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战(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大战(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紧张的战斗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拉开了帷幕,而我却在这关头,心中充满了一些疑问,关于灵魂的疑问。

        是啊,就算是道家之人,接触过不少灵魂,也绝对不敢说了解了灵魂的全部,举例说明,就是灵魂死后会莫名其妙的带上自己的属性?这样的说法太笼统,大家不一定能理解,但是从某些电影中来举例说明,很多人都会有印象,就比如说《鬼水凶灵》中的小女孩鬼物,它的出现必定伴随着各种的水迹,水滴,因为它是死在楼顶的水桶之中。又比如说电影《2002》中也有水鬼和葬身于火海中的鬼,死于火中之鬼,所害之人就像人被烧灼了一般。

        电影自然有夸张之处,但也说明了死后灵魂带上莫名的属性这一事实!但具体原因,就连道家之人也解释不清楚,只能默认这个稀少事实的存在。

        红袍鬼物就属于这样的存在,所以陶柏和它的战斗,就如承清哥所说那般,是一场水与火的相遇。

        此刻它们在缠斗当中,所搏斗的地方必定升腾起大量的蒸汽,让人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很特别的是,陶柏就想对这个红袍鬼物有着特殊的感应,不管它狡猾的出现在哪里,陶柏都能及时的出现在相应的地方。

        这还真是冤家,我感慨了一声,也只有让这样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因为在我内心深处,已经想战斗想到了一个极致而在那边,除了觉远,承清哥,承真和我以外,大家都已经动手!

        几乎是一边倒的屠杀,包括承心哥的出手都让我震撼不已,他用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飞针术,让我想起了电影里的东方不败,不过这个说法可不敢告诉承心哥,他会掐死我的。

        而他手中的金针也并不是指传统意义上的真正的金针,而是他用灵魂力凝聚而成的金针,这一手功夫让我疑惑,承心哥是从哪里学来的?不过,每一脉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拿手绝技,我问了也没有用。

        相比于我和觉远的清闲,承清哥却忙碌的多,他拿出一副龟甲,做着我看不懂的复杂动作,最后如同在承真面前跳大神一般,踩着我不懂的脚步来回的围绕着承真,当承清哥的脸色终于出现了支撑不住的情形时,他忽然大喝了一声:“承真,闭眼,仔细去感受。”

        此刻的承真已经完成了合魂,卖萌蛇在展开身躯以后,缠绕着承真,最后竟然在承真的身上形成了一个蛇形纹身,之所以我能看见,是因为那蛇形纹身太过明显,蛇头处正好是停在承真的脖颈和左腮之间,蛇身缠绕了承真的脖子一圈,就想一条项链。

        这样的纹身不恐怖,却给承真整个人增添了一丝妖异神秘之色,说实话不难看。

        只是我本身就对承真能合魂这件事情很疑惑了,更加想不到承真的合魂和我的合魂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形势,因为我的合魂是自身的灵魂融入傻虎

        不过,我也能理解,在师祖给我传下合魂篇的时候,在合魂篇中就已经论述,合魂是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的,虽然本质是相同。

        我还来不及多观察一下承真的合魂,那边承清哥在大喝一声过后,忽然伸出两指点向了承真的灵台,承真赶紧依照承清哥的说法,闭上了双目,接着承清哥脱力一般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承真的眉毛不停的跳动,在那一瞬间,承真看见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十个黑袍人,在大家的合力之下,转眼间就死去了大半,剩下的也已经不足畏惧,我不知道是承心哥药丸的功效,还是觉远念力的功效,在这个时候,感觉大家的战斗力都更上了一层楼!

        唯一纠结的就是陶柏那一边,他和红袍鬼物的战斗,几乎是陷入了僵持,那个红袍鬼物好像存心不想与陶柏正面对敌,每一次都是偷袭一下就逃跑,依照着它那种水的属性,它确实很能跑!

