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战(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战(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得不说这个声音是异常讨厌的,因为在那淡淡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我们的嘲讽,以及对那所谓城主狂热的忠心,在这种安宁的时候,被这样的一个声音打断,任谁都会从内心觉得讨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承清哥,他站了起来,转身望着后方,声音平静的回了一句:“我可不会相信是你们城主的仁慈,我们之所以会有这样安静的时间,怕是有别的原因吧。”

        承清哥说话的时候,依旧灵活的把玩着手中的铜钱,我看着铜钱就像一条鱼儿在他的指缝间穿来穿去,觉得很是有趣和厉害,反倒那个站在离我们百米开外的红袍身影,我倒是不在乎了。

        面对承清哥的话语,那个红袍身影一阵沉默,不知道到底是默认了承心哥的话,还是懒得与承清哥计较。

        “他所在的位置,就是这里第一处阵眼所在的位置。”承真在我的耳边小声的对我说到。

        “应该是我出手了吧。”我望着那个红袍身影说到,在它的身后站在十个黑袍鬼物,但无一例外的,袖口上都绣着三道红线,这种黑袍鬼物,在之前的鬼潮中我们就遇见过,战斗力惊人,好几次危机就是它们造成的。

        ‘砰’是铜钱抛飞清脆的声音,承清哥准确的一把接住铜钱,对我摇摇头说到:“现在真的不是你出手的时候,先过去再说吧。”

        看见承清哥平静的样子,我有些疑惑承清哥为什么不让我出手?但在那一瞬间,我也从承清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叫疲惫的东西,原本承清哥的头发就是黑发中夹杂着白发,此刻,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的头发好像整体都灰白了一分。

        “承清哥,难道你一直都”我忍不住说出了我的猜测。

        “这是命卜二脉本就该做的事情,我做不到师父那样运筹帷幄于千里,可是在短时间内择吉避祸,上感天机,寻找最合适的做法,还是能做到的。”承清哥的语气平静。

        我想起了二懒龟总是及时的为所有人挡住最危急的攻击,这才发现,原来承清哥也是一路在‘战斗’,只不过他的方式更加特别。

        我们朝着那个红袍鬼物走去,短短五十米的距离,只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在相隔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这时,我才看清楚,红袍鬼物的红袍非常的特别,不是那种布料的红,而是上面的红如同光影投射在白色的布料上,竟然会隐隐的流动。

        它带着一张鬼脸面具,显得异常的狰狞,此刻我们两队人马就这样对峙着,风从我们中间吹过,掀起了我们的衣角,有一种异常紧张的气氛。

        我们谁都没有先冲动,刚才我和承清哥的对话大家都已经听见,感念着承清哥做着这样最‘辛苦’的战斗,我们都在等着承清哥开口布置,对他全心全意的信赖。

        “怎么?难道不出手,就以为能永远不出手?”那红袍鬼物讽刺的声音又在面具之下响起,我想这个鬼物在生前一定是个‘毒舌’之人,口舌如此恶毒,想必心胸也宽广不到哪里去,怪不得死后会变为厉鬼。

        “就你一个,让我们出手不值。”承清哥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接着说到:“如果我没有算错,你们刚才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无非就是要发动此处隐藏的大阵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算计什么阴谋,但我隐约能知道这个广场早已不是我们所看见的广场,如果我所算无错,在这广场还隐藏着两个和你同样的鬼物,而不分别击败你们,我们就会深陷类似于‘迷宫’广场,永远不得前进。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就算把你们各个击破,也只不过能前进一小段,拖着这段时间,大阵就会彻底发挥作用,我们会被困在这里很久很久。”

        说这番话的时候,承清哥背着双手,气定神闲,刚刚到肩膀,随意用皮筋捆了一下的灰白长发随风飘舞,像极了一个古代清冷的翩翩书生,气度不凡。

        而面对承清哥的这番话,那红袍鬼物只是冷哼了一声,说到:“你知道的倒是不少,还真是一个厉害的算命的,可是你有办法破吗?”

        承清哥微微一笑,背着一只手,另外两根手指轻轻的敲着鼻尖说到:“你这可是把我考倒了,破阵我是真的不擅长,可是做为一个破算命的,能搅乱天机,看得一丝真实,拿不出破解之法,那就是自砸招牌的事情,就算命定之事,还可逆天改命,你说对不对?”

