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规则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七章 规则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毫不犹豫的开口问朱卓:“你说的那个挺厉害的女鬼,可是叫郁翠子?”

        面对我的直接,朱卓一下子夸张的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一张小圆脸上做出这样的表情未免有些好笑,让我想起了年幼时的慧根儿,可是我还没来得及笑出来,一双小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你竟然直呼大人的名字,那可是不好的,不好的!要不小心被谁听到了,然后报给了内城,下场就是被吞噬啊。”朱卓的表情很认真。

        果真是郁翠子啊,我心里暗道。说起来我相信它的灵魂力可能天生强大一些,但我并不相信这种强大的灵魂力可以让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鬼罗刹,一定还有别的玄机在里面,这玄机可能也是我们来万鬼之湖的目的。

        毫不夸张的说,就以我的灵魂力强大的程度,我死后也没那本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成为罗刹。

        不过,面对朱卓的认真,我的心底还是小小的温暖了一下,这是一座城,有自己的规则和规矩,甚至还有人类世界特有的各种阴谋和竞争,唯独就是缺乏真情在其中。

        朱卓这样的表现,也是一种关心,在鬼城这种地方,这样的情绪就如钻石一般的闪耀。

        所以,我轻轻推开朱卓的手,摸了摸它的头,说到:“知道了,我不乱说了。”心说,如果它知道,我已经和鬼罗刹交手两次,对持三次,它会不会‘吓死’?

        朱卓有些不满的拿开了我的手,对我说到:“别像对小孩子一样的对我,我已经几百岁了。”

        我哑然失笑,倒是忘了这一茬,可在这时,觉远忽然望着朱卓认真的说了一句:“你会得到很好的超度的。”

        我知道觉远是认真的,不过朱卓不以为然,说到:“你是一个大和尚的打扮,但在这城中,无论是道士,还是和尚打扮的都不新鲜,多了去了,几百年间不知道多少和尚道士死在了这里,变成了游荡在这里的鬼,最后发疯的也不少。你别以自己生前是和尚,就可以说这样的话,放弃这样的希望吧,进入内城是要紧。”

        觉远不说话了,闭目,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念珠,再睁开眼时,脸上依然是一副笃定的表情。

        可是我心中却是震惊之极,死去的和尚道士?那不就是说,原来曾经进入过这里的圈内人,灵魂都没有得到解脱,反而是在这里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在这个时候我还真希望那个叫弘忍的和尚能够成功,让这些灵魂能够得到解脱。

        不过朱卓已经是懒得理会觉远了,更不会察觉到我内心的震惊,它此刻的心思全被肖承乾的一个问题所吸引,正在滔滔不绝的讲着。

        肖承乾的问题很简单,就一句话,你说我们有资格进入内城,那具体要怎么做?

        而朱卓最关心的就是问题,自然讲得分外认真,总结起来无外乎就是两条,第一条我们已经知道,要保持清醒,当然这个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而是在一定的时间内保持清醒,这个时限最少是5年,如果灵魂力特别强大,也可以放松一点儿,不过最少不能少于三年。

        “任何鬼魂,在进入城中就已经会被记得,至于是啥办法,我也不知道。总之,你们清醒了多少年,内城的大人心中是有数的。”朱卓认真的解释到。

        可是却听得我心惊胆颤,我此刻的状态是没有办法流汗,如果可以的话,我几乎会冷汗满身,这句话意味着我们进入新城,那个隐藏的敌人至始至终都是知道的。

        如果知道,为什么放任我们在城中乱走,甚至接触这里的鬼魂?它到底要做什么?

