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战(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战(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红袍鬼物的愤怒不仅表现在语言上,更是表现在了行动上,它大喊了一声你敢,可惜女汉子承真连回应都懒得给它,只是轻蔑的看了一眼红袍鬼物,就依旧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红袍鬼物哪里还顾得上和陶柏缠斗,几乎是头也不回的就奔向了承真,如同一开始它偷袭承清哥一般。

        “你的对手是我。”在危急的关头,陶柏依旧及时的出现了,他伸手拉住了红袍鬼物一截衣袖,语气平淡的说到,可是手上的动作不慢,说话间捏紧的拳头已经朝着红袍鬼物挥去。

        “滚开,你真以为我怕了你?”红袍鬼物怒吼了一声,这一次它果真不再保留,迎着陶柏的拳头,也出手了。

        一直以来,红袍鬼物只是和陶柏缠斗,至少我没有见过它正面出手,至于目的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但这一次,在盛怒和着急之下,红袍鬼物终于出手了,而且出手不凡。

        在那一瞬间,我听见了波涛咆哮的声音,我以为是我的错觉,却发现在红袍鬼物的迎上陶柏的拳头之后,竟然翻滚着滚滚的浪涛,它全身的周围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水的波纹。

        这才是它的真正实力吗?我双手抱胸,眉头紧皱,总觉得在红袍鬼物的全力出手之下,陶柏的气势已经出于下风!

        ‘轰’,是它们拳头相撞的声音,接着一声刺耳的‘哧啦’一声响彻了全场,那声音就如同一大股冰凉的水泼在了沸腾的火堆上,火堆瞬间熄灭的声音。

        ‘呼’大量的带着高温的蒸汽升腾而起,我们所有人都被动的洗了一次‘桑拿’,但在这时,一个身影‘噗通’一声,重重的从蒸汽最浓的地方摔出,趴在地上,喘息不已。

        那个身影是陶柏,看到此时,我明白,在这一次的碰撞中,陶柏输了!

        在朦朦胧胧的蒸汽当中,我听见那个红袍鬼物冷哼了一声,然后再次朝着承真去的那个方向冲去,我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召唤傻虎。

        可是承清哥依然拉住了我,在升腾的蒸汽中,承清哥的表情我看得不太真切,可是他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忍着,还没到你出手的时候,相信陶柏吧,至少我没有算出这是一个必输之局。”

        我咬了咬牙,沉默着退到了一边,再反观陶柏,已经没有继续再趴在地上,我四处搜寻他的身影,结果看见陶柏的全身又亮起了显得更加黯淡的红光,直直的冲向了红袍鬼物。

        “让他摔打一下,未尝不是好事!至少,他不用封闭在自己单纯的童话世界里,一辈子都让人不放心。”路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语气比承清哥还淡定几分,我有些诧异,原本我以为看见陶柏吃亏,他会是最着急,最冲动的那一个,谁知道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可是,我没办法去细想他那句话的意思,就看见陶柏一个虎扑,一下子拉住红袍鬼物,在那一瞬间,他全身的红光都聚集在了他打向红袍鬼物的那一只拳头上,他大喊了一声:“再来!”

        “真是烦人!”红袍鬼物的声音透着极大的不耐烦,看来它也是愤怒到了一个极点,面对陶柏打过来的拳头,竟然不闪不避,也再次提起了自己的拳头!

        这一次红袍鬼物比上一次挥拳的气势更盛,拳头之后响起的再不是波涛汹涌的声音,而是波涛怒吼的声音,而在它身体的周围,出现的也不再是水纹,却是一片浪花拍案,冲天而起的画面!

        那画面似真似幻,你以为模糊不清,其实不存在,你却偏偏看得见,但你想看仔细,却又觉得它不存在!

        我眉头紧皱,原来这个家伙一直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这一次算是最高的实力了吗?

        在那边,承真已经插上了第二杆山河旗,同第一杆山河旗一般,这杆旗帜也是同样迎风而涨,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后,旗面招展,气势如虹!!

        仔细观察那杆山河旗的图案,竟然和第一杆山河旗的图案是相连的!

        第二杆山河旗插上了,广场依旧是那个广场,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改变,可是红袍鬼物目睹了这一切,我感觉到它的气势在攀升,在此刻,终于怒吼着,打出了它那气势惊人的一拳!

