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二章 魅?魍魉?退去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八十二章 魅?魍魉?退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而事实上我们的判断是对的,因为在下一刻真的就像有一个巨大的身影破浪而出,溅起了无数的水花浪头,劈头盖脸的朝着我们打来!

        可是那样的水花浪头却没有实质性的打湿我们的身体,不像刚才是两股精神力量的碰撞,实质性的溅起了巨大的浪花,这种再惟妙惟肖也只是幻觉罢了!

        但就算如此,那种真实的感觉也足以让人惊心动魄,不要以为幻觉不能杀人,在若干年以后那个著名的死囚试验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蒙上犯人的眼睛,佯装在犯人手上划上一刀,然后让水滴落一夜,生生的吓死了犯人。

        这就是心理幻觉的威力!

        我现在还能保持清明,感觉不到水的实质,不过是因为我站在承心哥的身后罢了!

        “大家都不要出来!”我沉声的说到,那边的船,肖承乾和季风已经把众人拉进了船舱,封闭了船舱,看样子也摆好了玉符,发动了保护阵,相对来说,我们这边直面的精神幻觉斗法是更加的危险。

        所有人都依言呆在船舱,脸色都很沉重,因为一股要命的威压已经扑面而来,他们看不见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已经清楚的看见水面泛起了一片鲜红的颜色,就像鲜血完全的氤氲在水中划开,妖异却危险的颜色。

        我看见那片红色慢慢的浮现在整个水面,然后从水面升起,原来从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全身红袍,雪白的长发一直垂落到小腿,可是这副装备之下竟然是一张‘骷髅脸’,不同的只是这骷髅有一双灵动的眼睛,眼圈周围是深重的黑色。

        这张脸按说是异常恐怖的,可是又有一种邪异的魅惑,那裹紧在身上的红袍被风吹动,陡然展开,就如铺天盖地一般,红袍之上,竟然有大片大片的粉红色运气。

        “红粉骷髅吗?到了这种程度!好一个魅!阵中是有魍魉么?那就是白哥哥的事情了。”承心哥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面对如此巨大邪魅的形象,他就如同没有压力一般。

        但我分明看见,他的眼珠已经变成了碧色,第三条狐尾也终于显形,随着前两条狐尾在风中轻轻摆动,一头黑发也跟随变成了白色,瞬间就是及腰的长度!

        当然这也只是影响人的幻觉,承心哥本身的形象如果一开天眼就知道没有任何的改变。

        “还不能合魂,那也就只能斗斗看了!”又是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还是立在船头的承心哥在说话,恍然一看,承心哥在此刻已经俊美的简直非人类了,狐狸果然都是一种爱美的动物。

        也难怪有传狐狸这种生物雌雄同体,因为无论男狐狸,女狐狸一旦成精,都是颠倒众生的存在啊!

        我望着天空中的所谓红粉骷髅,心中暗自叹到,只不过我也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还不能合魂,承心哥现在的状态也只能等他清醒了之后,再问他了!

        不过,魅,魍魉?我大概能了解这万鬼之湖内的一些事情了,果然,很不简单!鬼罗刹的成型或许是必然的吧!

        前路比我想象的还危险,但心中有底了,我反而没有一开始那种不安了,相反,心中有了一股奇异的安宁感,人的恐惧源于未知,只要知道了,还有什么好怕?

        承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了船舱,站在了我的身旁,同我一起看着天空中那个已经完全现形的红粉骷髅,此刻的它开始以一种怪异而轻灵的姿态舞动身体,就像在跳动一曲原始而充满了诱惑的舞蹈,大片大片的粉红雾气从它的身体飘出,一下子弥漫了整个天空。

        “粉色的天空,其实看起来很漂亮呢。”承愿忽然在我耳边说了那么一句,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承愿已经出来了,立刻责备的望向她。

        承愿对我吐了吐舌头,然后小声的对我说到:“不行就让我来帮忙吧。我好像可以合魂了,虽说只是入门!”

        “你可以合魂了?”我的眉毛一扬,显得难以置信,合魂这条路我可以说是走了三十年,虽说有傻虎的魂魄残缺的最厉害的原因,几乎可以说是快消失了,但承愿这

        “蛟魂我们元家供奉了好几代人了,这个可以理解嘛,我”承愿小声的对我解释到,但这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开来,瞬间让我和承愿退了两步,也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承心哥身上的幻像彻底消失了,他又变回了正常状态的承心哥,忽然的闭眼盘坐在船头,而在他身后,我再一次看见了久违的嫩狐狸!