        反观陶柏,偶尔能击中红袍鬼物一下,大多数时候是在被牵制,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我看见陶柏不停的逼迫自身,双臂上的红色火焰,熄灭了又亮起,到这一次的时候,我察觉到陶柏双臂之上亮起的红色火焰已经不如前两次那么耀眼了,好像有些黯淡。

        我微皱着眉头,就算我再傻,也能看出问题在哪里了,红袍鬼物是故意的,它看出了陶柏的弱点在哪里,他的纯阳气,或者是火属性能量,离开了肉身之后,并不是无限的,生生不息的,它的水能量或者没有陶柏的强大,但胜在绵延不绝,它就是在拖延,想耗尽陶柏的能量之后,才

        我刚想开口提醒陶柏,却不想此时刚战斗完的路山却提着还在滴血的骨刀站在了我的身旁,说到:“小柏他知道的,不用提醒他什么,只是这家伙还没惹怒他,小柏也没有全力出手。”

        我诧异的看了一眼路山,路山却举起滴血的骨刀对我说到:“你看这梦境中的世界,我们受伤会流出鲜血,斩杀鬼物也会见到鲜血,这个做梦的家伙,不知道做一场美梦,让这里受苦的灵魂得到一丝安慰,偏偏把这个世界梦的如此残忍暴戾,看来是留它不得。”

        我自然知道灵魂受伤的表现无非就是灵魂变得黯淡,严重的话连凝形都做不到,根本不会有阳世间那种有伤痕,会流血的表现,不过这不是来这里一早就知道的事情吗?无非是在那个存在的梦境中。

        可是,路山这家伙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吧,转移话题!

        还是那样的态度,他如果不想说,我也就不问,我识相的沉默了,却不想承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眼中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接下来承真动了,迈开一步,身形就模糊的不见了,再次出现时,已经离我们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手中已经拿着一个阵盘,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阵棋,那阵棋上绣着山河图,看起来华美之极,而且还隐隐有一层灵气流动,颇有一种镇山河的气势。

        我一看就知道,这才是老李一脉的传承宝物,我身上有虎爪和沉香串珠,相字脉难道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存在吗?

        只不过承真合魂后的速度却是让我震惊,就算是傻虎自带有风属性也达不到承真这个程度,这比电视上所表演的轻功还要厉害百倍。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承真时隐时现的身形,却不知承清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旁,依旧是那副淡定淡然,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神态,对我说到:“知道承真选择合魂时,为什么选择那条看起来只会卖萌的毒蛇吗?”

        我摇摇头,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忙碌,这个时候才惊觉,我对师兄妹们的关怀实在是太少了。

        “蛇这一类生物,对于气候地形风水的变化几乎是最敏感的一种,更何况这样一条妖蛇之魂?我不知道为什么它没有选择化蛟之路,或者心中有一举成龙的野心。但你要知道,龙行云,虎生风,蛟走水,且不说虎生风,就说龙和蛟其实是有一定搅乱或者改变风水的能力的,这条妖蛇魂也有,对于承真的布风水大阵有极大的帮助作用。”承清哥站在我身边对我侃侃而谈。

        在那边,陶柏喘息的声音在我们的耳边响起,就在刚才,他拒绝了肖承乾想帮忙的意思,只是淡淡的回了肖承乾一句:“我现在还没有太神奇。”

        红袍鬼物的身形也出现了,看它的样子也微微有些疲累,可是比起陶柏的情况要很好很多,至少从表面上,我没有看出这个鬼物受了多严重的伤。

        信任,是我该给予陶柏的,就算此时,我紧捏着拳头,指甲已经刺的掌心的肉生疼。

        “其实,这些我大概也能想象,只是承真这速度?”我为了转移注意力,这样问到承清哥,事实上这的确也是我关心的问题。

        “她的速度很简单啊,合魂了,其实她是在蛇行,是卖萌蛇在行走,那条卖萌蛇的身躯有多长,她一步就能跨多远,虽然她合魂的表现形式是以她的形态为主!我们接受了自己的合魂,自然就知道了一些合魂能够做些什么,虽然不是全部。这是承真在得到卖萌蛇不久以后告诉我的。”承清哥淡然的说到。

        原来是这样啊,我点点头,心中想着傻虎,这家伙别说让我知道它能做些什么,就是有了点儿反应,也是在我身上滋养了怕有20几年才出现的。

        这家伙,以前到底经受了怎么样的重创?被我师祖怎么样的虐过啊?

        我有些好笑的想着,也就在这时,异变忽现,在这场中,忽然莫名的就出现了一杆旗帜,随着风吹过,这杆旗帜越来越大,当大到了一个程度时,它终于‘停’了下来,旗面迎风招展,上面赫然就是那华丽的山河图

        “你敢!”那一直故意和陶柏缠斗的红袍鬼物忽然就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