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战(五)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战(五)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人都有一种心理,在做了一个必然知道触怒他人的事情后,如果他人的反应是很直接的愤怒暴躁的,反而做了事情的人没那么慌张,但他人的反应如果是平静冰冷的,那样给予的心理压力才是巨大的。

        清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莫名的平静,反而让人更加的不安,而且那火焰熄灭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几乎以为它必死的局面,它不但站起来了,还熄灭了原本在它身上燃烧的火焰。

        “你的样子好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天我必须要杀了你。”面对有着这样一张恐怖之脸的清,陶柏没有丝毫的动摇,他沐浴在红金色的火光之中,犹如天神下凡,一步步的走向清,然后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竟然是奔跑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陶柏,那个清不怒反笑,大吼了一声:“那就来吧。”

        下一刻,在清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静静的湖泊之影,明明面积有限的样子,看起来却是烟波浩渺,望不到尽头的样子。

        湖泊之水为黑色,其实从那虚影上来看,总是有几分熟悉的味道,我这才反应过来,它背后的虚影倒是有八分像我们所在的这个湖泊难道它是不小心淹死在这个湖泊?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湖泊只是平静了片刻,紧接着,湖泊水就跟沸腾了一般,冒出了无数痛苦的人脸,它们挣扎着想逃脱湖泊的桎梏,却一直在其中翻滚。

        “从进入这里,到现在!我的湖水之中一共有736条冤魂,和我共生,你也淹没在其中吧。”在清大吼了一声以后,它身后的湖泊虚影忽然化为了实质的黑色湖水,中间夹杂着挣扎的冤魂朝着陶柏快速的涌去。

        我并不认为这是真的湖水,这只不过是清强大灵魂力的一种表现形式罢了,它要弄成海水也是可以的,不过其中的冤魂却是真的,它们被清吞噬,没办法消化掉的意志就伴随着清的灵魂力共生,长久下来,已经成了怨气无比深重的一股意志,最是害人!

        这才是清的真正实力吧?我长吁了一口气,红袍鬼物的实力都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大殿之中还有什么?别的不说,那个郁翠子就如同一座大山般,沉甸甸的压在我的心头。

        同时我也担心陶柏,他真的能抗住清最后的压箱底的绝招吗?

        ‘哗’黑色的湖水扑头盖脸的朝着陶柏压迫而去,然后被陶柏身上的火焰蒸腾而去,陶柏依然朝前冲着,无奈那汹涌而来的湖水太过‘凶厉’,面对这样的压力,陶柏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一开始陶柏还能支撑,但随着湖水不断的涌来,陶柏身上的火焰已经来不及蒸腾湖水了,从五行相克的原理来说,火面对水,总是吃亏的。

        只不过半分钟不到的功夫,陶柏的身影就被淹没在了那黑色的湖水当中。

        还能再有奇迹吗?我望着那一片融入地下,把部分广场变为了水潭的诡异黑水,心中的紧张到了一个临界值,我盼望陶柏还能像刚才一样,强势的站起,可惜一切都很安静!

        路山举着手鼓,第一次流露出了紧张担心的表情,但是下一刻,一个诡异出现的红色白发身影一脚就踢飞了路山,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把扯下了路山肩膀上的一块血肉(灵魂力),然后依旧用那种怪异腔调的‘桀桀’笑声笑着,然后落地,用一种充满嘲讽的语调对路山说到:“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

        路山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依旧是托着手中的手鼓,他叹息了一声,说到:“就算是鬼物,卑鄙到你这个程度的,也算少见了,不是吗?”

        那个红袍白发的家伙在取得了路山一口血肉以后,原本是毫不在意的摘掉了面具,准备要吞噬掉那块血肉,听闻路山这样一说,神情一变,望向了路山,怪笑着说到:“如果卑鄙能让我活得更加开心,我不介意继续卑鄙下去,也总比一辈子被卑鄙的人欺压着”它停顿了一下,表情忽然变得异常的神经质,连语调也变得神经质的说到:“哈哈,好过最后一个怨气憋在心头,憋屈的死去,对不对?哈哈哈,你说对不对?”

