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四章 惨烈的结局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四章 惨烈的结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爱情,并不由于你的坚信,它就永远不会变的。

        在你拿起爱情欣喜的同时,你也必须要在心里学会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会放下它,在它离开的时候。

        缘来缘散如流水,这一句简单的话里包含的无奈,你必须去看透它。

        太过执着,无非就是伤人伤己。

        郁翠子终究是一个太过执着的女人,她在父母身上体会到了爱情的温暖,在陈诺身上学会了怎么样去爱一个人,可她却忘记了,一个女人该怎么样去疼爱自己。

        她可以不在乎邻居的话,不在乎陈诺的冷淡,可是她终究逃避不了陈诺给她摊牌的那一刻:“我爱上别人了,我也想要一个孩子,你看我们要不要分开了?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要,净户出身!另外,我会一辈子和你做朋友,也会一辈子继续照顾你的。”

        他已经被她宠坏了,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说分手都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是谁照顾谁?还需要是朋友吗?要孩子,她愿意生的啊,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

        可是,郁翠子执着的沉默,和愈加的对陈诺好,也换不回这个男人的心,他越来越过分了,甚至连续几天都不回家,回来了也只是冷冷淡淡,吃过饭,蒙头就睡,不和郁翠子交流什么。

        终于,有一天,一直把自己放低到尘土中去,沉默到已经有些可怜的郁翠子叫住了陈诺。

        此时的陈诺,半夜才回来,又准备匆忙的出去,他情愿睡在办公室,也不想再面对郁翠子。

        爱情一旦没了,所有的一切都要显得那么狰狞吗?

        陈诺不耐烦的回头,皱眉,眼光也是那么冰冷!

        郁翠子的心生疼,她有些恍惚,老是想起下乡的第一天,那个笑容灿烂,问她还记得他吗的大男孩,为什么此刻是如此的陌生。

        “你爱她吗?”她问。

        “爱!”他简单的回答。

        “为什么爱?”她的泪水无声的落下。

        “她,也许没有你漂亮,可是她的思想是那么奇特,总是充满了光辉,她可以和我一起探讨文学,探讨军事,甚至探讨很多问题。她不是那个只会在树下和一群女人家里长,家里短的你。懂了吗?放过我吧。”

        “当初你很爱我。是你说的,从小学就开始心动。”郁翠子哭的无声,眼泪流下,但是她问的很安静。

        如果是以前,他看到这样的她,会心疼,会为她擦干泪水,会抱着她,哄着她,如今从他的眼里,她看到了厌烦。

        “那只是以前,是你自己不求上进,而且我说了,我想要个孩子。”陈诺的话硬邦邦的。

        “我会上进好吗?从明天开始就看书,孩子我也为你生,我不是不能生的。”在那一刻,她又低到了尘土中去。

        “对不起,我已经爱上了别人,这一切都晚了!我也不会要你生孩子,出了事,谁负责?”

        “陈诺”

        “不要说了,当初我有多爱你,现在我就有多爱她。放过我吧!”他说。

        这是他第二次说放过我了,曾经闪烁着光辉的爱情,在如今或许还不如路边的一堆垃圾,他连她对他好,都那么的抗拒,谁都知道,这个男人的心真的回不来了。

        即便她不吵不闹,即便她每一夜流着泪水,还在为他做最爱吃的陈皮,为他准备一杯温热的牛奶

        “好吧,我放过你!”郁翠子擦干了眼泪,然后心痛的看着陈诺的眉头舒展开来了,她说:“我明天就可以和你签离婚手续,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再吃一顿我做的饭,算是散伙饭吧。”郁翠子说的更加平静了,仿佛那一刻她真的放下了。

        陈诺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或者他太急着脱身,他答应了郁翠子,留下来在深夜和郁翠子吃一顿散伙饭。

        郁翠子似乎是早有准备,竟然从橱柜里端出了一些早就做好,已经凉掉的饭菜,开始准备这一顿散伙饭。

        陈诺从吃了那顿饭以后,就再也没有迈出过那个屋子,因为郁翠子在倒给陈诺的酒里下了安眠药,剂量不致命,可是酒配上安眠药,足以让陈诺沉沉的睡去了。

        接下来的郁翠子还是无比冷静,她杀死了陈诺,具体是怎么杀的,她自己在审问的时候没有说,也没有人能还原过来那个过程。

        总之,陈诺死在了自己的家里,死在了一个最爱自己的女人手底下,他的承诺没实现,终究得到了报应!

