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致命的误会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致命的误会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自然的,屋内我的‘师兄妹’们追了出来,看到的却是我在草坪的空地上掐着手诀,其他的人不懂,但是学了几脉知识的承愿岂会不懂?至少演也得演着像,对吧?

        “承一哥,你在做什么?为什么没事儿要掐动雷决啊?”果然,是承愿的声音最先传来。

        接着,我听见承心哥问承愿:“雷决?威力挺大的,他干嘛忽然这样做?”

        我的眼神冰冷,在我眼前的根本不是我的师兄妹,这漏洞百出的地方,这漏洞百出的人,他们指不定就是什么鬼物,或者根本就是郁翠子或者谁对我布下的幻觉

        想到这里,我掐诀的速度更快,我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就算是鬼物,我也不想看见顶着我师兄妹形象的它们,被我亲自灭杀。

        “承一,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到底是在干什么?你怎么莫名其妙的?”在我闭眼的瞬间,正看见承心哥一步步的朝我走来。

        我的心没有半分心软,我岂能被鬼物迷惑?我唯一担心的只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之下,引天雷会不会不顺利?却不想,是分外顺利的,甚至比我在外界接引天雷还要顺利,估计因为我是纯粹灵体存在的原因吧?

        顺利的,我已经感应到了狂暴的雷,外界的天气也开始起了变化,大风吹起,乌云盖顶!

        从脚步声,我知道那个假冒的承心哥已经很靠近我了,想着是假冒我的师兄妹,我的心莫名的就升腾起极大的怒火,毫不犹豫的,引动天雷,第一道天雷就劈向了那个假冒的承心哥。

        ‘轰’雷电闪动,第一道天雷从天空落下,我睁开了眼睛,看见的是承心哥惶恐而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望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的绝望,尽管知道是假的,在那一刻,我的心却是那么的刺痛,感觉就像我真的要杀了承心哥。

        “承一,你在做什么?”承清哥的怒吼声传来,承真和承愿捂住了嘴巴。

        我不能心软,我捏紧了拳头,继续指引着第二道,第三道天雷落下。

        ‘轰隆’,雷电终于落下,可是在这时,却发生了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变化,雷电落下,却像是击打在了我自己身上一般,我闷哼了一声,倒退了几步,从灵魂深处传来的酥麻感和刺痛感,让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原来,挨了一道雷是这种滋味?我算是苦中作乐了,接着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来竟然是傻虎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的灵魂深处跑了出来,深深的替承心哥挨了这一道落雷!

        傻虎是我的共生魂,它硬生生的挨了一下,相当于我也挨了一下,所以,在手上之上,我的雷决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原本指引的两道落雷,因为失去了我的指引,也胡乱的落在了两个地方,炸得附近的竹子七零八落。

        可是傻虎为什么会?我看着傻虎,傻虎也看着我,眼神中全是不满,冲着我低吼了两声,然后踱步回到了我的身旁。

        承心哥依然是带着绝望的眼神坐在地上,或者天雷落下的那一瞬间,他也认命了吧?却不想生出这样的变故,他还兀自的没反应过来。

        但也在这时,从承心哥的肩膀上突兀的出现了嫩狐狸的身影,它一出来,首先就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幽怨之极,然后很快就跑到了傻虎的旁边,咕叽咕叽的叫着,也不知道手舞足蹈的要给傻虎表达什么。

        傻虎显然也不懂,不耐烦的低吟了两声,然后虎爪一挥,嫩狐狸就委屈的跑回去,再次坐到了承心哥的肩头。

        而我终于明白了一切,原来傻虎忽然的出现,是为了保护和承心哥共生的嫩狐狸,而在我眼前的,是真的承心哥!!

        一股子自责,内疚,难过,各种情绪混杂在了一起,让我望着承心哥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头滚动发现什么样的语言都无力。

        “我从来不敢相信有一天承一要杀了我啊?如果是别人,我不会这样毫无防备的靠近,也不会就这样甘心的死去,至少也得下个毒什么的吧?但是你是承一,是我们老李一脉的人,是我大师兄,就算被你杀死,我也只有认命啊。”承心哥忽然对着我这样说到。

        我更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承心哥,心里的情绪复杂到了一个极限,接着承心哥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接着站起来说到:“可我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失望难过的。”

