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惊遇熟人 为dsdsfgr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四章 惊遇熟人 为dsdsfgr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的,请神术基本上施术完结了,这个判断是不会错的,因为请神术的最后一个收尾手诀,在哪一脉都是一样的。

        在肖承乾充满遗憾的眼神中,他完成了最后的收尾手诀,然后在他的身后产生了一股能量的波动,在这种阴气遍布的地方,就算不用开天眼,我们也能看得分明。

        那个虚影十分的巨大,充满了气势,但还没有到让我们也受气势所迫,心底产生压力的程度,会是什么呢?

        下一刻,答案就出现了,竟然是一个‘天兵’

        天兵厉害吗?当然比起土地山神这一类的小神来说,是厉害的,可是也没有厉害到如此的程度,让肖承乾竟然全身被汗湿透的,用如此繁复,连我都不能完全记住,甚至有些陌生的手诀来请啊。

        严格的说来,天兵是道家常请的一个神,有些功力的道家人都能请神成功,这个算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肖承乾,他却冲我叹息着摇了摇头,难道是术法失败?我刚想安慰肖承乾一句,却不想他身后的能量又一阵波动,再次出现了一个天兵的虚影

        请双神,这的确是需要一些技术含量在其中的,我稍许宽心了一些,原来这小子这也不是纯粹的‘逗’我玩儿

        但不到两秒钟,第三个,第四个天兵的虚影接连的出现在肖承乾的身后,这就让我震惊了,因为我们这一脉的请神术,我师父算是最厉害的一个,他的天赋连我师祖都为之赞叹,但我师父曾经对我说过,他的上限就是请到三个神,或许请到的级别比肖承乾高一些,但

        我还没来得及震惊完毕,肖承乾的身后能量又一阵波动,我都差点爆粗了,想吼一句,这TM的还有?别玩了吧

        的确是还有,而且这一次出来的并不是天兵,而是一个天将!我一拍额头,差点站不稳,路山扶住了我,小声对我说到:“承一,你看见的绝对是真的,虽然我也很想晕倒。”

        虽说请神术请来的只是神的一部分力量和精神意志,得到多少,和请神之人的承受能力,还有功力的深浅有关,但如此惊世骇俗的,我的确是第一次看见,天兵也就罢了,其中还有一个比较高级的天将,这等战力,怕是和正常的中茅之术也有得一拼,狠一点儿的话,甚至能和传说中的上茅之术拼斗一番。

        此时,肖承乾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请来是一回事儿,要驱使他们自然还需要一部分的口诀和精神之力。

        这段口诀并不复杂,肖承乾念完以后,脚在地上跺了三下,然后睁开眼睛,颇有些得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大喊到:“天兵天将,听我号令,灭了这些鬼物,去!”

        这句话绝对是一句废话,不属于任何的口诀,肖大少爷纯粹是为了装逼而说,只不过那效果也的确拉风,他的一声号令之下,这些天兵天将的确就‘一窝蜂’般的从他身后朝前而去,扑向了那些鬼物。

        “我很遗憾,其实我想请五个天将的。”肖承乾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对我说到。

        看他得瑟的样子,我无言,我忍

        “承一,所以,你说你往你身上揽什么事儿呢?我早就厉害的很了,就是不忍心打击你而已,你说是吧?”肖承乾的眉眼间全是得意的神色。

        我看了肖承乾一眼,我再忍!

        我们遇见的第一个困难,到此算是尘埃落定了,按照这些天兵天将消灭厉鬼的速度,很快这里就不再是我们的阻碍,何况这些厉鬼还是被镇压之鬼?

        可就在我们以为轻松的时候,却不想在远处传来了一声悠远的佛号之声、

        “阿弥陀佛,施主可否手下留情,容得贫僧超度这些可怜之冤魂厉鬼呢?”这声音中气十足,明明听来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是那么的清晰。

        而这声音又是那么的耳熟,我是绝对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主人,他是我的朋友——觉远!

        可是可能吗?我有些难以相信,虽说觉远这小子行踪不定,而且因为经常在深山老林,贫困山区助人,度人,联系不到他,但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觉远。

        但是不可能吗?算算,我已经两年没联系上这小子了!

        但无论如何,在这种环境下,我是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觉远,也更不相信会在这里遇见他,毕竟这里充斥着冤魂鬼物,产生这样的幻觉不是不可能。

        “到底是谁?”肖承乾难得威风一回,却被别人叫到手下留情,难免心中会泛起不忿的感觉,更何况在这里,出现的往往不会是人,多半都是鬼物。

        但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慧根儿却在旁边开口了,他对我说到:“哥,好像是我老师,是我觉远老师。”

        是的,慧根儿一向都叫觉远为老师,当年慧大爷托付慧根儿时,就曾经指定了觉远,只不过,中间因为师父只能有一人,所以,慧根儿一直称呼觉远为老师。

        我看了一眼承愿,还算支撑的住,又看了一眼肖承乾,然后沉声对肖承乾说到:“暂时先停一下吧,或者来人真的是慧根儿的老师?”

        肖承乾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了我一眼,说到:“真有那么巧?”

        我苦笑了一声说到:“或许吧,其实我也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我不是鲁莽,你知道慧根儿这小子心思静透,或许会因为年轻陷入环境之中,但你说以他的心思要认错人,也是不太可能的,他已经开口叫老师了。”

        “那好吧。”肖承乾点了点头,开始施术暂时停止了天兵天将的活动。

        而在我们说话间,已经远远的看见了一艘船从那边的山边快速的朝着我们行来,比起我们这防护十足的小船来说,那艘船就显得简陋了许多,就像是普通的渔舟一般。

        远远的,我们就看见,在船上只有两个人,一个人立于船头,一个人正在努力的划船,速度一点儿也不慢!

        我们静静的等待着,不到五分钟,那艘船就已经靠近了我们,我用天眼仔细一看,发现来人真的是觉远,还有一个陌生的和尚。

        “老肖,承愿,收术吧。”我轻声的说到,既然觉远说要超度,我也没有理由不相信他,因为他的超度之力,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

        肖承乾见真的是我熟人,也没有什么抱怨的意思,真的就收了请神术,而在那边,承愿的速度稍慢了一些,但在觉远的小船靠近我们之际,也成功的成了合魂之术。

        小船轻轻的摆动了一下,是觉远的船靠近了我们,在承愿收了合魂之术以后,那些厉鬼开始快速的四处逃逸,觉远也来不及和我们说什么。

        只是抱歉的看了我一眼,就拿出木鱼,念珠,立刻盘坐在船头,开始诵经超度起来

        在这阴森,鬼气弥漫的地方,能听见超度的声音,自然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如同在大夏天里裹着羽绒服一般的感受。

        可是我们却丝毫不觉得滑稽,只因为觉远的诵经已经赫然多了一分神圣的意思在里面!

        我的天眼没有解除,我是亲眼看见,随着觉远的诵经声,一股带着温暖温和,还有一丝神圣意味的金色能量随着觉远的诵经声而逸散开来

        可是,为什么是要这里?我看了一眼觉远,发现两年未见,他好像有了一些改变,眉眼间竟然多了一份菩萨般的仁慈和悲天悯人,这是另外一种境界了吗?

        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