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交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交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和现实不同,在这里,我扯下了一颗珠子,其余的珠子又自动的串联在了一起,显得稀疏了一些,但不妨碍我继续戴在手腕上。

        我走到了阵眼之处,看着手掌中的这一颗珠子,珠子中间那蓝色的一团,就如一团火焰般在跃动着,美丽的惊人,而在我的理解里,蓝色是灵魂最纯净的颜色。

        该不会封印了一个灵魂在里面吧?我想师祖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而且完整的灵魂应该不是一团火焰的表达形式,至少应该有形,原本阳身是什么形,它就应该接近什么形。

        我猜测不到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只是心中有些不舍,毕竟这沉香串珠我戴了这么多年,是不是到今天用了,我就将失去沉香串珠真正的器灵?虽然我是才知道它的存在。

        “承一哥,发什么呆呢?”承愿在旁边轻声问了我一句。

        “哦,没有。”我随意答了一句,当下也不再犹豫,把手中的珠子精确的放在了阵眼的位置,就算没有承真提醒我,刚才那一瞬间,我也看清楚了阵眼的大致所在,加上承真的提醒,应该不会放错。

        因为阵纹的隐没,珠子就这样放下,就像随意的放在地上,可是一旦放下,阵法的一小部分就开始起了作用,珠子其实是被固定在了阵眼当中,要取走它,除非破了整个大阵。

        不过这个阵法也非常的特殊,如果不把所有的阵眼都激活,大阵也不会彻底的运转,哪怕只差一个,它的功效也发挥不出哪怕百分之一,如果有大能要压制它还是简单的,所以,这鬼城的主人才任由我激活这个阵眼吧,只要不到最后,它都不用担心。

        甚至,大阵彻底运转起来了,它也有后手?最终破坏大阵?我无法猜测。

        云淡风轻的放下珠子,这只是前进步伐的一小步罢了,我心中平静,转身离开,大家紧跟在了我的身后,风吹过,我们有一种苍凉沉重却又充满了希望的心情

        却不想,在下一刻,在我们的背后竟然响起了闷雷一般的轰鸣声,我们同时回头,看见那隐藏的淡金色阵纹再次出现,只是比起弘忍大师让它出现时的阵势小了许多,甚至若隐若现的有些看不清楚。

        我第一次觉得阵纹是如此的美丽,可是它带给我们的惊喜却不止如此,在那声闷雷般的轰鸣过后,一道淡淡的金光竟然再次冲天而起,冲破这云雾,继续冲向这灰红的天空

        奇迹就是这样出现的,那仿佛恒古不变的灰红天空竟然隐隐出现了裂肺,下一刻,它裂开了,一个在天底下我们看来,只有巴掌大的裂缝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我们再次看见了鬼城以外那紫红色的天空,尽管它只有巴掌大小,这就是希望!

        “哼!”冷哼声再次响起,自东面而来,站在最东边的承愿闷哼了一声,竟然朝后倒退了几步,灵魂不会流血,但在这似梦非梦的地方,它有自己特殊的表现形式,我看见承愿的嘴角竟然流出了一丝鲜血。

        这看的我大为心疼,我这承受了大多苦难的小师妹岂容这里的鬼物这样欺凌,我一把把承愿拉到了身后,自己站在了最东面,大喊道:“你们都站在我身后。”

        承心哥心疼的为承愿擦去了嘴角的鲜血,在我耳边开玩笑般的说到:“小子,啧啧,山字脉啊,背影真伟岸,就是这样了,有你在,真放心。”

        我知道承心哥是以这样漫不经心的玩笑,让我放轻松,如今并不是交手的时候,但我却没有空给承心哥开玩笑,我的灵魂感觉到了一种碾压,一种强势对弱势的碾压。

        在之前,弘忍大师为我们挡住了这种压力,到如今,只有我们独自面对。

        可是我老李一脉岂能被别的邪物灵魂所碾压,我捏紧了拳头,灵魂力在此时简直凝聚到了极限,在某种时候灵魂力强大与否与意志力也有极大的关系,老李一脉这四个字就是我意志中最深的东西,它支撑着我不屈的面对这股压力,毫不后退。

