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九章 大师弘忍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九章 大师弘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是愣住了,但是反观觉远和慧根儿却完全是不同的神情。

        慧根儿在听闻钟声的那一刹那,一下子呆立街中,接着就闭上了双目,神情也随着悠远的钟声,变得悲悯起来,整个人竟然显出了一种庄严肃穆慈悲的气场。

        而觉远的反应更夸张,在听闻钟声的刹那,竟然流泪了,在周围都是没有理智的疯子,在痛苦的嚎叫声和癫狂的厮杀声中,觉远身穿白袍,站在街中,闭目流泪的那个场景,简直就像电影里一个永恒的定格,就那么深深的刻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不清楚觉远和慧根儿怎么了,对他们的担心让我顾不上问朱卓什么,而是在钟声暂停的时候问到慧根儿:“你怎么了?”

        慧根儿的神色肃穆,很认真的对我说到:“哥,我从来没有听见过如此慈悲的钟声。”

        从钟声中能听出慈悲之意?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觉远已经擦干了眼泪,对我说到:“承一,这钟声一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高僧,快要成佛那种才能敲响的,在这钟声中包含着他的个人意志,那是一种大慈大悲,悲天悯人,舍己也要度人的情怀,听钟声响起,能感受到他那股不能度化这里的罪恶,而衍生的悲苦,我是忍不住要流泪了。”

        其实,我没有搞懂的关键在于灵魂要如何流泪,只能猜测,在这整个城市都是一场梦的所在,觉远是真的非常想要流泪来表达,所以我们就看见了这样一副场景。

        我想我是不用问朱卓什么,也知道这钟声代表的是什么了,为了确定一下,我对朱卓说到:“可是弘忍大师?”

        朱卓兴奋的点头,说到:“就是弘忍大师!你们运气真好,弘忍大师很少有这样的例外,连续出现。”

        是运气好么?我有些怀疑,但也顾不得多想,对朱卓说到:“快带我们去。”

        朱卓自然是愿意的,因为它自己也很想去弘忍大师那里,按照它的说法,感受弘忍大师的超度,听弘忍大师讲解佛法,能够减轻它的痛苦,和让它的灵魂清醒。

        弘忍大师每次超度讲佛法的地方都是固定的,是在新城中的一处广场处,所以我们赶去的时候,发现路上密密麻麻的鬼物都是朝着那边赶去。

        在这一路上,我见到了最多的清醒的鬼物,就连一些已经不甚清醒,眼睛发红的鬼物也本能的朝着那边赶去。

        看见这一切,不禁让我感慨,在这个充满了各种负面情绪,独独缺少温暖正能量的所在之地,一个人能在这里创下这样的声名与威望,是多么的不易。

        我们随着拥挤的鬼群前进,觉远在我耳边说到:“这就是真正的大慈大悲,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慈悲所带来的感染力,惨一点儿假,惨一点儿自私,都不可能有这种效果,不过是善鬼也好,恶鬼也罢,都是灵魂。而灵魂是最敏感的所在,你的善意与恶意,在它们眼里总是直接的。”

        应该是这样的吧,因为在朱卓对我们莫名的信任上,我看到了这一点儿,如果不是灵魂的敏感,它何以在这种环境下,对我们几个陌生人如此信任?

        就算是在那阳世间,一个好人这样遇见我们,也不可能这样冒着危险,来信任我们。

        弘忍大师所在的广场离我们原本所在的那处街区不远,只是三个街口的距离就到了,朱卓告诉我们,如若不是如此,它就算再渴求见到弘忍大师,也是万万不敢外出的。

        我点着头,此刻已经身在了这处广场,这广场的名字颇为恢宏,叫做集军广场,可以想象在这处宽阔的所在,千军万马集结的景象,是多么的让人震撼。

        你可以感受到当初给广场命名的这位的野心,也可以在此时感受这万鬼齐聚的震撼,如果换成是军队又是怎么样一番景象?

