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引爆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引爆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那一瞬间,我分明是看见一个鬼将一拳打向了承真,却不想那一拳之下,承真没有受半点儿伤,那鬼将却惨嚎着一声倒退了一步,眼中竟是惊疑不定。

        这是?我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气,尽管我现在是灵体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呼吸空气什么的,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做出了这个动作!

        竟然是无时间差别的转伤,这怎么可能做得到?道家的古老典籍有记载这种神奇的术法,这根本就不是转伤之术了,而是反伤之术!是更为高级的术法,有大能曾批,这已经不是属于人间术法的范畴,尽管施术的各种细节有可取之处,但以人的局限,根本不可能完成。

        承心哥竟然提高到这种程度了?我怎么敢相信?此时,不止是我,就连施术中的承心哥眼中也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师祖却背负双手,仰天大笑了几声,大声说到:“既然它把魍魉自带的迷梦之术发挥到了极限,我们为何不能利用它的梦,来一场大闹?在梦中,只要一切术法是正确的,只要有灵魂力和精神力可以支撑,都是可以的!因为这天不是天,只是它的梦!我们就来大闹一场,又何妨?承心,此时不转伤,更待何时?”

        承心哥得令,哪里还敢怠慢,手上又开始不停的掐着手诀,眼睛也越发的明亮,我麻木的看着承真和承愿身上的伤势开始转移,虽然速度极慢,但毕竟是开始了。

        在反伤之下,还能转移?这是怎么一个逆天?看见师祖豪情不羁的样子,我没由来的心中大定,我相信,在这里,就算师祖带我们施展了仙术也是不奇怪的。

        因为我隐约的有些理解师祖话里的意思了,这是在那个魍魉的梦中,严格的说我们不是在天地法则的束缚之中,有些术法之所以难以施展,原因就是因为受到天地法则的束缚,术法的效果越逆天,与之对应需要的灵魂力与精神力也成倍的增长,而且往往还伴随有难以支付的代价。

        但是在梦中怕什么?少了天地法则的束缚,原本要因为法则要付10倍代价的东西,到如今也许只需要付出两倍的代价。就如同法则规定了一样东西的价值,一旦脱离了法则,它则还原成了真实的价值。

        因为再真实的梦,它也是梦,梦境一破,一切都将消失!即使这个梦太过强大,影响到了现实(简单来说,就如小儿精神力还不够强大,还缺乏控制自身的能力,梦中上厕所,现实会尿床),它的本质仍是梦。

        看来,我们真的是傻啊!师祖一来,就点破了梦境的关键,让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去施展,如果是这样

        我发现我也开始蠢蠢欲动,眼中流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痴儿,你总算明白了。”师祖仿佛感应到了我的情绪,忽然回头,望着我微微一笑,脸上尽是慈和的神色,我心中感动,却不想师祖却忽然对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掷地有声的说了一个:“笨!”

        我一下子愣了,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心中如同跑过了一万匹神兽,终于明白我师父那不靠谱的萎缩性格是从哪里来的了。

        可是那种战战兢兢的界限也消失了,换来的是无限的亲切,这才是我老李一脉啊!

        有了承心哥的转伤之术支撑,承愿和承真总算是稳定下来了形势,只不过转伤和反伤之术,术法虽然强悍逆天,但毕竟承心哥就算一开始得了那蓝色能量的支持,可能力也有限,速度不可能完全跟上战斗的速度。

        加上承愿和承真的攻击也有限,一时间也只能算是僵持。

        如果一切是师祖亲自在这片没有天地束缚的空间来施展我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但想起了师祖一开始就明言,不会出手,又不禁黯然了下来,这样的局势该怎么破?

        我看向师祖,师祖却异常的淡定,望向了承清哥,说到:“立厚最是稳重,没想到立厚的弟子在稳重之下,倒是多了一份激进,连最受天地束缚的借福,借运,借命之术都敢施展。”

        “师祖,我”承清哥脸上流露出一丝惶恐,但更多的绝对是激动与亲切。

        师祖却大笑到:“无妨,无妨!我老李一脉的弟子,只要内心顺应天道之心,善,义皆备!只要能对得起这一颗道心!什么逆天书法不可施展?何况是在这梦中?”

