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二章 承愿的出手以及针对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九十二章 承愿的出手以及针对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我内心来说,我愿意相信承愿,可是从理智的角度来说,我不可能会放心承愿,我放开了阻止承愿的手,但始终在内心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在承愿掐诀的时候,我甚至小声的对路山和肖承乾说,一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就立刻出手护住承愿,而我是随时准备出手。

        “哥,最好快点儿。”慧根儿的声音从船头传来,并非说他力气不济,而是他在船上,这个着力点并不是很好,他要付出多很多的力气才能稳住船身,但反观陶柏,他没有特别的表现什么,但我感觉他比慧根儿轻松一些。

        这陶柏,真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你应该相信承愿的。”在此时承愿已经开始掐诀,肖承乾忽然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铁盒子,从中摸出一根细长的雪茄,很是优雅的点上了,然后对我说到。

        我看了一眼承愿,这丫头此时完全隔绝了五感,看她掐诀一板一眼的样子,虽然少了一些圆滑灵动,但胜在中规中矩,这小丫头很努力啊,可是

        “相信与放心是两回事儿。”我拒绝了肖承乾递过来的雪茄,他瞪了我一眼,估计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往事。

        “不过是一个鬼王级别的存在,比下茅之术请到的稍微厉害一点儿,如果你我要对付它,只要不在船上,起码有十种办法,它也不过是利用在水中的优势,利用精神念力,抓住咱们在船上的弱点,从船身上捣鬼而已。”肖承乾喷出了一口浓烟,淡淡的说到。

        他其实是在与我分析,告诉我其实船身稳住了,承愿对付这个家伙不成问题,是的,在船身稳定以后,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隐藏在水下的不过是一个鬼王而已,而在小地狱这种地方,存在一个或者数个鬼王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要合魂这个手诀是繁复的,看着承愿认真的样子,我很想伸手摸摸这丫头的头发,又恍然像回到了那个冬天,我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家属楼的上午时间过得太快,如今她也能一板一眼的和一个鬼王般的存在斗法了,虽然是我们老李一脉有些逆天,类似于‘作弊’的手段——合魂!

        但我知道肖承乾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我啰嗦,于是问他:“有什么话直说。”

        “我是想说,你该试着放手,懂吗?”肖承乾认真的对我说到。

        “放手什么?”我不解的看着肖承乾。

        “就是说不要什么事都抗在自己身上,自从决定要进入小地狱以后,你没发现自己神经紧张的都不像你自己了吗?看看吧,那里”肖承乾伸手遥指着远方,借着这自然大阵内独有的朦胧光亮,我看见他指的那个地方不就是黑山吗?

        原来大风大浪过后,我们才不会离开黑山不到几里,目光还能清楚的看见黑山的影子,也就是说我们才进入不远,就遇见了那么多事儿。

        我的脸色难看,可是却不愿意接肖承乾的话,对慧根儿吼到:“小子,再坚持五分钟,承愿就快完成了。”

        “嗯!”慧根儿回应了一声,我皱眉发现,慧根儿和那鬼王‘角力’,那鬼王就异常老实的和慧根儿‘角力’,如果是正常的鬼王,它早就会换别的方式攻击我们,这可真是怪事儿。

        “承一,你别逃避。”肖承乾打断了我的沉思,忽然喊到。

        我看着肖承乾,心中有一股子火,逃避什么了?我就是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对我重要的人,哪怕是怕所有的事情抗在我身上又如何?

        “你难道还不懂吗?我们是才进入小地狱,就遇见了那么多的事儿!你该放手,试着让每一个人独当一面,而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也包括我在内,不想帮你分担呢?就像现在的承愿,她说可以,你就放心让她去做,充分的相信她,你又一副自己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算什么呢?你不知道你这样,我们都很有压力?”肖承乾说到最后,情绪有些控制不住,竟然越说越大声了。

        这时,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我,承心哥忽然叹息了一声,对我说到:“承一,他说的对,这次你就退后几步,看承愿发挥吧。”

        承心哥说完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跟着点了点头,我心中气结,怎么每一个人都反对我的样子?难道他们不明白,我只是不愿意再失去,不能够再失去吗?我情愿失去我自己,我也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我是山字脉啊,我应该承担的!!

        我很想大声的说不,但在这时,做为一个局外人的路山,一把把我拉到了后方,在那边承愿已经完成了合魂的手诀,到了最后要释放合魂的阶段了,这个阶段对灵魂力底子的考验异常的严格,这种事情我做来很轻松,但承愿做来却是有些吃力,她涨红着一张脸,一张脸蛋儿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儿

        我看着又着急了,这一次却是肖承乾紧紧摁住我,对我说到:“找寻上一辈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凭什么你要大包大揽,你看看你这神经过敏的样子多么欠揍?”

        我很是火大,想要推开肖承乾,却不想这时,承愿忽然闷哼了一声,接着,一条蛟魂就从承愿的身体飞出,一下子缠绕上了船外那双怪抓的手臂!

        “看见了吧?”肖承乾放开了我,而我因为紧张而捏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那蛟魂望了我一眼,在下一刻咆哮了一声,用力的一搅一拉,然后腾空而起,竟然生生的把那双怪爪拖开了去!

        盘坐在船舱中的承愿此刻已经睁开了双眼,但是眼中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神情,我心知肚明,因为刚才蛟魂看我的那一眼,分明流露出了一种情绪,是让我放心的情绪。

        竟然是比我状态还完全的合魂,此刻可以说整个蛟魂就是承愿的意志,因为那条蛟魂竟然连眼神都可以给我传达承愿的意志!

        如果她的功力再精进一些,她甚至可以直接利用蛟魂直接作法

        不愧是家传几代的蛟魂,我来不及震撼,在下一刻,蛟魂就已经放开了缠绕那双怪抓,一个摆尾,尾巴狠狠的击打在了那双怪抓之上!

        水面之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那双怪抓一下子缩回了水下,水下开始翻腾起浪花,就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看着就如同在酝酿一场大的风暴。

        可是在天上的蛟魂,眼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屑,下一刻,就冲入了水面之下。

        “承愿,不要”我大喊了一声,因为我放心不下,我怕水面之下就如同我看见的那个地狱之门一般,隐藏了大量的鬼物。

        这一次却是被承清哥拉住,他一如既往的平静,对我说到:“承一,放手让承愿去做!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刚才蛟魂那一系列灵动的表现,是承愿和蛟魂的合魂完全的契合,连蛟魂原本的战斗本能都被本能的用出来了吗?”

        我看着承清哥,喃喃的说到:“承清哥,怎么你也?”

        “蛟魂以前封在印中,元懿大哥他们那一脉最多就只能发挥一个封镇的作用,你何时看见过蛟魂如此战斗,特别是那一摆尾,还有熟悉的缠绕,你难道没发现,蛟魂在承愿的手中完全复活了吗?你不要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抗,说起合魂,现在的承愿比你厉害,你还不明白吗?”承清哥少有的,不容拒绝的对我说到。

        这一次,他没有把我放在大师兄的位置,在我紧张的沉默中,他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到:“承一啊,我也会出手的,会与你一样,用生命来战斗。我只是提前给你打预防针,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像现在对承愿一般,什么都恨不得大包大揽的放在自己身上。”

        承清哥的话刚落音,在离我们十几米处的地方,水面一阵翻腾,接着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吼声,我们看见一个巨大的紫色身影冲出了水面,开始在湖面的上空不停的挣扎翻腾,而在它的身上紧紧的缠绕着的,正是蛟魂!

        在这边,我看见承愿有些木然的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元懿大哥曾经用过的那个大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