        可惜没有阳身,否则有一身功力可用,也不用那么辛苦,但也因为没有阳身的限制,灵魂力在此刻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而灵魂力一直是我最为依仗的存在。

        在这样的压迫当中,它就如一直滴不尽的钟乳石一般,被压榨到了极限,但就是绵绵不绝。

        “承一,它既然是在梦中,最怕就是醒来,这样的对峙不会有多久的。”承清哥忽然说话了,他身为命卜二脉,总是能看得清楚问题的最本质,他的话让我忽然抓住了什么,我震惊的看了承清哥一眼。

        他很平静的对我说到:“我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但我们的对话却被一个傲慢的声音打断了:“很好,很好,我看看你还能如何坚持”

        说话间,那种碾压更如潮水般的像我用来,可是我一下子紧咬牙关,陡然感觉压力陡增,但我的灵魂力还没有到极限,它还在涌出,不多,但就是一直有。

        “参精的作用发挥了,承一,合魂吧。”承心哥在我身后说到。

        合魂吗?不,不是现在,它仅仅是对我压迫,我就合魂,那多对不起老李一脉的名头?我的灵魂或许不如它强大,可是道士的术法是用来做什么的?

        在那一刻,我不屈的意志达到了极限,心中就如同一把火在燃烧,我那涌出的灵魂力原本就如一滴,一滴,一小股,一小股般的被挤压而出的存在,陡然就像被开了一个大口子,‘轰’的一声,如同一个大浪头般的用处。

        在那一刻,我就像整个人都燃烧了一般,大喊着回答了承心哥一声:“不!”接着,我快速的掐起了手诀,利用手诀集中灵魂力,借助天地之力的作用,老子要反碾压!

        没有了阳身的束缚,我第一次感觉手诀原来可以如此流畅,几乎是心到决到,心中想着手诀是什么样的变化,手上就能丝毫没有时间差的做出这个手诀

        太畅快了,我怒吼了一声,灵魂力在此刻集中而凝聚,就如同一把利剑一般,朝着这股压迫之力刺去,那股力量竟然连连后退,两股力量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对峙。

        对峙处,狂风大起,灰色的云层涌动,我大喊到:“不要畏畏缩缩的冷哼,用这种阴招,你TM是个王八,还是个乌龟?”

        此刻,爆粗口让我如此的畅快,身后承愿有些虚弱的对承心哥说到:“这就是咱们山字脉大师兄的潜力?”

        承心哥懒洋洋的答到:“他从小就灵觉变态,灵魂力自然很强大!上辈子估计是个在大仙门前扫地的童子,好歹也沾了仙气,若这点儿灵魂的潜力都没有,咱们姜师叔能收了他?”

        “得了,承心哥,扫地也不能掩盖咱们大师兄现在很帅的事实,承一哥,我太为骄傲了。”承真在我身后喊到。

        承清哥依然默然,只不过我听到了他轻笑的声音。

        无论是谁出头,都是老李一脉的骄傲。

        “哼,有几分本事,勉强够资格,玩这场游戏,只不过,这一个阵眼你很轻松,是因为弘忍,下一个,就不那么轻松了,我新城的内城精英会尽出,但愿你们能活着走入内城。不,你们一定会活着,忍受那无尽的折磨。”这个傲慢的声音,此时已经有一些懊恼,说了一句威胁的话之后,那股压迫之力就忽然退去,消失不见了。

        我收了术法,然后在灵魂力收回的时候,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肖承乾扶了我一把,问我:“你没事儿吧?该不会受伤了吧?”

        “没事儿,只是压榨了一下,感觉自己变强了,有些不适应。”我假装低调的对肖承乾说了这么一句,但事实也是如此。

        肖承乾一拍脑袋,说到:“怪不得我们这一脉对你们有怨气,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我笑了,然后说到:“快,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总之不按规律来,希望这样我们能轻松一点儿,在外城我们要保留实力。”

        说到最后,我的语气已经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