        大家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在朱卓诉说的时候,都忍不住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又装的若无其事,如果不这样,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随着朱卓的诉说,这第二条我才发现,我们也是知道的,那就是除了保持清醒外,还必须有强大的灵魂力,要到一定的底限,才能够进入内城。

        “这个底限就是打败守在内城门口的四位守城大人,就可以进去了。说起来,你们呢,只是有了进入内城的资格和底子,如果要提高,还需要吞噬”说到这里,朱卓的脸色有些黯淡,低声说到:“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因为必须吞噬掉别人,别人也就魂飞魄散了!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这里的生存法则。”

        我沉默,毕竟朱卓这种‘弱小’的存在,每时每刻提防的就是不要被别的存在吞噬掉,它过的很小心,很艰难,连出门都不太敢,从和它的闲聊中,我们早已知道,这里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所谓的房中,任何鬼物(除了内城的存在),都是不能进入房中争斗或者吞噬的,就算那些不甚清醒的鬼物也严格的遵守着这一条。

        那么漫长的岁月,我可以想象,朱卓大半的时间都呆在房中,守着一天又一天,那是何等的寂寞和绝望?

        在沉默着,如月无意的瞟了一眼窗外,却发现有一个鬼物抓着另外一个表现的‘奄奄一息’的鬼物进入了朱卓房间对面的那个客栈。

        “啊?这个客栈不是摆设,还真有人进去?”如月惊呼了一声,引起了我们全部人的注意力。

        朱卓看了一眼,没好气的说到:“当然不是摆设,这里每一座客栈都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因为在这里,只有客栈的房间,阴气是比较纯净的。要吞噬一般都在客栈进行,你们看,那个奄奄一息的鬼物就是要被吞噬掉了,它在客栈会被做成菜,另外一半则是上缴给内城,做为代价,可以在客栈里住上三天。”

        朱卓说话的时候,那个鬼物已经进入了客栈,交出了手中那严严一些的另一个鬼物,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开始等待起它的‘大餐’了

        这种画面本身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只是仔细想来却是让人毛骨悚然,活生生的吞噬,和人类社会人吃人又有什么区别?

        这和鬼头之间的吞噬不同,也和四大妖魂吞噬鬼头不同,因为鬼头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自己意志,纯粹邪恶的能量体吞生魂却

        朱卓见我们盯着客栈,很是认真的说:“看我,也没有招待你们什么。”说话间,就从凳子上跳了下来,打开一个靠墙的箱子,从里面很是珍惜的拿出了一碟馒头和一壶茶水。

        这些又是什么玩意儿?我好奇的望了朱卓一眼,至于承愿则捂住了嘴,好半天才说到:“你你也是吞噬别人?”

        茶水和馒头我们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是真的,联想起刚才朱卓说的话,灵魂在客栈里被做成菜,承愿这样的推测也不是没有根据。

        朱卓把馒头和茶水摆上桌子,说到:“我哪有这个本事去吞噬别人,这些东西也不是灵魂力那种东西,只不过是弘忍大师布施的纯净阴气罢了,这阴气就等同于我们的食物,你们难道做了鬼还不知道?吃吧,我一直收着,舍不得吃,毕竟弘忍大师的布施也有限,我是好不容易才抢到一次的。”

        朱卓这样一说,我们又再次对那个弘忍大师充满了好奇,不过也不忍心去吃朱卓的食物了,不过朱卓却不在意,说到:“你们以后可能就是内城的大人了,是我的希望啊,能够这样结识你们,是我的幸运,你们吃吧,不吃我反而不心安。”

        朱卓如此说,我们还能说什么?只能分食了那碟馒头和茶水,朱卓在我们的要求下,也跟着一起吃了,我们故意少吃,让朱卓多吃了一些,看它满足的表情,我不禁有些心酸,不只为它,也为这新城的鬼物

        原本是让人痛恨的冤魂厉鬼啊,此时却很难不对它们怜悯,怪不得大和尚们坚持要度化这里的鬼物,也怪不得觉远师门的考验会设在此处

        纯净的阴气从灵魂的滋养是难以形容的,就算此刻的我们在吃下这些简单的食物以后,也感觉到了全身的舒适,和一种异样的满足。

        “你们去申领一座房子吧,你们的能力是有资格一入城就申领房子的。”朱卓嘴里塞着馒头,忽然这样对我们说到。

        接着,它又充满希望的看着我们说到:“可不可以就在我附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