        不是那个迷你的可以坐在人肩头的嫩狐狸,而是一只优雅的慵懒的巨大的嫩狐狸,摇动着三只尾巴出现在了承心哥的身后!

        随着它的尾巴轻轻的摇动,湖面的上空竟然吹起了带着浅碧色的旋风,那粉色的雾气就这样被席卷一空!

        “呵呵呵,三尾狐狸我就猜到”天空中那巨大的红色身影忽然开口说话,声音说不出的娇媚。

        而那边嫩狐狸并未开口,而是半睁着它的一双碧眼,默默的看着红粉骷髅!

        倒是盘坐在船头的承心哥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原来一只鬼罗刹的本体是这个,可怜化作红粉骷髅,想迷惑众生!事实上却是一个可怜的情伤女子,真的是越缺什么,越想有什么吗?”

        嫩狐狸原本就是承心哥的共生魂,承心哥此时的说法肯定是代表了嫩狐狸的说法,或者嫩狐狸的灵魂还没有恢复到可以清楚传达意志的程度,只能借承心哥的口来传达自己的意思。

        我忽然有一种冷汗满头的感觉,嫩狐狸是怎么知道鬼罗刹的前世今生的?直指人心的精神力还真是可怕,但我也暗自下定决心不要和狐狸吵架,人家可以不带一个脏字儿,甚至语带怜悯的戳你内心最疼痛的地方,这还真是

        “吼”显然鬼罗刹被嫩狐狸刺激的不轻,一下子到了暴怒的边缘,长长的白发也开始疯狂的摇摆起来!

        嫩狐狸也不再慵懒,一下子站起了身子,弓起了后背,三条尾巴直直的立着,一场大战眼看着就一触即发!

        可是在此刻,从那貌似很遥远很遥远的湖心深处忽然传来一个充满了沧桑邪恶的吼声,悠远却清晰,震的连我都感觉内心一阵翻腾!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傻虎瞬间清醒过来,在我灵魂深处咆哮了一声!仿佛是在不满什么,也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战意!

        魍魉吗?那有没有魑?如果有!我明白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到万鬼之湖来了!

        我的眼光也飘向了声音传来的远方,傻虎不屈,我这个与他共生的人又怎么可能屈服,尽管我感觉内心翻腾不止,有一种想掩耳躲避这吼声的冲动!可是我依然站直了身体!

        这吼声只持续了不到十秒就停止了,而天空中巨大的鬼罗刹忽然也消失了,又变回了那个正常状态的鬼罗刹!

        面对鬼罗刹的忽然退却,嫩狐狸充满了疑惑,也变回了一只正常的狐狸大小,站到了承心哥的肩膀上,甩动着尾巴!

        在那一刻,我仿佛一下子能洞悉到鬼罗刹的犹豫,仿佛也把握住了什么,然后一步朝前的走到了承心哥的前面,立在船头对鬼罗刹说到:“郁翠子,不要在这里和我们缠斗了,你怕也是受制于人,还是赶紧去办你的正事吧!总有一天,我们会交手的,而那一刻不会太远了。”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一些紧张,因为在此刻我收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意念,大意是白哥哥,我只是勉强支撑吓吓那只魅,要真的动手,我恐怕还不是它的对手,特别是现在,我已经受伤了。

        这话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对我说,可下一刻,我灵魂深处的傻虎就低吼了几声,似乎是在安慰!

        白哥哥是这家伙吧?这样一想,我和承心哥还真是无奈,一个变狐狸男,一个变白哥哥什么的!

        心思虽然复杂,但我面对着鬼罗刹却一副有恃无恐的坦然模样,对它说到:“莫非你现在还想大战一场,来吧,我们都会动手!”

        嫩狐狸配合的又再次站了出来,飘上了天空,我的傻虎也忽然开始咆哮,甚至我拿出了那窜沉香串珠

        鬼罗刹忽然呵呵呵的轻笑了几声,然后一抖身上的红袍,低声说了一句:“每一个男人都是陈诺,而每一个陈诺到底都是该死的!你们会死的!”

        说完,它竟然真的就退去了,剩下我在船头长吁了一口气,心中默默祈祷,郑大爷,你们可要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