        ‘澎’,是陶柏的拳头落在红袍鬼物面具上的声音,‘呼’,在那一刻依旧是大量的蒸汽升腾而起,但在这时,两杆山河旗却带来了一个变化,就是广场莫名的起了大风,吹得我们每个人衣襟飞舞,也吹散了弥漫在广场的蒸汽,和之前一直若有似无朦朦胧胧的雾气。

        那升腾的而起的蒸汽瞬间就被吹散,我们清楚的看见红袍鬼物的面具上起了丝丝的裂纹,接着‘噼啪’一声,面具的第一块碎片落地了!

        跟着,越来越多的面具碎片落地,露出了面具之下,那半张异常清秀的脸庞,女的?

        这是我们所有人同时的想法,每个人脸上都或多或少表现出了一点儿震惊,毕竟从声音上来说,我们没有听出那个红袍鬼物是个女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陶柏也有些惊奇,可他还没来得及流露出自己的想法,那个红袍鬼物的拳头就已经打在了陶柏身上!

        那一瞬间,没有任何的声息,安静的我以为时间是不是静止了?可我偏偏看见,在那只看似轻飘飘的拳头落在陶柏身上之际,陶柏全身的红光忽然彻底的熄灭了,接着依旧是大量的蒸汽,却瞬间却风吹散。

        我看见陶柏脚离地了,好像飞了起来,他越飞越高,然后整个身影闪了几下,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陶柏快消失了,但他终究像风中的烛火一般,忽然了几下,身影还是顽强的挺了下来,并没有出现连凝形都不能的重伤,甚至魂飞魄散!

        这样的画面无声,看似很慢,事实上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到陶柏重重落在地上,掀起一阵烟尘的时候,我才跑出了第一步!

        “不用去,他挺的住,那个红袍鬼物或许真的完了。”这一刻,偏偏是路山的声音在大家的耳边响起,在这一瞬间,唯一不动如山,还很平静的就是路山和承清哥!

        “但愿你别后悔!”我的语气中已经带着怒气了,其实我是在责备路山对同伴的冷漠,甚至有些质疑承清哥此刻的决定。

        陈承一无论怎么成长,骨子里那个陈承一永远不会消失,冲动,喜欢把一切危险都抗在自己身上才安心的陈承一!

        “我了解他。”路山望向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温情,他竟然不责怪我的怒火,反倒是因为我对陶柏的担心而对我感激,可我这种偶然会一根筋的家伙已经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承一,你改不了冲动的毛病,但你可不可以像之前那样装一下稳重,哪怕只是装的。”承清哥的手指轻轻的敲着鼻子,面带微笑,对我说话的语气有些戏谑。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退了回来,他们既然如此有信心,那我还是选择相信他们吧。

        但反观陶柏那边,情况其实是极糟糕的,他再也没能像上次一样,迅速的再次凝聚身上的红光,站起来,冲去了,而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承真的一切动作,也引不起红袍鬼物的注意了,它顶着那半面破碎的面具,一步一步的走向陶柏,从它苍白的脸上,我看见它紧抿的,有些下撇的嘴角,它是极其愤怒的,这种愤怒的气场甚至引起了周围气流的变化,明明是朝着北方吹去的大风,竟然形成一股旋风,环绕在它周围,吹得它红袍飘动。

        “我惹怒我了,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杀了你,再去杀那个女人。”红袍鬼物这样说着,速度陡然加快,只是一瞬间,我就看见它一脚踩在了陶柏的脸上!

        “可恶!”我哼了一声,几乎是从喉咙眼儿挤出了这两个字!

        “杀了你!”它抬起脚,又是重重的一脚踩在了陶柏的脸上。

        “你的伙伴们抛弃你了,你看,我这样羞辱你,他们还能在那里看戏!”说话间,跟着又是一脚!

        半分钟不到的时间,红袍鬼物一脚又一脚的发泄着它的愤怒,因为面具带来的愤怒,我牙关紧咬,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忍得非常辛苦。

        “好了,你上路吧!”似乎是发泄完了愤怒,红袍鬼物这次抬起脚来,身体的周围又出现了那种水纹,比第一拳的气势厉害,却赶不上第二拳,可我却认为就是这样,这一脚落下,陶柏也再无活命的可能。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路山,他脸色平静的就真的像在看电影一般,承清哥也是!

        我看见肖承乾,承心哥,慧根儿,承愿,甚至是承心哥的着急,他们和我一样按捺不住了,却因为路山和承清哥强行忍耐着。

        在那一刻,我几乎想闭上眼睛,不再看了,但也就在这时,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