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鬼湖的大门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八章 鬼湖的大门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大脑有些昏昏沉沉,迷蒙中,哪里还有水下的人脸?哪里还有那一团团的阴气所化之雾气?

        只不过,那一口喷出的鲜血让所有人都担心之极,在我昏沉虚弱之际,被众人七手八脚的架入了船舱。

        “水”我低声喊了一句,立刻就有人端来一碗清水,我接过‘咕咚咕咚’喝下,一股清凉之意冲上大脑,总算让我昏沉胀痛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些。

        我伸手抹掉嘴角的鲜血,明白这一切的反应不过是使用天眼过度所造成的后遗症,休息一下也就没事儿了,但是我所看见的我的内心又是一阵沉重!

        “承一,你看见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看见我稍许好一些了,季风忍不住开口问到,毕竟在这里死了两个守湖一脉的人,季风太想知道原因。

        “除非前辈高人,否则任何人,包括我在内,下水都是必死之局。在这里,发生了极大的变故。”我努力的组织措词,尽量用季风能够接受的语气来诉说这一件事,我怕他冲动,更怕他知道真相后崩溃。

        即使我,看见这一切,内心也有一些崩溃。

        听闻我这样说,季风的脸色稍许好看了一些,而肖承乾格外‘三八’的给我揉着太阳穴和眉心,然后说到:“别磨磨唧唧的,要说就说具体一点儿,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到底发现了什么?我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问季风要来他的酒喝了一口,又点上了一支烟,才有勇气诉说这一切:“老肖,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鬼罗刹那个县城吗?承真说在那里发现了一条自万鬼之湖流动而来的阴脉,这是第一点。接着,还记得我们刚入湖时,忽然而来的雾气,那些鬼物是怎么上来的吗?”

        肖承乾皱着眉头说到:“怎么不记得?雾气从水下而来,鬼物也是从水下而来。你是说”

        “是的,其实事情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困在万鬼之湖的鬼物已经破坏大阵,打通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到,阴脉所向之地,应该就是通道所及之地!”我简单的说到,说完这句话已经疲惫之极。

        这样的后果不用我说,都已经很可怕,这条阴脉在蔓延,湖里的鬼物就通过这条阴脉慢慢的涌出来,如今我们所知这条阴脉的尽头在那个县城,还不知道是否会继续延伸,就算这条阴脉不继续延伸,但如果有一天,那些鬼物通过这条阴脉到达了那个县城,所过之地

        想到这一层,我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我这句简单的说明意味着什么,连一向洒脱的肖大少此刻也有些慌了,原本他是在帮我揉着脑袋的,一听我这样说,一下子失了神,手都揉到我眼睛上来了。

        我甩开肖承乾的手,苦笑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季风已经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问到:“这下面,下面那鬼物多吗?”

        “我所看到的有限,已经是密密麻麻,这里就相当于是一个门,一个万鬼之湖通往外界的门,你此时应该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了吧?掉进了鬼窝啊。”我摇头对季风说到。

        季风有些失神的靠在了船壁上,脸色比我还难看,他喃喃的说到:“完了,完了这围困我们村的鬼物不是杀之不绝了吗?如果上层再不出手,我们村就是第一个要被毁灭的地方,要变为死村!不,不行的,就算是死村,我们也要死守!我们是守湖一脉,对,修补阵法,修补阵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说完,季风就朝着船舱外冲去,我却一把拉住了季风,这件事情的真相一揭开,几乎把季风刺激的有些神智不清了!

        因为这件事情的背后就是绝望,自然大阵存在了多久?有据可考的也是几百年了,它一直吸引着方圆百里(只是一个大概范围)的鬼物,那在这里面累积了多少的鬼物?如果全部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自然大阵中间一定还有秘密,但这不是我现在能思考的关键,关键在于这其中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好消息就是这些鬼物据我所知,都是被莫名的控制了的鬼物,还没有多强烈的自主意识,如果说找到那个控制它们的关键,那么事情就还有转机!

