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惊天一幕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惊天一幕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你是立淳儿的弟子?按你们老李一脉的那惫懒的性子,一脉只收一个徒弟,你就是那山字脉唯一的弟子了吧?”弘忍大师唤我过去以后,却是多问了一句,看我的神情也同看慧根儿和觉远一样,透着一股子亲切劲儿。

        我对这个大和尚有着一种来自心底的尊重,连忙答了:“小子陈承一,正是老李一脉山字脉的弟子,不仅是我,我们老李一脉所有的弟子都来了。”

        弘忍大师点头,对着我们所有人一一微笑,然后对我说到:“你过来罢,这次时间已无多。”

        这是弘忍大师第二次催促我过去了,我有些奇怪,我明明已经离他很近了,这又是什么道理?

        望着弘忍大师不停的冲着我招手,我只好又往前走了几步,这几步只是平常的几步,让我和弘忍大师的距离更近一些,却不想当我迈到第三步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在颤动。

        干嘛,这是地震了吗?我站在点将台上,并没有什么惊慌的感觉,道家人或许少了一些佛家人的慈悲情怀,多的只是顺应天道的是非观,是那恶的,荡它个干干净净又如何?

        在我心中,这座新城如此的罪恶,早就不应该存在!

        看着我平静的神色,大家的神色也从最初的有些不解和惊慌,变得平静了起来,弘忍大师露出一丝欣赏的微笑,继续是坐在那里,看着我,那眼神分明是鼓励我再进几步。

        那就索性再进几步又如何?我大喇喇的往前走,整个城市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我心中明白,这一定是接触到了了不起的秘密,这个城市才会有这种反应,我哪有退缩的理由?

        晃动让我的步伐变得艰难了起来,却也是走到了弘忍大师的身旁,就差我的腿没有贴着弘忍大师的盘坐着的身体了。

        “好,那你就看仔细了。”弘忍大师原本充满了慈悲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接着他的周围忽然金光大放,在这灰的天,黑的地,整个暗色调的城市里这来自点将台的金光是如此的耀眼,这是佛家人最纯净的法力化为的佛光,我身在这金光的正中,还隐隐能听到梵唱的声音,可见弘忍大师一身法力是如何的精纯。

        我不明白弘忍大师要做什么,只是沐浴在这金光之中,我的心态也是如此的安宁祥和,这个城市摇晃的愈发厉害,但我的心情竟然是一片平静。

        “哼”一个声音不知道从哪儿传来,带着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惨烈残暴的气息,瞬间就响遍了这座城市。

        这个广场,是建立在一个半山的山坡上,感觉上是山被削去了一半,然后建造的平台,所以从这个广场最高的点将台之上望去,能看见这个城市的小半建筑。

        随着这一声冷哼声响起,我看见目光所及之处的密密麻麻的鬼物竟然集体跪下了,不管是清醒的,还是发疯的,就那么整齐划一的跪下了。

        朱卓脸色苍白,也想跪下,可是被觉远紧紧的拉着,他说到:“灵魂都是平等的,善恶才将它们划分了等级,你的灵魂比这个声音的主人干净,你凭什么要跪?”

        朱卓急的快哭了,嘴上念着‘我,我”神情异常惶恐,就是说不出话来,无奈觉远虽说文质彬彬,也是有法力之人,他执意不让朱卓跪下,朱卓又怎么跪的下去。

        面对这种巨大的变故,弘忍大师只是睁了一下原本闭上的眼睛,然后就又闭上了,而我就站在弘忍大师的身旁,他不让我离开,我自然是不会离开。

        “弘忍,你不遵守约定。”一个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出现,还是和那声冷哼一般,响彻了整个城市。

        那些跪着的鬼物更惶恐了,身子埋的更低,从我这里望去,竟然看见了阵阵波动,这种波动是很多人一起发抖造成的,看到此时,我心中已经明了,除了这座城的主人,还有谁能有这种威势?

        这句话不过是带着责怪,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可是竟然带着碾压的威势,让弘忍大师的佛光都隐隐有破碎的迹象。

        面对这种责问,弘忍大师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开口说到:“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从来没有不遵守约定,你和我的约定并不包括我不能引动契机,就算我引动了契机,我和你的约定,就是那个赌约,依旧是存在的。”

        说到这里,弘忍大师顿了一下,忽然带着嘲讽的语气反问到:“莫非是你怕了?”

