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钟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钟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朱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窗外,那个等待‘大餐’的鬼物已经等到了它的‘大餐’,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跟阳间的饭菜无甚区别,它此刻正抓起一块‘烤肉’,正在大快朵颐,又不忘在大嚼的同时,给自己灌一口酒。

        在这寂寞,绝望,纷乱的新城,又有多少灵魂能够抵抗这样的诱惑?

        “非要在客栈内吞噬,是为了把一切都做的跟阳间一般吗?”我没有回答朱卓的问题,反倒是看着窗外这样问到。

        “是啊,内城的大人们说,这里一切都会尽量的贴近阳间,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新城才比旧城有吸引力啊,我觉得这样很好。就连弘忍大师布施的阴气也是阳间食物的样子,这样有时能让我感觉我还是活着的。”说到这个时候,朱卓的神情有些悲哀,又有些满足。

        这一切,看得我叹息了一声,是啊,一切都做成阳间的模样,自然是对鬼物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而通过这样的规则和方式,也会为自己培养出来一批厉害的存在吧?

        这个城的主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而这个城的‘主人’究竟是不是魍魉?郁翠子在其中又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其实我心中毫不怀疑,魍魉其实是有这个能力让灵魂大梦一场的如果它是厉害非常的魍魉。

        想到这里,我有些抱歉的望着朱卓说到:“可能我们不会住在这里,因为我们的时间很紧迫,原因就不对你说了。不过,你可以相信这位觉远师傅,他说你能得到一场很好的超度,你就能。”

        朱卓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黯然,更多的则是失望,可是在这座城里,那么残酷的环境下,谁都会有秘密,去打听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

        朱卓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问我们是为什么,只是小声问了一句:“时间会有多紧呢?”

        我和季风约定的时间是三天,我认为湖村最多也不会撑过五天,若以三天为限,我们进入这个鬼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如果是以五天为限,我们的时间再多也不会多过三天的。

        所以,我对朱卓说到:“我们只有两,三天的时间,我是指阳世的时间。”

        朱卓‘哦’了一声,说到:“阳世的时间和这里不同,这里的时间过得要快得多,大概在这里呆上两天,相当于阳世的一天吧。”

        这个我倒是能理解,就如同当年的鬼市,不也是这样吗?我自觉呆了很久,出来以后不过也只是一小段时间,你不能把梦境中的时间等同于现实的时间。

        “这里是怎么确认时间的?”我望着窗外,窗外的天空是一种灰蒙蒙的,带着几缕淡红的天色,和外面的湖面上那种紫红色的天空有些很大的区别,我不认为这样的天色,我能分辨出白天和黑夜。

        “现在是白天,天就是灰红色的,到了晚上,天就会变成黑夜,和阳世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城墙上所有的灯火也就会亮起了,等城墙上的灯只剩下八盏大灯的时候,又是新的一天了,天又会变成这种灰红色。”朱卓这样说到,语气有些无奈,这样看灯起灯熄的日子,他已经过了不少了吧?

        “弘忍大师下一次出现会是什么时候?”我又开口问到,通过对这座新城的了解,我已经对以后行动的方向整理出来了一个大概,那就是必须进入内城。

        我们没有时间去慢慢等着什么考验,然后进入内城,按照朱卓的说法,那需要按照城中的时间计算,呆上了几年才能实现。

        所以,通过这一些谈话,我有了两个方向,第一个就是最直接的办法,直接打进内城。

        第二个办法,就是见到那个弘忍大师,他能在这里不停的进行着超度,讲佛法的工作,一定就知道一些什么。

        按照这里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2比1的对比,我们可以再这里呆个6天左右,但如果在最后两天才能等到弘忍大师,那于我们也没有意义了,因为我无法估算我们会经历怎么样的大战,而且还要找师祖留下的线索,在最后才等到他,时间就已经不够了。

        看我这样问,朱卓拖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说到:“我之前说过,弘忍大师每五天会出现一次,基本上风雨无阻,很少有例外的情况。但你们相见弘忍大师,恐怕要等到四天以后了,因为他在前天才出现过一次”

        我一听,脸色变了,这个情况比我预料的最糟糕的情况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我预料的最糟糕的情况是弘忍大师昨天才出现过一次。

        看来,我们和弘忍大师怕是没有那个相见的缘分了,想到这里我叹息了一声。

        而在朱卓这里,我们已经呆了快接近一个半小时,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这样想着,我对朱卓说到:“我们对这个城不熟悉,已经迷路了。你能不能带着我们在这个城里转转,就是从这里到内城这样子的路线就可以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我没有什么报酬可以给朱卓。

        朱卓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到:“带你们去转转没有问题,可是你们也知道,我没本事,我一般活动的范围都不会出了这条街,除了在弘忍大师出现的时候,会走的远一些,还要依赖别人(别的鬼物)的保护,给别人保护费,带你们去了,我一个人可走不回来。”

        肖承乾一听就乐了,说到:“小子,我们可不需要保护费。”

        而我则温和的说到:“我们会送你回来的,放心吧。”以我的记忆力,只要走过一次这样的路,断然就不会忘记,送朱卓回来也不是问题,磨刀不误砍柴工,也不在乎这么一点儿时间。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打入内城了,时间也就充足了。

        朱卓重重的点点头,说到:“那行,和你们出去走一趟,这里的一些存在知道我有厉害的保镖,也就不敢欺负我啦。我也不用割肉了”

        “割肉是什么意思?”如月好奇的问了一句。

        “就是保护费,割肉也就是割自己的部分灵魂力给它们啊,或者是在弘忍大师那里得到了布施,分一大半给它们。不过没事的,这里毕竟是鬼城,都是阴气,割肉过后,过些日子总能恢复的,弘忍大师超度的时候,也能抚平这种痛苦。”朱卓说的云淡风轻。

        而我却对朱卓充满了怜悯,它是没有被吞噬,而是被当成奶牛一样的被这里的所谓强者圈养了起来,细水长流的剥削它,它在这里过得太不容易。

        或者,这已经是这里的弱者的一种生存法则。

        我无言的拍了拍朱卓的肩膀,说到:“相信我,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了,你会得到解脱的,很快就会。”

        朱卓疑惑的看着我,眼神中不置可否,显然它对于我这个说法是不相信的,人的灵魂也是人,人性就是如此,绝望了太久,就算希望真的出现了,他也不会相信,情愿保持着鸵鸟精神,继续麻木下去。

        比起一直痛苦颓废的过生活,一直充满希望的过生活,显然是一件更难的事,每一天充满了希望,也是一种对心灵的炼,可惜懂的人又有多少?

        所以,我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对朱卓笑了笑,然后说到:“走吧,那这就出发。”

        或许我们的存在给了朱卓极大的安全感,它也没有反对,很自然的带着我们就出门了,在跟随着它走出了大门之后,朱卓还在絮絮叨叨:“我怎么就这样跟着你们出门了呢?万一你们把我扔下,我找谁说去?可我还是愿意赌一赌,我心底还是有些相信你们的。”

        这种信任在这座新城里有多难得?望着满街的疯子,我认为朱卓给的这一些信任多珍贵,这个城市至少在朱卓的身上还没有完全的堕落,绝望

        走在街上,我们把朱卓围在了中间,态度都对它尽量的恭敬,不为别的,就为了它接下来几天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朱卓也意识到了我们这种行为,眼神中都是感激。

        就这样,我们默默的走了十几分钟,快要走出这条街口的时候,在远方忽然响起了悠远,古朴,洪亮的钟声

        朱卓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

        这钟声是有什么意思吗?我眉头微皱,一时之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