        这个关键应该就是魍魉,那种以吞噬鬼物为生的存在,而且阵中还有我师祖留下的契机,如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入阵。

        想明白了这一层,我对季风说到:“大阵自然是要修补的,事情也并非没有转机。如果你相信我,你们就在这自然大阵的外围等待,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待,千万不要靠近这三根柱子了。三天,你们等我们三天,这里面的范围不算太大,三天时间应该完全够了,如果我们三天不出来,你们就离开,从别的方向离开,去寻找救援!如果三天后,我们出来了,你们也可以安全的修补大阵了。”

        “嗯!”季风重重的点点头。

        我原本是想让他去找江一救援的,毕竟江一背后应该是这个圈子明面上最大的一股势力了,但想想到底没说,因为守湖一脉背后的势力原本就是错综复杂的,他们也自有一股力量,说不定最后会牵扯到江一,但是我夹杂在其中,最好还是别多事,就因为我不能完全的信任江一。

        事情只能暂时这样处理了,两条船离开了这个充满了危险的‘大门’,划到了另外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我回到了我们的船上,季风他们就将在这里等待三天。

        也只是三天罢了,他们的食物什么的,都应该能撑得住!

        交代好了一切,我们终于朝着自然大阵出发了,慧根儿在前面沉默的划着船,脱掉了上衣,纠结的肌肉随着船的滑动,鼓胀出好看的线条,充满了力量。

        就如我们每一个人,说到底都不算弱者,但自身的力量是否真的就可以依靠?保证我们在阵中不会出事儿?没人有答案,有的只是知道了万鬼之湖‘大门’已开,更加沉重的心情。

        我蹲在船舱之中,狠狠的撕咬着手中的肉干,吞咽着有些硬的干饼,船外,一弯弯月也已爬上了天空,行程加上一些事情的耽误,我们终究还是在快要入夜的时分才能进入这自然大阵了,可真不是个好时间!

        我的吃相并不好看,有些狼吞虎咽,毫无形象的样子,但大家的吃相都是如此,包括几个女孩子,老李一脉从来都信奉吃饱了饭才好办事儿的理论,在场的人除了路山和陶柏,几乎都和老李一脉能扯上关系,自然也受到了这个理论的理想。

        而路山和陶柏受我们的影响,自然也变成了这副吃相,我们不愿意说的是,怕这是最后的晚餐,那么当个饱死鬼也总比当个饿死鬼好得多!

        “哥,额要划进去了。”慧根儿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我正在费力的吞咽着一块干饼,忽然听见这个,心情一沉重,竟然连声的咳嗽起来!

        然后站起来,朝着船外看了看,就是那座黑山,已经划到了这里吗?我当然知道,只要划过这座黑山,我们也就正式进入了自然大阵的中心地带,也就是传说中的小地狱,鬼物所在的中心地带。

        灌了一大口水,我的感觉却像是灌了一大口酒,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英雄一去不复返的壮烈。

        “进来,把东西吃饱了,再进去!咱们吃饱了,就好进去打架!”我扯着嗓子对慧根儿喊到。

        “来咧。”慧根儿应了一声,扔下了船桨,进来抓起干饼就吃。

        我还是习惯的把手放在慧根儿的光头上,有些宠爱的看着这小子狼吞虎咽,他包着一嘴的干饼对我说到:“哥,额忽然想吃蛋糕。”

        “不是从那以后就不吃了吗?”我的心里忽然有些难过。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师父在我心中,额又何必老和蛋糕过不去?刚才要划进去了,额忽然就想,这一去说不定额就死咧,不如和蛋糕和好算了。”慧根儿有些傻气的对我说到。

        “呵呵!”我摸着慧根儿的光头笑了,然后说到:“和好吧,就算不死也和好!本来就不能吃肉了,再不吃蛋糕多亏啊。”

        人,可以在心中永远的放着另外一个人,但当时的情绪也就放手吧,真正的感情永远是寄托在那个人身上,而不是当时的情绪。

        就如,慧根儿的感情所在是慧大爷,而蛋糕不过只是当时的情绪。

        船外,弯月幽幽,船下,水波荡漾,前路那就是我要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