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冤魂成群聚 一步一厉鬼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三章 冤魂成群聚 一步一厉鬼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地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做为一个道士我自己也不知道,甚至不能肯定这样的空间按是否存在。但在各种典籍传说中关于地狱的描写却是不少的。

        不管这些描写有什么细节上的差异,但其中一点总是不会变的,地狱是冤魂鬼物呆的地方,到处充斥着的就是冤魂鬼物!

        小地狱,那意思不就是我能想象那聚阴阵的核心一定少不了冤魂鬼物,毕竟鬼罗刹这种存在万鬼之湖里都有,但是叫小地狱的话,那形象的比喻一下,不就是鬼物的城市,忽然闯进我们几个生人,要多显眼有多显眼那种?

        看到我的表情不停的变幻,郑大爷仿佛觉得这把‘火’还烧得不够旺似的,几步走到了我的跟前,俯身看着我,认真的说到:“小地狱,我可是半点没有夸张啊!”

        没夸张?我眉头一皱望着郑大爷说到:“大爷,你可是去过那聚阴阵内?”

        “我没去过,但我们守湖一脉的前辈去过,出来之后不久就因伤重去世了,那可是一个前辈高人,关于湖内聚阴阵他只留下了一句话,冤魂成群聚,一步一厉鬼!你觉得呢?对了,那个时候,万鬼之湖还没有鬼罗刹的存在哦。”

        我已经无语了,抬头望着郑大爷,无力的说到:“大爷,你其实是想恐吓我吧?”

        郑大爷此时已经转身回到了他那个坐位上,哈哈一笑,对我说到:“这不是恐吓,只是事实!你们是老李一脉的人,这一脉的人都是不错的,我又岂能看着你们眼睁睁的送死?好了,也不啰嗦了,我话说在这里,具体是要怎么样,还是你们自己决定吧,现在就让贺之详细的给你们讲讲万鬼之湖的事情吧。”

        贺之是一个稳重的中年汉子,坐的位置与我们相对,郑大爷这么吩咐了一句,贺之立刻就站起来,颇有古风的冲我们抱了一下拳,然后也不啰嗦,当即讲起了万鬼之湖的典故。

        万鬼之湖的聚阴阵自然形成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总之道家高人发现它的存在应该追溯到明初。

        “为什么是明初才发现,在这里是有一个猜测的,因为在之前万鬼之湖的一切都正常,只是人们靠近聚阴阵会迷路罢了!直到后来的某一年,靠近这万鬼之湖聚阴阵的七个村子,一夜之间村民全部莫名其妙的死亡,才引起了高层的注意,那一年,甚至闹鬼闹到了最靠近万鬼之湖的几个阵子上。”贺之是这样对我们叙述的。

        “意思就是说,这万鬼之湖的聚阴阵在发现以前,说不定是有什么天然屏障的,后来不知道何故这天然屏障被毁去,万鬼之湖的鬼物才跑了出来?这就是那个猜测?”我一下子就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点。

        “是的,那个猜测就是如此!事实上,待我道家好几位高人来到此地勘察后,都证实了这个猜测,同时也感觉到神奇,这万鬼之湖不仅形成了聚阴阵,竟然还有一个天然的迷阵,对鬼物和人类都是有着巨大作用的迷阵这一切怎么不让人震惊?但出于不知道的原因,这个迷阵的部分竟然已经失去了效果,才导致了惨剧的发生。”贺之认真的说到。

        接着,他告诉我了万鬼之湖那一段历史,所谓的万鬼之湖守护大阵,是在那个破损的天然迷阵的基础上建立的,当然由于这么多年,每一代都是道家的高人主持维护大阵,这外围大阵早就做成了复合阵法,只不过其中作用最大的就是那个迷阵罢了。

        “也不得不以这个迷阵为最大的基础,是为了防备普通人的误闯入万鬼之湖。”贺之继续叙述着。

        外围大阵是有了,但不代表有了大阵就是万事大吉的事情了,因为万鬼之湖有一个奇怪的特性,就是吸引鬼物而来的时候,阵法几乎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做为人,不敢妄自揣测天地,只知道这样的后果就是万鬼之湖的冤魂鬼物是越累积越多!