        “师祖!”承清哥一下子红了眼眶,那感觉就像只要有师祖撑腰,只要确定自己是善的,是对的,就算大闹一场身死又何妨?

        师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接下来,师祖忽然脸色变得严肃,然后转身对我说到:“承一,现在这个情况容不得我一一传术了,等一下那个家伙怕就会耐不住出手了。所以,等一下,我也会施展分神传术之术,在这之前,你需要做一件事情。”

        分神传术之术?也就是说师祖等一下会神分五份,同时传我们五个弟子以老李一脉的逆天之术?何等强大!

        但在这之前,师祖会要我做什么?我赶紧应了,恭敬的站在师祖的身边,师祖依旧是那幅淡定的模样问我:“沉香珠子的器灵还剩下几颗?”

        “三颗。”我答到,这时,我的心中也已经明白师祖要做什么了,他是要救慧根儿,觉远等人。

        师祖沉吟了一下,忽然责备的看着我:“原来我这术法也是算不尽因果由来的,莫名的被你破梦境浪费了一颗,原本是想多留几颗与你防身的。”

        师祖尽管是在责备于我,但语气中的那份关心却是流露无疑,我心中感动,他原来还想我多剩下几颗防身!可我同时也疑惑,难道那个竹林小筑之梦境,不该是这样破除的吗?

        师祖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洞悉了一切我的想法,颇为狂放不羁手一指那个王座之处,说到:“它算一个什么东西?若不是规则束缚,我不能出手,哪能容它欺负我弟子,容它颠倒乾坤?它制造的困住你们的小梦境,哪里用得上一颗珠子的器灵来破除?”

        我心中惭愧,但更是心疼莫名的损失了一颗珠子的器灵!师祖的话刚落音,那边王座却传来了一声冷哼之声,仿佛是不屑于师祖的说法。

        师祖没有回应什么,只是冷眼看了一眼那边的王座,然后转头对我说到:“也罢,我藏于沉香串珠中的玄机,到最后连我那几个弟子,也没来得及吩咐下去。”说这话的时候,师祖的眼中流露出无限的伤感与遗憾仿佛那是不可触及的往事。

        但他也只那么说了一句,就开始吩咐到:“承一,你且按照我说的做”

        听闻师祖的吩咐,我赶紧拿出了一颗沉香串珠的器灵,那朵蓝色的火焰是如此的美丽,师祖看着这颗器灵,眼中流露出感慨的神色,接着我按照师祖的愤怒,用灵魂力包裹着它。

        再接下来,随着师祖快速的传法,我才知道,原来开启这器灵有着独特的方法,需要一个特殊的手诀配合口诀,这也算是我老李一脉的秘传,作用其实只有一个,通过这特殊的方法,灵魂力会呈现一种特殊的形态,这也就是变相认证是老李一脉传承的秘术。

        这个秘术不难,可以说是异常的简单,在师祖的指导下,我很快就完成了,发现自己的灵魂力竟然凝成了一根针的形状,只不过是几股灵魂力纠结在一起而成,感应之下有着特殊的花纹,如果是别人来模仿,是万万不行。

        这样心态的灵魂力,轻易的就刺破了外面包裹着的那一层力量,探入了其中,师祖的话响彻在我的耳边:“要让这器灵真正的发挥作用,其实是用你的灵魂力引爆这里面的灵魂力,里面的灵魂力配合着外部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发挥作用。你们浪费掉的那一颗,磨掉了外部的力量,实际上,它的威力只发挥了三分之一。痴儿,记得,这器灵之珠,理论上可以破解一切的环境,相当于我全力出手一次,亲自破除,记得了吗?”

        我连忙点头,于此同时,在那蓝色火焰之下,引爆了自己的灵魂力,我的灵魂力就如同一颗小小的火种,终于引爆了那朵蓝色火焰!

        ‘嘣’的一声,珠子爆开了,蓝色的能量和外部那层能量一下子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全新的金色能量,一下子笼罩了包括慧根儿在内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