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入湖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八章 入湖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原本以为这一里多的路会走得很艰难,但事实上这一路上莫说是阴魂鬼物,就算是鬼雾都没有见到一点儿,除了天空低矮阴沉,有一种压抑的雨来之势,让人内心压抑,这一路上我们根本没有遇见任何危险。

        翻过那个小山坡,万鬼之湖就已经在我们眼前,带着淡青色的清澈湖水轻轻的怕打着岸边,整个湖面上笼罩着薄薄的青烟,远处的景色有些看不清楚,但传闻中的万鬼之湖竟然颇有一些烟波浩渺的美丽,让人不会把这里与出名了的凶地联系在一起。

        “承清哥,你要不要开一卦,来算算我们这一路为什么如此安静,原因是什么?”看着万鬼之湖的美景,我的内心却并不安宁,反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危机感淡淡的弥漫在心间,我皱眉思考,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只能求助于承清哥。

        承清哥很是淡定,斜了我一眼说到:“命卜岂是万能?!能搅乱天机,在未来的长流中,得到一些明确的提示已是不易,怎么可能是用来解答你疑惑的玩意儿?”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虽然不介意承清哥的话,但脸色却愈发的难看,承心哥对我说到:“一路无事本就是幸运的事情,按照你所说,反倒巴望不得发生点儿什么,没有发生你倒不安了,这是什么怪道理?”

        “鬼罗刹始终也没有出现,万鬼之湖估计还有了不得的存在,特别是这些鬼物,我现在回想起来,无论是在鬼雾当中的,还是鬼雾之外的,都像是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它们”我有些沉重的说到,却被肖承乾打断了我的话。

        “我说承一啊,不管是吉是凶,总是要进万鬼之湖的,你就算搞清楚了前因后果,危险也不会因此减少半分,走吧。”肖大少爷倒是一向潇洒。

        我没有再多言,我想我们这行人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答案,又何必在行动前给自己人泄气?虽然我自己认为,能弄清楚前因后果,对我们的行动肯定有利!

        “陈哥儿,走吧,船在那边。”季风好心的对我说到,他所指的方向,不正是有两艘怪异的船停在那里吗?

        在我的印象中,一般的木船就是一个船底,加一个船篷所构成,然后一头一尾是站人划船的地方,但是这俩艘船却是一个椭圆型,远远看去,就像体育比赛中的橄榄球。

        走进了,我才发现,原来这船的船篷是活动的,可以拉扯下来,瞬间就封闭增个船舱,封闭后的船舱和船底连在一起,所以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橄榄球。

        在船篷上刻画着复杂的阵纹,季风在一旁对我解释到:“这船上的阵纹是几百年前的好多位高人联合起来一起研究出来的一个阵法,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船里的人,后来这船终于造了出来,自然也就刻画上了这种阵法。说起来,这阵法曾经被完善过一次,还和你们的师祖有关系,因为这阵法就是你们师祖完善的。”

        又和我师祖扯上了关系?!我简直对我这个从来没有见过,但却无处不在的师祖无奈了!

        说话间,季风又掏出了一小包东西给我,打开一看,里面是十张玉符,就像上次我出入鬼雾的时候,郑大爷给我的东西一般。

        这十张玉符上刻画的符文比郑大爷给我的玉符刻画的符文要复杂的多,我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只能疑惑的望着季风。

        “再简单的阵法,都需要一个阵眼的震阵之物才能启动,这些玉符就是船篷阵法的启动之物!我们也没办法再仿制,每一次用都需要长期间的‘祭炼’,这些玉符可以支撑整个船的阵法三刻钟,三刻钟以后所以,你们要掌握好用的时间啊。”季风认真的对我们说到。

        “你说只能三刻钟?”承愿显然对于那么复杂的阵法只能支撑三刻钟有些难以置信。

        “以前的话,也只能支撑两刻钟多一些,还是你们师祖完善了阵法,才能支撑这么久啊!别小看这三刻钟,在阵法启动的三刻钟内,就算是最厉害的阴魂鬼物来了,也丝毫不能影响你们,攻击你们!这船本身就具有防范阴魂鬼物的作用,不要忘记了它所有的木料,加上道家的祭炼,那可是”季风急急的给承愿解释到,显然他是很为这船所骄傲的。