        “哼!”红袍鬼物似是懒得再啰嗦,在那一瞬间,全身的气势开始攀升,那些黑袍鬼物也上前逼近了一步,看样子是马上就要动手了。

        “这个阵法特殊,他们三个红袍人守住的只是临时阵眼,就可让这个大阵发挥作用,再拖得一段时间,真正的大阵就要发挥作用,阵眼藏在那大殿之中,那时再来破阵就已经麻烦了!唯一的办法,就破坏一小部分阵纹排列,让三个红袍人同时现身,我们快速的灭杀它们!承真,我助你看得一瞬的真实,你可有把握坏一小部分阵纹排列?”承清哥忽然急促的说到。

        那个红袍鬼物哪容承清哥再说下去?忽然鬼魅的就消失在原地,在这一瞬间,承清哥就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陶柏!”

        陶柏不是那个害羞的陶柏,他是如今冰冷陌生的陶柏,在刚才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收术,唯有陶柏站在一旁,身上的红色能量依旧燃烧,让人迷惑。

        我不明白承清哥为什么在此时只是单单叫了一声陶柏,虽然他不再是那个羞答答的样子,可我怕他反应不过来,一直以为陶柏给我的印象就是羞涩而木讷的。

        可不想,承清哥的话刚落音,陶柏竟然闪电般的伸手,一下抓住了那只从虚空中伸出的手掌,手掌还在挣扎,在顶端长长的指甲就仿佛五把锋利的匕首,还要兀自不死心的指向承清哥的胸口。

        这时,红袍鬼物的身影才慢慢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实在太过阴险,看出了承清哥的威胁,竟然这样无声无息的就想杀掉承清哥,掏他的心口。

        ‘哧’在陶柏抓住鬼物的手和那个鬼物的手腕间,忽然冒出了大量的蒸汽,就如同水火的相遇,火被熄灭的同时,水也被蒸腾成了水蒸汽一般,在陶柏和那个红衣鬼物之间散开。

        风吹过,如同吹走雾气一般,吹走了这些蒸汽,那个红袍鬼物发成了一连窜哼哼的冷笑之声,承清哥却微笑以对的对它说到:“玩水的?那个让个玩阳火的与你玩,如何?看是水能灭了火,还是火能蒸干了水!”

        承清哥说话间,陶柏已经伸手要摘开那个红袍鬼物的面具,他沉声说到:“鬼鬼祟祟的躲在面具之下做什么?你是害羞吗?”

        我吃惊看着陶柏,你是当真好意思说别人害羞?路山却在旁说到:“能量带来的不止是力量,还有速度,说不定也能影响性格?天知道。”

        我望了一眼路山,总觉得这个家伙太过神秘,说话也只说一小半,不过看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我也不忍心再追问。

        面对陶柏伸过来的手,那个红袍鬼物继续诡异的笑着,喊了一句:“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身为校官,难道要看着将军先死吗?”

        “除了承一和承真,其它人自由的战斗吧。”承清哥淡淡的说了一句,其实那十个鬼物在我们的全力出手之下,真的是不够看的。

        诡异的是那个红袍鬼物,竟然在我们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忽然融化了,然后化为了地上的一滩红水,接着再消失不见!

        ‘哧’,这个过程极快,让人来不及反应,陶柏的手一空,手中又蒸腾起了一股子水蒸汽,下一刻,陶柏开始飞奔起来,跑到了觉远的后方,那速度几乎连我的眼睛也追不上,然后我看着陶柏挥出了一拳。

        又是一阵水蒸汽,阴冷的冷笑声,还有突兀出现的红袍身影,这家伙还知道柿子拣软的捏,竟然找觉远的麻烦。

        这一下看似是那个红袍鬼物吃亏了,实际上,我发现陶柏出拳的那只手臂红光黯淡了不少。

        但是承清哥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于他们的缠斗上,而是大喊了一声;“承真,还不合魂?准备好,我要为你洞开这方空间,让你看得一丝真实!”

        “嗯!”承真极快的答应了一声,原本缠绕在承真手腕上的卖萌蛇也不做手镯的形状了,忽然伸展开来?

        为什么破阵要合魂?难道承真那么快也能合魂了?要知道承心哥都还做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