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入鬼雾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七章 入鬼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应该是我们派出去和上边接洽的小子,时间不能耽误,我冒险一把去救他吧。”郑大爷脸色铁青的说到。

        他之所以判断是那个村民,是因为这种信号弹,在这里的村民几乎都是随身携带的,如果是路山,他是没有这种信号弹的。

        “我去,我要去,我去!”郑大爷让云婆婆去拿他装法器的布袋,却在这个时候陶柏忽然跳了出来,拦也拦不住的就要冲出这个屋子。

        他的力气极大,我去拉他,竟然被他拖着走了几步,最后,是好几个大男人去抱住他,才稍微让他速度慢了下来,可是比较搞笑的场景也出现了,我们几个大男人竟然也被他慢慢的拖着走。

        这时,郑大爷的法器包已经拿了出来,他看见这一幕,脸色阴沉的低吼了一声:“别闹,现在情况都已经这样了,任何人不能出屋,点燃血菖蒲吧。”

        在之前,血菖蒲上就已经洒上了易燃的酒精,此时郑大爷一声令下,两个火把立刻扔向了血菖蒲!

        ‘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这血菖蒲燃烧出来的烟雾竟然带着一种淡淡的血腥味,呈一种诡异的很淡很淡的红色,这烟雾却并不刺鼻!

        血菖蒲开始燃烧,那烟雾立刻弥漫开来,朝着那鬼雾的方向扩散而去,神奇的事情瞬间就发生了,那些烟雾竟然在慢慢的逼退鬼雾,而鬼雾中的那些冤魂厉鬼也是闻到了这血菖蒲的烟气,竟然怪叫着纷纷后退,躲进了雾气当中!

        我的脸色出现了一丝惊喜的表情,郑大爷却叹息一声说到:“只能暂时拖延时间罢了,我去救他。”说完,郑大爷举步就要走!

        这时,一向羞涩低调的陶柏忽然就如同爆发了一般,吼叫着又拖着我们前行了几步,然后大喊到:“我要去,我知道是路山哥在里面!”

        我一下子愣住了,是路山在里面吗?陶柏为什么如此肯定?如果是路山的话,我怎么好意思让郑大爷去以身涉险,我一下子叫住了郑大爷,大声说到:“郑大爷,你回来,让我去吧,这里还需要你主持大局!”

        “你去?”郑大爷的眼中抱着怀疑,显然我是年轻一辈,就算有血菖蒲的帮助,他也不相信我有那个本事能深入鬼潮!

        “我是老李一脉的。”我也不多解释,直接把师祖的名头搬了出头,然后转头吩咐承愿去把我的黄布包拿出来。

        承愿明显有一些犹豫,我瞪眼冲承愿大喝到:“快去!”

        承愿不敢再犹豫了,立刻冲进屋里去给我拿黄布包,我安抚陶柏:“你先别忙,力气大对鬼物是没有多大作用的,我和你一起去,马上就去。”

        陶柏转头惊喜的看着我,问到:“你真和我一起去?”

        我郑重的点头!

        而在那边,郑大爷听闻我吼出那一句,我是老李一脉的之后,终于走了回来,然后塞了一件儿东西给我,说到:“万事小心,这件物事儿,能保你神智清明!”

        我摊开手一看,郑大爷给我的是一块长方形的玉牌,上面刻着一些复杂的符文,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严格的说这一块玉牌应该是一张罕见的玉符,这样的符箓论威力自然是比不过紫色以上的符箓,但是根据玉的特性,这种符箓是一种长期性的符箓,一般也不会封印威力强大的大术,都是一些静心提升之类的作用。

        郑大爷给我的玉符比较高级,封印的法术竟然是类似于静心诀的法术,对于玉符来说这样的法术已经颇为不易了,不过我有沉香串珠,倒是用不上这张玉符,我转手就把这张玉符交给了陶柏,让他贴着胸口收好!

        那边肖承乾已经嚷着要和我同去,我估计是肖大少爷又热血了,我瞪了他一眼,生生的把他瞪了回去,然后承愿已经拿出了我的黄布包交给了我,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我着急着要出发,才憋出一句:“承一哥,你小心一点儿。”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大家,都是一副担心的模样,估计是怕给我造成负担吧,全部都有话憋在了肚子里!