        我听得心惊,不由得开口问到:“如若按照如此发展,那万鬼之湖不是早就这样说吧,一个容量再大的盒子,它也是有个容量限度的吧?装不下了,自然就要溢出来啊!那”

        贺之摇摇头,说到:“普通的鬼物是进入不了万鬼之湖的,进入万鬼之湖的鬼物最低级的,都是怨鬼啊!就是说,这里聚集的都是那种心中有怨气,所以徘徊在人间的鬼物。所以,你明白了吗?”

        我听着都觉得身上在冒冷汗,普通的鬼物就是再多,也不见得就有害人之心,但怨鬼那就不同了,毕竟是心中有怨气之物而且万鬼之湖里最低级别的就是怨鬼!

        “其实,不止是如此的,这万鬼之湖从发现那一年开始,就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现象,那就是再精妙的阵法,在这万鬼之湖内日积月累,都会受到自然的破坏,让这里的阴气外泄,鬼物出没。由此,才有了我们守湖一脉的存在,我们不仅要守住这里的阴魂鬼物,还有时不时的冒险去修复阵法。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贺之认真的对我们说到。

        “当然了,我们也怀疑过这阵法出现问题,是因为万鬼之湖里出现了厉害的鬼物,不停的在破坏阵法,所以才有前辈高人进入万鬼之湖探查,但结果都深入不了核心的地区,从发现到如今,只有一人完整的去聚阴阵内探查到了一切,又完整的出来。”郑大爷在旁边的补充说到,目光颇有深意的望着我们几人。

        看着郑大爷竟然是这般的神情,我们的心里同时都有了一个猜测,带着震惊的表情,彼此面面相觑的看了对方几眼,最后是我问到:“大爷,你是说那个人是我们?”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性子有些急的郑大爷已经忙不迭的点头了,说到:“是的,就是你们那个大名鼎鼎的师祖——老李。”

        “果然是啊!”我已经懒得去震惊了,甚至懒得去思考我师祖在这个世间到底留下了多少神奇的足迹,我只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继续是由贺之叙述,可是结果却出乎我们的意料,我那不爱解释的师祖在完整的出来以后,竟然半句关于里面的具体情况都没有说明,只是留下了一句话‘我在那其中留下了一个契机,若是我后辈来到此地,自然会察觉到契机是什么。”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师祖就飘然而去,待到守湖一脉反应过来,刻意要寻找我师祖时,我师祖已经失踪了。

        “不要小看守护一脉的能量,就算是去到那西洋,也不见得找不着,可是你师祖是遍寻天下而不得啊。”郑大爷年纪大了,对西方的称呼竟然还是古老的西洋,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守湖一脉的能力,但遍寻天下而不得么我苦笑,若真有那么好找,我师父怎么会在晚年还踏上了一条未知之路。

        “我们守湖一脉认为你师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这样说!你要知道,这对我们守湖一脉的意义有多重大,如果能解决阵法不停被破坏的根源,那简直”郑二爷是一个不爱表达的人,表达能力也有限,但说到如此激动的地方,也忍不住开口了,就是那简直,那简直的形容不下去了。

        但我们却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只是我皱着眉头想着,如果在万鬼之湖有这样的契机,我师父为什么偏偏不来?而且既然我们是老李一脉的后人,他们应该热切的盼望我们进去才是,为什么一再的出言阻止?

        想到这里,我把后面一个问题问了出来。

        面对我的问题,是云婆婆回答的,她说到:“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虽然希望破解万鬼之湖的一切谜题,但是也不能置人命于不顾!在以前,万鬼之湖内有厉害的存在,是我们的猜测,但如今,我想你们也知道了,鬼罗刹是实打实的存在,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送死?”

        “这鬼罗刹?”承清哥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是的,这鬼罗刹的存在是近几年的事情了,也就是说这个化身鬼罗刹的厉鬼是近几年才成为鬼罗刹的,更糟糕的情况是,这几年外围大阵出了一个相当大的问题,一些对人有保护性的阵法几乎都快失效了。我们在这里的日子也是一日比一日艰难。”云婆婆叹息了一声,幽幽的对我们说到。

        她这个说法,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个县城里,承真看出的问题,莫非就关系到这个大阵?

        我还没来得及发问,承真已经说出了她的发现和猜测,“这样在县城里阴气流动聚集的问题,是不是关系也就是大阵的问题?为什么不去修复它?”

        听着承真的问题,在场的所有人都摇头苦笑,云婆婆开口说到:“还能因为什么?就因为鬼罗刹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