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她的往事(下) 为兰陵笑笑女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七十三章 她的往事(下) 为兰陵笑笑女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陈诺就是在那一天,那抓住郁翠子双手的一瞬间给郁翠子表白的,那一场表白是一个动人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如何在小学的时候,就把某个小女孩的身影刻进心里的往事。

        “我以为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接近你的,中学你知道我就转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读书,再之后由于父母的调动又回来了,却没有了你的消息,很多小同学也陌生了。我没有想到,能在上山下乡的车上再一次看见,你知道吗?我一眼就认出你了,我,我”陈诺越说越急,到最后脸已经涨的通红!

        而郁翠子的脸也红得如同滴出血一般,可她的手颤抖着,终究没有挣开陈诺握住她的双手,爱情一旦来了,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狠心抗拒。

        “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可以组织一个家庭的,我,我会对你好的。”陈诺最终说出了他最想要说的话,没有任何的甜言蜜语,简单,质朴,而落地有声!

        郁翠子不语,心跳在这一刻快的就如同要蹦出了喉咙陈诺着急了,他大声的说到:“我的名字就叫陈诺,也是承诺的意思,说出来了,就是一辈子不变的事情,举头三尺有神明,承诺不是能够随便改变的。翠子,我”

        “你是真的,承诺了就是一辈子吗?”郁翠子伸手捂住了陈诺了嘴,她的父母就是她对爱情的最高向往,两个知识分子一路夫唱妇随,因为母亲身体的原因,她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女,可是父亲却从来没有嫌弃过母亲半分,反而是照顾的越加周到。

        要知道,父亲也是一个风度翩翩,长相文质彬彬的学者啊,在当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女性的目光,可是他用最琐碎的行为证明了一个男人这辈子最深沉的爱,父母的爱情就是郁翠子对爱情的所有理解。

        相依为命,相濡以沫,一旦牵手就是一辈子不放开的事。

        面对郁翠子的询问,陈诺郑重的点头:“我是陈诺,也是承诺,承诺这一辈子心里就只有你。”

        月亮悄悄的挂在天空,爱情在这一夜再没有任何的阻挡,在两个人之间开始流淌!

        岁月最是无情,从最初的最初,那懵懂的小学时候,陈诺初初的动心,到了一眨眼十年以后。

        在那个时候,郁翠子早已经成为了陈诺的妻子,他们一起走过了很长的岁月,面对过很多苦涩。

        就比如,郁翠子的父亲因为某些原因去世了,母亲也服毒跟随。

        再比如,他们的孩子因为郁翠子的伤心过度而流产了,郁翠子的身体医生说再没调理好之前,不适合再要孩子!

        可生活也有很多美好。

        就比如,陈诺奋发努力,在郁翠子的支持下,考进了大学。

        又比如,陈诺读完大学以后,他们又可以一起回答熟悉的小镇,再开始新的生活。

        最美好的是,不管发生了什么,陈诺对郁翠子始终不离不弃,他们很恩爱!

        回到小镇之后,他们住在一个家属大院里,那个大院里邻里关系和睦,其乐融融,在那个大院里,有一颗很大的树,郁翠子总爱在那树下和一些家属大院的朋友们聊天,生活开始变得安谧而宁静。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大家对很喜欢这对小夫妻,男的帅气,女的美丽,男的有知识有文化,有着最好的前途!女的温柔娴淑,是大院里出了名的好妻子。

        那个年代的大家都不会忘记那样的郁翠子,那么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出门之前,重要为他细心的整理衣领好几遍,永远温热的牛奶准备在丈夫的搪瓷杯子里,那个年代每天喝牛奶还是普通家庭觉得很奢侈的事情,郁翠子就给陈诺喝,自己却不喝。

        她永远那么安静,和家属大院的大家聊天时,手上总在织着毛衣,全是打给陈诺的,不然就是在橘子丰收的季节,一个一个的为陈诺剥着橘子。

        陈诺爱吃橘子,也爱吃一种叫陈皮的小零食,郁翠子每一天总是为他剥好好几个橘子,至于橘子皮,她特意去学了做陈皮的手艺,每一年都为陈诺做。

        有妻若此,夫复何求?大家都觉得陈诺的人生简直美满到了一个极限,妻子如此美丽,贤惠的简直像神话里的田螺姑娘,外加这个妻子还是很有文化的人,陈诺如果再不满足,那简直就是天理不容了。

        可惜的是,爱情这种东西往往是最没道理的东西,它有时可以穿越任何苦难,却抵挡不住平凡的相守岁月,陈诺的承诺到底还是在这一年褪色了。

        事情的传言是一开始流传在陈诺所在的单位,然后再慢慢的流传到了家属大院,人们看郁翠子的眼光渐渐的就变得同情起来了,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告诉郁翠子。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太爱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把自己的丈夫当做了性命一般,去告诉她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该是谁负责?况且,这还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并没有谁有个实质性的证据。

        可是郁翠子虽然深爱陈诺,却并不是一个傻瓜,相反,她是一个从小就极优秀的聪慧女子,怎么可能不会从人们的眼光和丈夫的态度中感觉出一点儿不对?

        人们看她的眼光太多同情,说话太过躲闪。

        而陈诺,回家的时间变得晚了,常常还会出差,他总是很疲惫的样子,在家也没有多余的语言和她说了,只有一次,他看了她很久,忽然对她说了那么一句话:“翠子,你是不是该要求自己上进一下呢?你以前不是很想读大学的吗?现在不能读了,你也该多看看书,一天到晚和院里那些大娘婆姨们混在一起,早晚也要变得庸俗。”

        面对丈夫的抱怨,郁翠子没有过多的说什么,一如既往平静的给陈诺打来了洗脚水,细心的为他洗脚按摩,她怕他疲惫。

        可是上进么?呵,当年他们的情况如此困难,只能一个人支持另外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复习,郁翠子自然是把机会让给了自己的丈夫,那是自己从小的梦啊!

        但如今,他嫌弃自己庸俗了,他读了大学,就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了吗?

        郁翠子心里很痛,可是再痛也抵不过她对丈夫那最深沉的爱,他如今就快进入三十而立的年纪了,日渐成熟的他看起来是那么完美,就像自己甘愿牺牲,打造的一件最精美的艺术品一般,她怎么可能不爱他?

        所以,她感觉到了不对,她依旧逃避,她真的不是傻,而是他是她最爱的人,她怎么舍得去怀疑他?

        可是,命运可以任你逃避一时,却不会让你逃避一世。

        终于有一天,院里和郁翠子关系最好的一个大婶忍不住小声劝了郁翠子一句:“你们陈诺啊,我看优秀是够优秀的,不过大过优秀的男人招女孩子啊,翠子啊,你是不是要看紧你们陈诺一点儿?”

        郁翠子依旧安静的织着毛衣,头都未曾抬一下,只是莫名其妙的打错了一针,她慌着拆开重新打这一针,她轻声的说到:“不妨事的,陈诺他不会。”

        郁翠子的固执让大婶无言,结果她终究是忍不住了,说到:“翠子啊,我们只是听说,听说啊,一个学校的老师和你们陈诺走得很近,虽说可能是朋友,但已婚男女走近了一些,难免风言风语啊。”

        郁翠子收了手里的毛衣,定定的看着大婶,看得那大婶心里直嘀咕,也就在这时郁翠子轻轻笑了一声,说话了:“唔,那是应该注意的,我会提醒陈诺的。另外,陈诺他挺好的,是个好人,他说他的名字是陈诺,所说的话也承诺,不会变的,我信他的。”

        说完这番话,郁翠子就回家了,留下了所有人在树下,同时悠悠的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