        广场四周布满了雕刻与塑像,无一不是恶鬼大将的形象,而且充满了那种厮杀的惨烈感,广场的地下也布满了雕刻,低头一看,那感觉不怎么让人好受,竟然是浮尸遍野的雕刻。

        那些雕刻有的已经是风华的骷髅,有的则是将死未死的人,那感觉仿佛都是在人们的践踏下,发出了最后的嘶喊声。

        这广场的一切让人不怎么舒服,可随着鬼潮的一声声欢呼想起,在广场那个类似于点将台的地方,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影。

        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个人影的相貌,只是模模糊糊的看见那是一个穿着灰色僧袍有些佝偻的身影,非常的普通,非常的不显眼,可是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到点将台前,我的心里竟然感觉到了一股仁和之气在这广场慢慢的弥漫开来。

        这广场是一个惨烈的地方,我站在这里,就感觉站在一个刚刚结束大战的战场,却不想这个弘忍大师一出现,竟然凭借自己一个人的气场就化解了这里犹如战场般充满了厮杀,残忍,暴戾,绝望的戾气,让人心生祥和。

        我忽然就想到,觉远在刚才听见钟声评价他一句,已是快成佛的高僧,绝对不是信口开河,这样的大和尚是有资格去往极乐的,他却选择了这样一个极苦之地。

        慧根儿和觉远望向那个身影的眼神,全是崇拜,而我却已经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在这鬼物密密麻麻的广场,我们是要如何挤到前面去,能和这位传说中的大师交谈几句?

        我低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朱卓,朱卓却摇着小脑袋说到:“这是没有办法的,没人(鬼)肯让一丁点儿位置,都恨不得越靠近弘忍大师近一些,等一下弘忍大师布施纯净阴气的时候能够多分得一些,而且传闻中越靠近弘忍大师得到了‘安慰’和‘舒服’也就越多,谁肯让?

        听闻朱卓这样的说法,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一点儿,莫非还要让我打进去,可是那又怎么可能?所以只得问了朱卓一句:“怎么是传闻中?”

        朱卓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对我说到:“因为我从来都没有争取到靠前的位置,上次得到布施也是因为运气。”

        我无奈了,承心哥在旁边也听到了这一切,也用颇为无奈的语气对我说到:“等那弘忍大师超度完毕以后,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接近他吧?”

        唯今之计也只有如此,我点点头,刚想说点儿什么,却不想那个已经走到台前的弘忍大师却开口说话了,声音看似不大,却传遍了整个广场:“此次来这里,不为超度,不为讲解佛法,只为见得几个命中注定的有缘人,大家都散去吧,那几位有缘人自会来见我。”

        他的声音平静却充满了慈悲,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算隔着几乎一个广场的距离,我也感觉到弘忍大师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目光是落在了我们这一行人的身上。

        弘忍大师说完这句话以后,就闭口不言,盘坐在了那个点将台上,我有些担心鬼物不肯散去,毕竟这几句话说的模模糊糊,人人都可以认为自己是有缘人。

        却不想那些鬼物真的就这样没有任何怨言的散去了,没有半点儿纠缠不清,只有一些鬼物犹豫着上前,弘忍大师半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微笑着摇头,那些鬼物也就自觉的离去了。

        看见这一幕,觉远似有所悟的说到:“在原本就一心向善的人们心中博得一个大师之名不难,难得是在恶徒心中得到一个敬重,得到一点儿信任,而他却做到了如此地步,阿弥陀佛。”

        觉远的话让我从心底同意,同时也更加佩服这位佛门中人,能做到如此地步,能让觉远这种高僧都为之赞叹的人,天下间又有几个?

        拥挤的鬼潮在短短不到十五分钟,就已经散去的一干二净,我们为了所谓的低调,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直到此时,才发现我们是想低调也低调不了了。

        偌大的一个广场,就只剩下我们和弘忍大师两拨儿人,这样隔着一个广场遥遥的相望。

        “有缘人自会留下,是你们了,还不过来?”弘忍大师忽然开口,声音远远的传来,依旧是平和而慈悲的。

        这本就是我们早已预料到的结果,也说不上有多震惊,只是弘忍大师如此说了,我们就朝着他走去,相对于我们的平静,兴奋的是朱卓,它已经激动到快晕过去了,一边走,一边颤抖的不敢相信的说到:“我也会和弘忍大师有缘吗?”

        我们没有回答朱卓的问题,只是走到了弘忍大师跟前,仔细的看着他时,我们才震惊的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