        说话间,他没再回头看我,而是走向了承清哥他们。

        “给我一个理由。”但他还是给我扔下了这样一句话,即便是在生死间溜了一圈,他还是期待着我的一个解释。

        这就是我的师兄妹,被我杀了,也只能说一句认命,说一句难过?这该是多大的信任和多深的感情啊?一群傻瓜!我站起来,忍不住眼睛就发酸!即使是这样尴尬致命的误会,让我看清楚了这一切,可已经值得了,值得我时时都想站在他们的身前,情愿我先死,也不要他们死的心情。

        “话说,你是个什么东西啊?”承心哥扭头对肩膀上的嫩狐狸疑惑的说到,嫩狐狸极度不满,挥舞着两只小爪子,把承心哥的头发弄成了鸡窝头。

        对,嫩狐狸是灵体,可是这里却是最特殊的鬼城,在一个城主的梦中,自然可以做到这样的接触。

        “承一哥,我是真的生气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承心哥,你要给一个解释,我才能原谅你。”承真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承一哥,你是不是在练习法术?然后,没控制好啊?”承愿已经开始给我找理由。

        至于承清哥则严肃的望着我,但眼中却没有疏离,有的只是责备。

        我蹲下身体,忍不住摸了一把傻虎,一直以为这个以灵体存在的家伙,是我接触不到的,但在这梦中的世界,我反倒能够对它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

        有些温暖,却刺手的触感传到了我的手心,这就是傻虎的皮毛吗?面对我忽然的亲昵,傻虎低吼了一声,我与它共生,自然感觉到了它的情绪,害羞,不习惯,埋怨我这家伙怎么忽然这样,肉麻!

        我笑了,真好,站在我眼前的是大家,我站起来,大步的走过去,大声的说到:“当然是有理由的,你们还相信我吗?”

        “自然是信的。”没想到第一个说话的,竟然是刚才差点被我劈死的承心哥。

        我的心里一热,我们老李一脉一向人丁凋零,没几个人存在,可是这股凝聚力,和师兄妹之前的情感,却足以在任何大门派面前都有骄傲的本钱。

        “傻虎,我知道的你可以的,唤出所有的共生魂,快!”在走过去的过程中,我对傻虎大声的说到,我心里在想着应对的办法,但首先是要让他们相信自己是身在梦中。

        傻虎虽然不情不愿,但在那一刻,却拿出了一个山林中王者真正的风范,忽然就停下了脚步,然后就在这草坪上,咆哮了一声。

        这声虎嚎的声音不大,但是充满了一种威严的意味,还带着一种说不清的威压,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连我也是,不敢相信闷葫芦傻虎还有这样的一面。

        它从来是好斗,好胜的!也是闷闷的,不擅表达的!就是没有在我面前摆出过所谓的王者风范。

        “承一,小心,那应该是妖物之魂。”最先反应过来的承清哥,冲我跑来,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想保护我,不愧是命卜二脉,这样就看出了傻虎的本质。

        “承清哥,可是它刚才救了我。我说,承一,你先过来。等一下,别咬我耳朵,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承心哥手忙脚乱的,显然嫩狐狸又对他不满了。

        “你们别着急,这是傻虎,你们难道忘记了它是我的合魂?忘记我的虎爪?你们没发现吗?你们也有!”我大声说到。

        “我们也有?”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到。

        我以为承愿的蛟魂不会听从傻虎的召唤,毕竟它和众妖魂不是来自一个地方,对吧?可不想,在大家问出那句话以后,承愿的背后忽然没有来的出现了一条‘迷你’版的蛟龙,脸上有些不情愿的表情,但到底还是出现了,差点把承愿吓疯。

        就算是迷你版的蛟龙,也有两米多长啊!

        “承真,看你的手腕,承清哥,你不觉得你的脑袋很重吗?上面趴着一个家伙!承心哥,不用我说了吧?你肩膀上的就是。”我大声的说到,正好也走到了师兄妹的面前。

        “承一,我不明白了,我真的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承心哥不由得问到,脸上是无奈的表情,嫩狐狸还在咬他的耳朵。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我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摸出了一颗沉香串珠。

        大家莫名其妙的望向沉香串珠,而我也愣了,莫非我是想先给大家解释,我为什么还是清醒的?

        可不想沉香串珠一出现,傻虎咆哮了一声,忽然伸出虎爪,拍向了我的沉香串珠

        傻虎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