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禁锢与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四十章 禁锢与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你让我生气了。”此时郁翠子已经处在了我的跟前,随着它的‘生气宣言’,它那冰冷阴凉就如一条毒蛇般的手竟然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此刻是很大的是不是?它的一只手怎么可能掐住我的脖子?我已经陷入了极端的疲劳,所以思维也连带着变得缓慢,甚至有些乱七八糟了。

        于是,我看见了郁翠子抓住我脖子的手掌是那样的巨大,‘瞬间巨大化’就算是灵魂也要遵循一定的规则,不是说想变什么就变什么的,就好比一个人的灵魂总不能变成一只狗,一只猫那样吧?

        不过,这样的变化也没有让我很吃惊,只能说明这只罗刹的灵魂力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极致,它是可以随心的做出这种变化的。

        郁翠子就这样掐着我的脖子,缓缓的拉住着我的身体,一个王者,那片曾经广袤的,老林子中绝对的王者如今被一个鬼物这样拖动,是很丢脸的吧?

        我感觉到了傻虎的愤怒,一种宁死不屈想要拼命的愤怒,可我却强行压制着,我安抚着这是你四条腿的优势,断了一条,三条腿依然能支撑你站着,如果是两条腿的人就惨了,得跪着!这不是最糟糕的,所以不要愤怒,我们我们还要等待着一个机会。

        郁翠子的手在慢慢的用力,它朝着我冰冷的开口:“我是城主的元帅,我也是魅,你对城主犯下的罪行,已经不能痛快的一死了,你得发挥你的价值。”

        我还能有什么价值?我此时已经非常的光棍,我只是在等待着那样一个机会!

        郁翠子死死的盯着我,双眼中忽然迸发出一种迷人的光彩,像一波流动的晶莹的水波,是那么的让人沉醉。

        来了吗?我深知魅是一种什么玩意儿,何况这只魅还是一只罗刹?我勉强的调动所有的力量,和心中最坚韧的意志,避开了它的双眼,我知道再看一眼,我就会彻底的沦陷。

        “你避得开吗?”我的身体还在被拖动,另外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一侧的虎脸之上,我记得没错的话,在那边的腮帮子曾经被郁翠子抓出了一道伤口,此时在那里传来了尖锐刺骨的疼痛,说明这狠毒的鬼罗刹已经把指甲掐入了我的伤口,然后在缓缓的转动我的头。

        是避不开了吧?我心中冷笑,看着那些聚集而来的鬼将崇拜的看着郁翠子,它们的元帅一出手,就制住了这只不可一世的大老虎,多么骄傲啊!

        我得承认郁翠子的力量,看似轻飘飘的动作,其实带着仿佛无穷的灵魂力一般,对已经虚弱的我是绝对的压制,不,就算全盛时期的我和它力拼,也是输!它的一个动作也能压制我!就如同一个十岁小孩的武功招式再精妙,他能打过一个壮年的强壮男子吗?比力气拼得过吗?

        我总算深刻的理解了郁翠子的那一句话,在外面的它实力比起在鬼城里,特别是这座大殿内的它差远了,它在外面根本没有给我展示过如此强大的灵魂力,多半都是魅惑,它好像异常的喜欢魅惑,就包括现在。

        所以!我残留的力量更不能浪费在郁翠子的身上,在这种危机中浪费的傻虎是可耻的,可是我又怎么能任由这些红袍鬼物得意?

        那就是现在吧我的头已经缓缓的被郁翠子强行搬动的朝着它了,也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仰天咆哮了一声,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挣脱了郁翠子的双手,然后朝着那群聚集而来的,崇拜着它们元帅的鬼物凌空挥出了一爪。

        最后聚集的灵魂力爆开,一个巨大的虎掌虚影瞬间就出现在了空中,同样五根寒光闪闪的狰狞虎爪伸了出来,狠狠的朝着那些聚集的鬼物抓去!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突然的爆发应该总会重伤几个鬼将,甚至杀掉一两个吧?我心中产生了巨大的欣慰,看着这群来不及反应的鬼将,忽然就想仰天狂笑!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看见郁翠子出手了,它想救,凭它的速度,如果刻意要救,应该能让我这最后一击的威力减少很多,怎么可能让它得逞?!

