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将入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六章 将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惜我都没问问承清哥。”心中有着疑问,我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两天因为身体还有些不适的原因,老是坐在门口发呆,他们都在忙碌,我竟然不知道承清哥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推算出了那么大的事情。

        “我给你说不是一样?”郑大爷抿了一口米酒,然后开始对我娓娓道来:“那个承清小娃娃推算出的结果是,变故出现在万鬼之湖这一路上,就是说这一路的雾气会在三天时间内渐渐褪去,原因是因为万鬼之湖里的变故,这个变故是天然的。”

        “天然的?”我原本正在倒第二碗米酒,听见郑大爷这么一说,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显然没有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万鬼之湖几乎吸引着方圆几百里的鬼物,原因不明!分析的只是这里的环境适合鬼物,但何以‘触角’生出了那么远?这其中的玄机怕是我们不能理解的!你只要理解,这一次鬼潮爆发,万鬼之湖这天然的作用又在发挥了,正对着万鬼之湖的那一路,会淡去,破开咱们这个小村完全的被包围。”郑大爷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抿了一口酒,看他的神情似是有些兴奋,毕竟老天爷终于给了一条路。

        我对承清哥推算出的结果自然不会怀疑,但这是破开了小村的包围吗?不过是才逃狼爪,又入虎口了,毕竟那个出口对着的是万鬼之湖,在鬼潮爆发以后,那里怕是比这个小村更加的恐怖吧?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想法,郑大爷说到:“这也就是承清那个小娃娃推算出来的唯一机会,也就是说唯一的机会在万鬼之湖内,只有去一趟万鬼之湖,才能彻底的化解这个小村的危机。”

        “您的意思是?”我此刻已经倒好了第二碗米酒,喝了一口,酒壮怂人胆吗?至少我听着要去万鬼之湖,不震惊也不害怕!

        在我骨子里的想法是,与其在这里围困,如果有机会,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得去闯一闯,而原本我们就是要去万鬼之湖寻找一些东西的。

        “我的意思很简单,待到那一路的鬼雾散尽以后,我会派人和你们一起去万鬼之湖,当然,沿途由我们掩护你们!我的人会抓紧时间修补大阵,毕竟我们这里藏有详细的阵图,而你们就去找寻一下你们师祖留下的契机!承清那个小娃娃推算出来的结果是化解的关键在于那个契机。但在这之后,因为牵涉到你们和他自己,他就推算不明了!说来惭愧,我们这个小村的命卜二脉,那本事比起承清那个小娃娃差远了,更加推算不出什么。”郑大爷说话一如既往的直接。

        在他口中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事,他一口气就说出了三件,我们去万鬼之湖冒险也好,他们的人修补大阵也好,还是掩护也好,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啊!

        但同时我心中也有淡淡的自豪感,承清哥,我老李一脉到底是了不起的。

        看着我不说话,郑大爷以为我是在犹豫,他叹息了一声说到:“让你们去为这个村子冒险,是我自私了一些。但是,承一啊,你要知道,我也并不是为了这个村子,而是这个村子的意义是守在万鬼之湖的第一线,我们倒下了,不知道接着要发生什么样的悲剧,想想是很可怕的!修补大阵是为了以后的百年安宁,让你们去找寻契机,也是为了以后的百年安宁!我的命算什么?代表村子里的人说一句话,他们的命也从成为守湖一脉开始,就交付出来了。我”

        “郑大爷,我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我原本也就要去那万鬼之湖。我刚才只是在为我的师兄自豪而已。”我认真的对郑大爷说到。

        “你哈哈,好小子!”郑大爷使劲的拍着我的肩膀,然后说到:“我就知道我这米酒给你喝了,不会浪费!这世间的道义与守护总是要人来担着,我们道家之人有时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些,看得远一些,也就责任大一些!守湖十年,会得到什么样的报答,其实早已不是关键,在这里每一个呆满了十年离去的人,都已经认同,在这十年中,早已把守湖当成了一种生命中的责任。”

        守湖十年,原来这里的村民是这样存在的啊?可是郑大爷他?

        “至于,我和你二爷,云婆婆是老了以后,自愿来这里守护的!人到老了,反而更想追寻一种生命的意义!”郑大爷说的非常平静。

        而我却不平静,端起米酒,对郑大爷说到:“干了!”

        “你要干?”郑大爷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奇。

        “是啊,要干!”我很肯定。

        结果,郑大爷真的和我干了,我却在干下这碗米酒以后2分钟不到就醉倒在了楼顶,回荡在夜空的是郑大爷那不停的爽朗大笑。

        我的酒烈呵

        ——————————————分割线————————————————

        第二天的下午,我酒醒,睁眼就看见承愿端了一盆洗脸水进来,拧干了帕子,递给了我,顺道递给我的,还有一碗已经凉的温热的水。

        这丫头,照顾起人来,就是贤惠的很。我一口喝干了碗中的水,然后擦了一把脸,因为宿醉带来的昏沉立刻好了很多。

        “怎么知道我现在会醒?”我问承愿。

        承愿掩嘴笑,然后跟我说到:“郑大爷估计着你差不多这时候就该醒了,他说他的酒他知道。”

        我有些不好意思,却见如月走了过来,倚着墙对我说到:“三哥哥,快些收拾吧。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差不多就该出去了!我们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一个小时以后,就该出去了?出哪儿去?我稍微有些晃神,然后才一下子就记起了,郑大爷昨晚给我说的事情,然后问如月:“你们都知道了?”

        “知道了,云婆婆已经告诉我们了。你都已经答应了郑大爷的事情,我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快收拾吧。”如月说完这句,就和承愿一起离开了,毕竟这一间大屋里横七竖八的睡了好些轮班的男人,她们两个女人是不好多呆的。

        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心中流动的是淡淡的感动,他们全部人给我的信任,我真的拿生命来承担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快速的收拾着我需要带去万鬼之湖的一切,在那里估计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吧,鬼罗刹我就不说了,我老是会想起我在鬼雾中遇见的那个不明生物,厉鬼的幻觉之所以厉害,是在于它的一切幻觉都有现实的依托,否则它弄出一个外星人来,又有谁会怕?谁会中招?

        在我们要冲出鬼雾的时候,郑重其事的出现那么一个怪物,难道万鬼之湖里有?

        我的手略微颤抖了一下,握着的三清铃也差点掉在了地上,我赶紧不去想那么多,而是干脆利落的收拾了起来。

        “承一,还没好吗?郑大爷说叫咱们去吃一顿饭,他说吃饱了,才好做事儿!”我的身后传来了路山的声音,在他身后跟着的自然是怯生生的陶柏。

        “你们也去?”我很诧异,他们毕竟只是来‘监控’行动的,并不是非去冒险不可,没有那个理由啊!

        “当然得去,如果一心想要探索什么,还是在第一线的好。再说了,你不是说了,把我当朋友吗?鬼雾中那么危险,你不也一样来了吗?”路山认真的说了一句,和陶柏两人就离去了。

        我微微一笑,这样的一群人,即将要开始的未知冒险,去到那个号称小地狱,只有高人可去的地方,竟然都如此轻松,像是去郊游考察一般。

        我该庆幸到底是我给了他们勇气,还是他们最终给了我勇气?

        小地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