        此时,万鬼之湖微微有些起风,吹动的湖面上的青烟开始飘散流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慌,总觉得要快些离开这里才好,我打断了季风的话,说到:“给我们说说这玉符怎么用吧?我觉得我们还是快些出发,快去快回的好。”

        季风被我打断,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冲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才拉开船篷,跳上了船,开始详细的给我讲解玉符需要安装的位置。

        我注意到船里储备有一些干粮和清水,又不解的望着季风,在这里湖面上还需要储备这些?

        季风倒是很快就看出了我的疑惑,对我解释到:“这是前些天你们要出发,我们特别准备的,谁知道(万鬼围村),你们是要进到自然大阵里面的,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但一直有个传说,就是那里面的水不能喝,那里面能逮住的鱼也不能吃,而且里面是很容易迷路的,虽有引路灯,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用,总之准备一些吃食,总是有备无患的。”

        我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从季风的说法来看,那自然大阵里面的危险怕是比我预想的还要多,甚至我们有很大的几率被困在里面。

        怕我疑惑,季风忽然走到接近船头的位置,扯开了一块一直盖着某样物体的花布,在花布之下,竟然是一辆小小的铜马车,车上立着一个伸着手臂的小人儿,看起来倒像是一件儿精巧的艺术品。

        “这是?”我疑惑不解。

        “这就是引路灯,据说灵感是来自上古洪荒传说中的指南车,是仿照着传说中指南车的样子做的。”季风舔了舔为我解说的有些干涸的嘴唇,说起这个的时候又免不了有些自豪的样子。

        仿照传说中的指南车做一个引路灯?这其中有什么寓意吗?我一时半会儿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线索,却又想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只是皱着眉头沉吟了一阵儿,也就作罢了。

        季风好心的把引路灯给我们搬到了船头,然后才说到:“让你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用这引路灯,一是因为装在这车里的引路香不多,给你们备的量也算充足,但最多也只能坚持一个小时,通常的做法是实在找不到出路,才点燃那么一会儿,然后再根据所指引的方向前进。这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这引路灯一旦点燃,船上就如同装了几十个探照灯似的,鬼物都会察觉到你们,这个我不用多说了吧?”

        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我暗自咂舌,如果说号称小地狱的地方,鬼物都看见了我们,那后果坚持没办法想象,看来如非必要,真的不要用这个引路灯了。

        “这船很轻,很是好滑,你们当中有划船经验的人吗?”解说完了一切,季风好心的问到我们。

        我们面面相觑,说实在的,我们当中还真没有人会划船!季风架起船桨,拿出撑杆,对我们说到:“倒也不难,这样!就由我送你们一程吧,拿几个人来,我教你们划船!等我们到了外围,再由你们自己划吧。”

        季风刚说完这话,湖面上已经起了阵阵的大风,风势来得很猛,瞬间就吹皱了一池的湖水,连同湖面上笼罩的青烟,也吹散了很多,远方湖面上的一些山影,也能模糊的看个大概了,我也就在此刻,内心忽然涌上强烈的不安。

        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快速的离开,没时间再啰嗦了,我几乎是用催促的语气对大家说到:“快上船离开吧,这风起的不正常!季风,你就暂时在我们船上吧。”

        这两艘船一大一小,大船自然是给我们备着的,听我催促,大家有些奇怪,但我们本身就要入湖,倒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在我的催促之下,大家纷纷都跳上了船。

        “开咯”!季风拿起撑杆,用力之下,船儿终于晃悠悠的离开了水面,荡开了层层的水波。

        我就站在季风的身后,有些出神的盯着那层层的水波,只是一出神之下,我总觉得水波之下隐藏着什么,好像有些无数的身影在水面之下,其中有一张脸,忽然就抬头望着,冲着我阴沉的一笑

        我一下子寒毛炸立,却又在此时,有一双手搭上了我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