        说完,它一口吞掉了手中那块路山的血肉(灵魂力),用舌头舔了舔嘴角,配合它那鹰钩鼻,凹陷的双颊,有些阴沉神经质的长相,看起来嗜血无比。

        “如果回头,放下,就会看见一条光明的路,神这样对人说。但人说,我已经吃亏太多,回头岂不是一切白费,我不甘,所以我恨,我怨,我再不回头了,我要一路到底,把所有的怨恨都还给来时的路。”路山站起来,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有些郑重放下了手中的鼓,望着那个白发鬼物,神色怜悯。

        “其实还不是人自己与自己过不去,没有不甘,也就没有折磨,没有折磨,何来痛苦?没有痛苦,回头就是一种幸福,不是吗?”路山举起鼓槌,锤响了放在地上的大鼓,这一次大鼓发出的竟然不是昂扬的鼓声,而是一阵少女的梵唱。

        白发鬼物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把拉下面具,再次突兀的消失了,换来的是路山的一声叹息

        少女的梵唱,这是什么情况?路山那怪异的鼓中,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但在那边,一直沉静的黑水终于发出了动静,由于更担心陶柏的情况,我忍不住看了过去,才发现那动静是由于黑水表面那大颗大颗的水泡形成的。

        如果水沸腾了,翻滚了,就是这样的动静!

        陶柏!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的心底暗暗舒了一口气,却发现清的神情变得紧张,这种普通的表情由一张被水泡胀的脸做出来,是无比的恐怖,但这份恐怖已经不能让我动摇了,因为我发现一个更诡异的情况,清身上的红袍,那种流动的红色在快速的变淡,一身红袍在转眼间竟然变成了诡异的白袍!

        此刻,我再傻,也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原来红袍本是白色,上面流动的红色,是厉鬼那种特有的灵魂力!看起来,清是准备在这一刻拼命了!

        在它的身后再次凝聚成了一个湖泊的虚影,不同的只是这湖泊上没有了那挣扎的冤魂,有的只是纯粹的灵魂力形成的黑水,此刻更是不要命一般的压向了那原本开始沸腾的黑水

        可是,已经不能阻止了,再多的灵魂力也不能阻止水面的沸腾了,随着水面的沸腾,那些湖中的冤屈意志也开始挣扎嚎叫起来,可惜逃不脱湖泊的桎梏,眼睁睁的就看着化成了袅袅的青烟。

        清或许因为不支,倒退了三两步,原本就已经苍白无比的脸,变得更加的苍白了!它的眼神流露出一种叫绝望的东西,现在任谁的都看得出来,陶柏已经在‘发力’,它的失败只是早晚的问题。

        终于,整个湖泊都不止是沸腾了,就如他们一开始交手一般,冒出了大量的蒸汽,那个数量之大,就连这广场的狂风也来不及吹散这徐徐冒出的蒸汽,就在这样一片朦胧当中,一个全身沐浴在红金色的身影突兀的从湖底冲出!

        是陶柏,此刻他的身上缠绕着不下一百个冤屈的意志,却在他冲出来那一刻,统统被他身上缠绕的红金色光芒被烧灼,变成了一缕又一缕的青烟。

        “如果只是这样,你会被杀掉。”陶柏一步一步的走向清,声音中竟然有一种陌生的,高高在上,毫无感情的感觉。

        此刻,我没有办法去询问路山陶柏这样的状态是什么意思?因为路山也开始了正式的斗法!我更不可能在湖底之下发生了什么,让陶柏忽然就这样扭转了局势,让清就快陷入彻底的失败。

        “不,不”清忽然失控的大叫到:“我不会失败的,我是王的大将,我还要和它一起做成伟大的事业,回到那阳世。”

        “已经不可能了!”陶柏的速度开始变得很快,这一次,缠绕在他脚底的黑水,对他再没有任何的阻力,只要一触碰到他,就变成了升腾的蒸汽。

        但清已经彻底的疯狂,哪里不会做最后的挣扎,它调动起那一汪湖水,拼命的朝着陶柏再次淹没而去。

        那一刻,我眯起了眼睛,如果我阳身还在的话,我会心头狂跳,我是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陶柏的身后好像凝聚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虚影,难道那是我不敢肯定,我也绝对不敢相信!

        下一刻,陶柏身上的红光忽然凝聚成一对巨大的翅膀,然后对着汹涌而来的黑水,猛地一扇,那些黑水竟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汽化,陶柏冲到了清的面前,接着冷冷的说了一句:“我说过,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