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杀猪的道士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杀猪的道士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出现的所谓黑袍精英,我的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毕竟这里不是真的传说中的地狱,这里不过是万鬼之湖,而且只是万鬼之湖双城中的一座城而已,它的影响力不过是方圆几百里或者更大范围里的一些鬼物,还不是全部,所以它的所谓精英,实在是精英的有限。

        在见识过一次之后,我实在不觉得它们的出现能引起我的表情变化。

        所以,我连脚步都没有放慢一些,而是抱着朱卓直接朝着前方冲去

        不过十分钟以后,又是一队所谓的精英被灭。

        无疑,连续两次没有费多大劲儿的顺利,让我们的士气大涨,连奔跑的速度都快了几分,队伍中竟然也有了偶尔谈话,然后大笑的声音。

        在此时,我们要朝着那个光柱前进的方向已经非常明显了,我以为会出现更多的围追堵截,却发现,剩下的路,我们跑的十分平静,再没有任何所谓的精英来骚扰我们。

        这样的平静正常吗?我皱紧了眉头,也有些感慨自己,真的是千军万马冲自己而来了,反倒不怕,时常怕的就是这种平静,总是有一种等待上刑场的感觉。

        反观肖承乾则是神经大条的典型,一路嚷嚷着:“你看,这些家伙被我们震撼了,吓跑了,再也不敢来了。”

        在他说这话到第7次的时候,承心哥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傻子!”

        然后就是肖承乾和承心哥无尽的争吵。

        我的内心稍微有一些烦躁,也懒得理会他们两个吵些什么,只是问朱卓:“这些黑袍人,在内城多不多?”

        朱卓说到:“它们是内城的执法队,也是我们城内的军队,在新城建立之初,曾经和旧城起过两次摩擦,它们就是战斗的主力。要说多也多吧,不过我也听说,不是所有进内城的存在,都有资格进去。”

        朱卓尽力的给我解释到,毕竟在它平常的日子里,只是向往着内城,并不是真的了解内城。

        “那它们算不算精英呢?”我低声问到,那个存在曾经说,要精英尽出的追杀我们,我在估算着最坏的情况,我们要面对什么。

        “能进入内城的,都是这座城的精英吧,它们肯定能算精英啊,只不过和内城的大人们比起来”朱卓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对我说到:“其实,我真的是不太清楚。”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有些苦涩,是的,虽然黑袍人的战斗力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但从朱卓的三言两语中,我就知道,它们的数量不少,毕竟是这座城市的累积。

        我能猜到,我们现在的方向已经明确,它们与其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追杀我们,不如集结在一起,守在我们的目的地,守株待兔好了。

        或者,它们的数量众多,也不能真正的阻止我们,可是拖延我们是完全够了,那到时候内城精英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全部集结于此

        我承认我是想的太多了,但最合理的安排就是如此!毕竟按照弘忍大师对那个存在的说法,我们是这个城市的‘劫’,为了我们那个存在‘不惜血本’也是正常的做法。

        在沉重的思考间,我们终于跑到了第二个点,在这里街道变得安静,没有了那些疯子的存在,所以也就没有了那无尽的自我折磨与厮杀。

        在入城之后,我曾经厌恶这种环境,渴望能有一条安静的街道,可当真正有一条安静的街道出现在眼前,我反而更多的是不安。

        完全仿照阳世的城市,街道两旁充满了各种建筑物,可是却空无一‘鬼’,不时有一颗颗怪异的黑色的树,被空荡荡的街道吹来的风,卷下一片黑色的树叶,落在我们的脚旁,然后又被吹远。

        我放下了朱卓,让它自己去到队伍的中间,此刻奔跑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在街道的中断,一座三层的阁楼内,就是下一个阵眼所在的地方,可惜在它前面围着重重的身影,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黑袍人。

        它们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街道的中间,数量应该有上百个,密密麻麻的挤在一段街道,更加显得压迫。

        “我们的大部队正在往这边集结。”领头那一个忽然说话了,它的黑袍与众不同,在袖口有两道红线,朱卓没有解释这是为什么?估计它也是不了解,但傻子都知道,它的地位一定高于那些普通的黑袍人。

        我没有说话,大家也都沉默,只是显得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响彻在这空荡的街道。

        “你们不是没有机会的,放弃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入内城,接受城主大人的招安。”看着我们从接口一步一步的接近,那个领头的黑袍人不疾不徐的说到。

        依旧是沉默,依旧是杂乱的脚步声,依旧是一往无前

        “你们会有很高的地位,不仅是限于这座城!你们将见证奇迹,你们会认同城主大人的事业的,你们将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黑袍人的语气变得激荡起来,带着十足的诱惑意味,显然它已经不是在用正常的方式说话,而是带上了鬼物的一个本领,说话时开始‘诱惑’。

        可惜这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是小把戏,而内心的坚持根本没有半点的晃动。

        见我们无动于衷,那一边也沉默了,在双方都沉默的气氛下,我们又前进了百十米,到了一定的位置以后,那个领头的黑袍人忽然开口了:“停下吧,你们过界了,一旦过了这条界线,我们就会动手!如果你们不能很短的时间就把我们杀死,结果,你是知道的大部队。”

        它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中带着一点儿戏谑与威胁。

        而在这时,我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站着了。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停下来,无疑是非常不利的,敌人无非是想拖延时间,让大部队聚集罢了,可是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在这个队伍的身后,那栋三层的阁楼上,阁楼之顶,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非常的粗犷,挽了一个道家的发髻,大胡子张扬的四处支楞着,穿着道袍,道袍地下却肌肉鼓胀的感觉,虽然面目在这个距离看不清楚,可是他给人的第一感觉,不像是一个道士,却像是一个杀猪的。

        此时,我看见他举着一个酒葫芦,在灌酒,大口大口的灌酒,看见我们停在了黑袍人的队伍前方,他忽然停下了灌酒的动作,冲着我们笑。

        之所以看得见他笑,是因为那一口大白牙实在晃眼。

        敌人?还是我们的人?我看了一眼那个身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在这个时候,我老是想起弘忍大师的那句话:“不止我!”

        那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呢?我眉头微皱,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那边黑袍人的领头人还在喋喋不休,它对我们说到:“是的,停下来了,就是这样,或许你们可以趁着现在好好的考虑一下我的提议,那可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事情哦。”

        我笑了,然后毫不犹豫的朝前跨出了一步,说到:“不用考虑了,你以为我会站在这里拖延时间吗?我刚才停下来,只是因为走累了,想休息一下。”

        那个黑袍人完全没想到我会如此说,下一刻就声音狰狞的说到:“动手!”完全没有刚才那个废话大王的样子。

        动手么?我最不怕的就是动手这件事了,慧根儿和陶柏走到了前方,后面是我们山字脉的三个人,毕竟相比于我们,其他人不是太擅长于战斗,如果不计算合魂的话。

        可在这时,楼顶上那个身影终于有了动静,一个炸雷般的声音颇具豪气的响彻在这条街道:“动手?动手怎么不问问我?老子等了那么些年,不就是为了和你们这些狗杂种动手吗?”

        “谁?”黑袍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恼怒,一下子回头。

        看见的是一个带着笑容,粗犷的,像杀猪的道士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