        “放肆!”那个声音竟然被弘忍大师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反问,引动了怒火,一句放肆,竟然让整个城市地动山摇,显得恐怖之极。

        看那城外巨大的护城河河水咆哮而起,卷起巨大的浪花,夹杂着痛苦嘶吼的亡魂,扑向天际,复又落下,看我们所处的这座山,竟然滚下了大块大块的黑色落石,咆哮而来

        伴随着那声放肆之声的,还有一声兽吼,也是具有极大的威势,引动的我灵魂深处的傻虎忽然就按捺不住,想要冲出来,被我强行的压制住,却在我灵魂深处咆哮不已。

        这声兽吼我自然不陌生,在入湖之处,就是它的一声吼叫,让郁翠子退去,也同样是它,让傻虎颇不服气的长嚎不已。

        “你”弘忍大师忽然惊醒的望了一眼,然后又望向了我们老李一脉的几个人,忽然就畅快的大笑起来,叫到:“好,很好!”

        我不知道好什么,可是弘忍大师也一样不解释,只是说了一句:“我在你梦中,一举一动你自然知道,你怕什么?这个新城当有一劫,早在很多年前就埋下了种子,你不是野心滔天么?你不是万丈雄心么?难道连应劫的勇气都没有?躲的过吗?”

        说到最后,弘忍大师动用了法力,那一声躲的过吗?竟然也是响彻了全城!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那原本地动山摇的城市忽然就平静了,护城河平静了,山上滚滚而来的落石也突兀的消失不见了。

        那个莫名的声音忽然平静了下来,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就完全的平息了。

        我原本身处在其中,在这场无声的争斗中,不觉得有什么,但此时一切平静过后,我却发现我从灵魂深处感觉到巨大的压力,这就是所谓的后知后觉吗?

        可是弘忍大师却不给我回味的时间,冲我大吼了一声:“陈承一,你且看好了。”

        这句话说完,弘忍大师全身金光大放,接着他猛的站起身来,几乎是有些狼狈的退到了一旁,接着我看见在他身下的位置,亮起了淡金色的阵纹,以他身下的位置为启示点,这淡金色的阵纹竟然朝着全城蔓延而去,我站在点将台上,心潮激荡,这是一副何等壮观的景象。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随着金色阵纹的蔓延,在这种城市的四个角落,忽然间冲天而起亮起了更加盛大的金色光芒,就像四道光柱,照亮了整个城市。

        在这一瞬间,我发现城中我目光所及之处的鬼物都刹那间静止了,包括朱卓在内,表情定在了惶恐的那一刻!

        我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因为在这一瞬间,我就知道了知道了师祖留下的契机,知道了这是一件何其伟大的事情!

        阵纹蔓延到一定的位置就停止了,从我身处的位置,只看得见那是一片茫茫黑雾笼罩的地区,而四道冲天的光柱也黯淡了下来,渐渐的消失不见

        “你应该知道,这样的光柱是五道,还有一道,就在我身下的位置。”弘忍大师有些虚弱的对我说到。

        我郑重的冲着弘忍大师点了点头。

        “这外围大阵也就罢了,多少年来,包括我在内自有守护,让它不被破坏,一切的关键都在内城,知道了吗?”弘忍大师再次对我说到。

        “我要怎么做?”我心中激动,声音都有点儿发颤,那一刻的我忽然没有自信,认为我能够做好!

        弘忍大师的目光落在了我手腕上的沉香串珠上,想说点儿什么,却忽然对我说到:“时间来不及了,我得遵守约定,你记得到了内城,你自然也就明白了。那光柱的位置一定要记住。”

        说完这话以后,我看见一队的身影忽然朝着我们所在的广场冲来,弘忍大师淡然一笑,又走到刚才盘坐的位置,盘腿坐下,闭目,不再言语。

        而刚才那蔓延整个城市的阵纹,已经完全的消失了,那些被定格的鬼物又恢复了过来,包括朱卓在内,此刻正有些迷茫的在回想,它们并不知道这个城市发生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