冷笑声,我吃惊的朝着郁翠子那边一看,只剩下郁翠子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哪里还有嫩狐狸的影子?

        而郁翠子根本没有废话,见嫩狐狸消失了以后,直接就朝着承真那边走去,它的身形极快,几乎是眨眼间,就快要靠近承真。

        来不及搞清楚这里的一切了,我一步踏出去,就要出手,承真或许可以以这个状态力敌四个鬼将,但加入一个郁翠子,必输!

        就算和郁翠子单打独斗都不可能做到!毕竟是鬼罗刹,加上魅,这两点只要想到,都足以沉重的压垮很多道士了。

        “我来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一只手扯住了我的衣袖

        是谁?我心中一惊,回头一看,眼中却出现了一张完全陌生,却又是熟悉的脸!

        陌生是因为这张脸从来没有出现在过我的生活中,熟悉是因为我曾经见过这张脸——陈诺,这一张是陈诺的脸!

        我呆滞了瞬间,接着才反应过来,这就是符文的作用,这也是承心哥的合魂形态,并没有固定的模式,而是根据每个人内心深处最大的弱点,而表现出不同的形态!

        在不知不觉中,承心哥已经合魂成功了!

        太厉害的合魂,想想就觉得可怕,这样的合魂哪里会有什么对手?根本就是冲着内心而去,直击内心的利器啊!

        我收回了脚步,而这时一个陌生的男声,用着温柔的语气,望着郁翠子喊了一声:“翠子。”

        郁翠子猛然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