        那边,血菖蒲的烟雾已经逼退了鬼雾一定的距离,再次露出了一段儿安全距离,原本是要深入鬼雾300米左右的,如今只用冲进去100多米,就能见到要救的人。

        “陶柏,等一下进去鬼雾,就扯住我的衣角,跟着我冲,一刻也不要停下来,知道吗?”我说话间,已经扯下了自己的沉香串珠,顾不得是很大一窜儿,叼在了嘴里。

        然后我从黄布包里掏出了一叠最普通的辟邪符,在我和陶柏身上几乎所有关键的位置都贴上了,最后我拿出那一把师父在龙墓留下来给我的拂尘,就头也不回的带着陶柏朝着鬼雾跑去。

        在这一刻几乎是没有办法思考的,因为前方就像一个巨大的悬崖,会不会跌下去我心里也没谱,还不如不要去想!

        300多米的距离在我们小跑的速度下,不到一分钟就已经跑完了,鬼雾就在距离我们不到5米的距离处翻滚着,里面有着隐隐绰绰的人影,想也不用想,就是那些阴魂鬼物!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陶柏拉着我的衣角,然后憋着一口气,一下子就冲进了鬼雾之中!

        在进入鬼雾的一瞬间,我的全身就冒起了大颗大颗的鸡皮疙瘩,我自己都还来不及去体会什么,就感觉到一股影响于灵魂深处的阴冷在身体里爆炸开来,几乎是冻僵了我!

        “有些冷!”陶柏又恢复了他那要命的羞涩,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一只手把我的衣角拉得紧紧的,可我不得不佩服他,血气旺盛到了如此的地步,这种鬼雾中的阴冷,只是让他感觉有些冷!

        在雾气中,眼前的世界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熟悉的小村庄,而是变为了一片翻腾的黑色云潮中,一片没有光照的深黑色的水面,在远处有一些模糊的黑色山体,就在这水面当中!

        我和陶柏站在这入口处,不过两秒,就已经发现,我们就如同行走在水中,而这些水竟然有逐渐将我们淹没的趋势!

        这就是阴气中的世界,会严重的影响人的灵魂,产生不可思议的幻觉,不要以为这终究是幻觉,是无害的,就好比荒村入口处那浓雾中的世界,这种幻觉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来抵抗,产生的伤害是直接伤及灵魂的。

        在入口处并没有‘人影’的存在,只不过抬眼望去,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就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影,也就是鬼物,我和陶柏的闯入,就如同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两盏探照灯一般的显眼,一瞬间,所有鬼物的目光都落在了我和陶柏的身上!

        “呵呵呵”“过来啊,过来”各种飘忽的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响起,鬼物开始朝着我和陶柏飘然而来,各种形象正常的,恐怖的鬼物苍白的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容,乐呵呵的望着我和陶柏。

        仿佛是在说:“欢迎参加恐怖之夜晚会!”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是一个晚会,因为我就算清楚眼前的世界是一个幻觉,我也无法出破除这一个幻觉般的场景!在这种情况下,拼的只能是速度,要在极快的速度下去救人,否则这么多鬼物,带来的迷惑一旦加深,我们就将永远沉沦于此!

        好在鬼罗刹没有现身,这些鬼物带不来任何的物理伤害!

        开天眼!那么多思绪,也不过三,四秒的时间,在下一刻我就已经及时洞开了天眼,如果不开天眼,在这种幻境下,就算再给我一百年的时间,我也找不到要救的人,就算经过他们的身旁也不见得能发现他们。

        天眼打开了,那个可怕的幻觉世界总算消失了,变成了一大片恐怖的黑色能量流,弥漫在天地之间,模糊中村子里熟悉的景色再次出现了,可惜每一个地方都不满了代表鬼物的光点!

        没有一个是正常的鬼物光点,淡红色的,深红色的,几乎都是厉鬼!

        我根本不敢细想,这么多的厉鬼,只怕是师祖来了也无法消灭掉它们,我的能力最多也只能让我在里面呆上五分钟,也许五分钟都不可以吧!

        村子里的景色出现,那也就好办了,我确认了一下方向,开始朝着那一边冲去,速度极快,陶柏虽然拉着我的衣角,倒也跟得上我的速度!

        只是,我们这样一动,那些鬼物就如同大海涨潮了一般,开始朝着我们呼啸而来!

        ‘哗’我身上一张辟邪符,忽然就无风自落,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