        那时候,是一个临近春节的冬天,郁翠子一点都不慌忙,她在那个夜里,极为冷静的肢解了陈诺,大块大块的肉被她分解了下来,骨头就洗干净,备在那里,至于内脏,也被她收好在了一起,是煮熟的!

        一个夜里她就在忙碌这些血腥的事情,可是在她的审问卷宗里,她是这样说的:“不比杀一头猪更难,在下乡的时候,我也看过杀猪,帮忙处理过猪下水。”

        看到这里,我简直是从心底感觉到发寒,这是怎样的爱?爱到这种程度,应该已经不叫爱了,叫偏执了吧?陈诺固然可恶,但郁翠子又何尝不可悲?偏执的爱转化成了偏执的恨。

        关于她的笔录里,她说做这一切的时候,她很充实,没有眼泪,因为不会再心慌陈诺会离开。

        可这不还是结束,在第二天,郁翠子买来了大量的酱料与猪肉,她开始按照传统做起了香肠,腊肉,她说她要搬家了,为了感谢大家的照顾,这一年多做一些来分给大家。

        为什么搬家,大家没问,因为她和陈诺的事,几乎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估计是准备离婚,离开这里了吧?至于陈诺不在,大家也不在乎,他从那件事情开始以后,不就常常不着家了吗?

        于是陈诺的肉就混合着猪肉,做成了所谓的香肠,腊肉分给了所有的邻居。

        内脏呢?郁翠子说,该扔掉的她都煮熟了扔掉了,唯独一颗心,她炒着吃掉了!至于骨头,在寒冷的天气里,洗干净了也不会有什么异味,她天天砍碎了炖汤,然后在倒掉

        我看得心底发寒,简直无法去想象,一个女人在深恨一个男人的时候,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只是为了报复,而不是为了逃避法律。”郁翠子是这样说的,把他的肉分给大家,不过是为了最深刻的报复这个男人,让他被万人吞噬,灵魂就回在等待轮回的时候,连依托也没有,就会变成飘荡的孤魂野鬼!

        这是郁翠子无稽的解释,他的父亲曾经沉迷于研究一些民间流传的故事还有一些民间流传的小法门,郁翠子也多少接触了一些,她还记得这个。

        可是我却一身冷汗,这样的说法其实不是没有依据,不然为何会出现赶尸人,死也要把身体带回故土?我做为一个道士,当然知道这些忌讳!

        而最终的结局,是郁翠子被抓住了,毕竟陈诺已经失踪了太久,在她家里,警察发现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头骨!

        郁翠子招供的很坦然,这种手段如此残忍,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死刑!

        在临刑之前,她没有任何的要求,唯独要求要穿上一身红衣,而在执行之前,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宣扬,那就是她在执行之前,忽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把鲜血涂抹了自己满脸,这种疯狂,把行刑的警察都吓住了。

        有一个在临行前照顾过她的犯人说,郁翠子说还有没报复完的人,她死后要化作厉鬼!

        鬼罗刹身前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而我拿着那份档案,竟然久久的发呆,风吹过,吹落了那一张照片!

        我轻轻的捡起来,上面依旧是那恩爱的定格,我无意识的翻动着照片,发现后面竟然几排字。

        “大家起哄说,平日里我照顾他太多,要他体贴一次。他酒多了,一定要喂我吃菜,傻瓜!——郁翠子于X年X月X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