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危急的局面 祝馒头生日快乐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最危急的局面 祝馒头生日快乐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管我们在大殿外会看见什么,但看见竹林小筑就这样在自己眼前湮灭的感觉,总是特别复杂的,即使明知道它是假的。

        竹林小筑也许并不可贵,就如一个人美好岁月所在的地方,也说不上可贵,可贵的从来都只是那里代表的一段岁月,一段回忆。

        看着竹林小筑这样湮灭,就像看着我过去的岁月真的已经消逝,无论如何我已经再也找不回来。

        可真的竹林小筑还在,一直留存在那里,留存在心里,只是希望再有新的美好岁月在那里上演。

        人,无论如何,总是不能放弃对明天的期许,哪怕只剩下一个明天因为一个明天也是属于自己的未来。

        这片空间彻底破碎了,迎接我们的就如天空刚破碎那时,是一片黑暗!四周安静,因为是灵体,连呼吸声音都听不见。

        慧根儿,慧根儿在哪里?我心中担心,虽然暂时看不见,我还是忍不住走了两步,却被一件儿东西给绊倒,疼痛在提醒我一种错觉,我已经分不清楚,这里是真的,还是幻觉?是梦中?还是梦中的梦中?

        “承一,你怎么了?”我绊倒的声音,当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承清哥忍不住开口问我。

        我苦笑着,刚待回答,却发现四周突兀的亮起了一盏又一盏的灯,紫色的火焰在灯盏上跳动,忽而就把这里照的光明一片。

        这里才是一处真正的大殿所在,黑色的砖石整齐的扑在地面,四周的墙壁雕刻着奇怪的花纹,我根本看不懂那是什么。

        我们就站在大殿的尽头处,转头却是一片迷蒙,根本看不见任何的出口,而那一边的尽头,石阶之上,有一个巨大的王座,王座之上坐着一个异常模糊,就如一团黑影的人影,还隔了一窜珠帘,更加看不清那是一个什么存在。

        在台阶之下,还站着一个红袍身影,红袍之上绣着紫色的花纹,黑发随意的披散着,它,我知道,不就是那郁翠子?!

        如果只是这样,不足以让我震惊,真正让我震惊的是,在郁翠子之下,有两排人影相对而站,每一排有五个,一共是10个!

        身穿红袍!10个红袍大将!

        “看来这一次玩大了。”承清哥轻轻的叹息一声,他的话刚落音,我就听见承愿喊到:“那不是慧根儿?啊,觉远师傅也在,陶柏?路山?肖承乾肖大哥怎么你不回答我?”

        “在哪里?”我听闻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承愿赶紧给我指了一下,我才发现,他们全部都停留在大殿的上空,离地有5米高之处。

        诡异的是,除了他们,还有一个身影也在哪里,赫然就是发挥出了全部力量,誓要祭献我们人头的李豪!它此时也飘在半空当中。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至少他们还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就能让我冷静。

        在这样的观察下,我很快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那就是他们的表情动作,就比如慧根儿是一脸不屈服的表情,但很痛苦,像在坚持着什么,忍受着什么,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甚至嘴角还喷出鲜血,看样子已经快到了一个极限。

        反观李豪,一脸得意之色,脸上的表情还诡异的定格在一个张狂的大笑。

        而路山呢?脸上全是哀伤无奈的表情。陶柏却是害怕,胆怯,又有些可怜的痛苦,至于觉远则少有的出现了迷惘的表情,最后是肖承乾,他的表情全是一种愤怒到极点的暴躁,在暴躁什么,谁能知道?

        联想起我们的遭遇,我的心莫名其妙的收紧了!我想我知道问题的关键所在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梦中,却并不是梦的主人,梦的主人只能是这个城的城主,它竟然能利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内心最深处的东西,来营造一个由它主导的梦境。

        在梦境里如果不能醒来,他们会在梦里或沉沦,或迷茫,或痛苦,甚至死去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摸到了自己的黄布包,里面还剩下了三颗沉香串珠(布阵18颗,遇郁翠子用一颗,战吴立宇用一颗,破梦境用一颗),如何能唤醒所有的人?

        “没想到有一个没有入梦的人闯入了梦境,怪不得你们能真正的进入大殿,看来要废一番手脚了。”郁翠子淡淡的声音从那边的尽头传来,随着郁翠子话语的落下,那两排红袍大将竟然同时转身,十副狰狞的面具死死的盯着我们,看样子就是要动手。

        大家自觉的收拢,站在了我的身后,我眉头紧皱,如今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一个极致,难道布下了18颗阵眼也会失败吗?不,我不能任由自己失败的。

        我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的,忽然开口对郁翠子说到:“还怕我们醒来吗?城主大人那么本事,不如再把我们弄到梦境里,然后轻松的玩死我们不就好了?”

        郁翠子‘呵呵’冷笑了一声,却不直接回答我什么,只是声音娇媚的说到:“没想到你这个看似莽撞的小哥儿还挺聪明,不如你也来做一个陈诺?我收集了很多很多陈诺呢。”

        听闻郁翠子这句话,我忽然想起了关于它的故事,关于我曾经做过的怪梦,一股凉气沿着我的脊椎直冲入我的大脑,我轻轻咬了咬牙,小声的对承清哥说到:“珠子只有三颗,你帮我算算,给谁最合理!我要他们都不死。”

        承清哥轻声的说到:“你这个要求很难,很无理啊。不过,这个是珠子做不到的了,只能我亲自上阵了,你们替我护法。”

        承清哥要做什么?我看了一眼承清哥,他却根本不回答我,而是从他的头顶把二懒龟拿了下来,对二懒龟说了一句:“委屈你了。”

        二懒龟人性化的摇摇头,无所谓也并不在乎的样子,看得承清哥有些郁闷。

        既然承清哥不愿多说,我也就不问了,而是转头防备的看着郁翠子,不过心里比起刚才已经好了很多,其实刚才和郁翠子的对话,只是我的一个小试探,郁翠子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我,但是答案却已经在我心中。

        那就是,城主那逆天的造梦能力有限,如果有人从它编织的梦境里醒来,它是没有办法让人再重新入梦的,至少短时间内不能。

        ‘哐啷’一声在我的身后响起,我一看是承清哥一把扯掉了他始终背在身上的黄布包袱,包袱散开,里面的铜灯之灵全部散落,正巧就发出了清脆的‘哐啷’之声。

        “起”承清哥掐起一个手诀,忽然大喝了一声,正乱七八糟散落一地的铜灯竟然就真的应声而起,然后铜灯之间快速的交错,承清哥陷入了存思,看样子异常的费力,也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但想起一路上他对铜灯那珍惜的态度,我大概也能猜到,这应该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术法。

        承清哥做法只是几秒钟内的事情,但郁翠子冷笑了一声,随即转身对那个王座上朦胧的身影说到:“城主,这几个人已经从梦中挣脱,看来不再浪费力量灭杀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属下但请城主下令,允许这大殿之中所有的力量出手,放弃招安计划,快速的绞杀这几人,保我新城顺利度过这一劫,最终完成城主的千秋大业。”

        郁翠子快速的说着,在这时,我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对几个师兄妹喊到:“合魂,全力出手,无论如何先保承清哥施法顺利。”

        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们老李一脉自己了,我甚至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战胜包括郁翠子在内的,这大殿上的所有力量的。

        可是不拼,还有什么出路?

        郁翠子说完话,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待着,但我们如何还能等待,异常的干脆掐起手诀,合魂是我们最后的底牌,如今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