        在此时我凝聚了最后的力量,干脆的燃烧自己的灵魂力,凭借着心中那股始终不屈的意志,在郁翠子消失的那一刹那,完全凭借着我一直以来最骄傲的灵觉指引着方向,狠狠的朝着一个地方撞去。

        就如同撞向了一片铜墙铁壁一般,我感觉到眩晕,可是我很开心,因为我赌对了,郁翠子被我狠狠的撞开,接着我听到了那群鬼物鬼哭狼嚎的声音,是死了几个?可惜,傻虎没有笑这个表情。

        最后最后的‘阴谋’不过只是我刻意保留了那一只灵魂力还没有释放的前臂,在和举着狼牙棒的鬼物交错时,我是刻意的选择让那只已经‘发威’的前臂受伤的。

        此刻,我已经完全虚弱的趴在了地上,一股力量笼罩了我,就算解除合魂也不能做到了,是郁翠子!它没有心思和我啰嗦了,我被那股立场完全的锁定,连闭眼都不能做到,我的眼神直接撞向了郁翠子的眼神!

        不惜灵魂力外方来对付我啊?这就是我还保持着清醒时,最后的一个想法。

        “没死的,来两个,狠狠的收拾它,不死就可以。其余的,去控制它的同伴,有威胁的,就不必手下留情,杀了便是。”郁翠子冰冷的话语在我的耳边响彻,可惜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情绪了,郁翠子的眼神,此刻就像已经钻入了我的脑中,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好比最疲惫的人泡在了舒服的温泉里,终于可以得到休息,只是想抓住这种舒服,哪里还去管其它?

        而那个还在掐着手诀的我,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情绪,因为那样的残魂施展中茅之术,如果不是这个特殊的环境根本不可能做到,所以,哪里还有精神去感受外界?

        我想睡了,忽然就觉得那个郁翠子不是那么可怕了,甚至它很温暖,它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存在,它给了我这样好的抚慰,我怎么可以伤害它?

        甚至,我是应该爱它的?我的眼神忽然就变得迷茫,眼前的郁翠子就像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我谁都想不起来了,我的世界变成了一片混沌,就包括有两个红袍鬼物朝我走来,其中一个狠狠的踹向我,那种疼痛都不能让我的眼神转移一丝一毫,哪怕生命只剩下最后的时光,我也只想痴痴的看着它

        带着愤怒情绪的拳脚潮水般的落在了我的身上,身体的剧痛比不过内心的安慰与舒适,就算我眼角的余光分明看见,有四个红袍鬼物冲向了那群人,我也不在乎了,我应该在乎吗?

        下一瞬间,我陷入了一片黑暗,我的整个世界里就只存在着郁翠子,如同女神一般的高高在上,它看着我,忽然开口对我说到:“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它的眼睛仿佛是黑暗中最明亮的明灯一般,是我黑暗中唯一的希望。

        我在心中早已咆哮了无数声愿意,可是一直有一个微弱的意志在阻止着我,不要说出那一声愿意,它在告诉我,只要说出来了,我将万劫不复!

        这股意志,不,是什么呢?是如此的熟悉,仿佛是从我一出生就伴随着我的,我陷入了痛苦之中,而郁翠子则在不停的催促:“你愿意吗?你愿意吗?”

        好难过的感觉!这种难过比身体上传来的痛苦更让人焦虑,以至于,我的耳中传来了一个分外响亮的脚步声,我都完全忽略了。

        这个状态的我怎么可能去思考,在这种绝对的精神禁锢当中,为何会有脚步声传入我的耳中?

        郁翠子仿佛显得有些焦急,不停的在催促着我,我已经不想去挣扎了,我抬头想说愿意了吧,这才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可是却发现这片黑暗的空间中,忽然出现了两点碧光,那是什么?

        我在疑惑中,看见那碧光忽然就变大了,瞬间就撕裂了这片黑暗的空间,接着我眼前的黑暗消失了,各种嘈杂的声音又传入了我的耳中,我首先看见就是一双碧绿的眼睛。

        我甚至能感觉到有一种力量挡在了我和郁翠子之间,让我失去的所有记忆,所有情绪潮水般的向我涌来,接着一个柔媚的女声传入了我的耳中:“虎哥哥,你好好休息吧,你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