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小地狱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二章 小地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承心哥虽说是小声的说,说到最后,由于太过‘兴奋’,声音不由自主的就大了几分,我在他前面一些,都能清清楚楚的听见,何况是其他人?

        说小爷是事儿精?这事儿不能忍,我想着就忍不住转身狠狠的瞪了承心哥一眼,却因为转身的动作太大,疼得呲牙咧嘴的,承心哥见状,更是做‘无奈’状,叹息了一声,我那个火啊,只能硬生生从嗓子眼儿憋回了肚子里去!

        那边,却传来了老头子那洪钟一般的声音:“小娃儿,你说谁是土匪?哪里是土匪窝?我们守湖一脉的道士就是被你这样说的?”

        承心哥一听,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接着又‘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我看得好笑,心里一口闷气也发了出来,但是还是敏感的注意到了守湖一脉的道士这几个字!

        好在那老头儿也没太过计较,冲着承心哥‘哼哼’的冷笑了两声,比了一个抽你的手势,就坐在了堂屋正中的那把大椅子上,刚才的威严不见了,反倒有些童真般的戏谑。

        接着他的弟弟就坐在了他的身边,另外一把大椅子竟然是那个老太太去坐了,待他们三人坐定之后,居中那个老头儿说到:“远来是客,你们几位就坐在前面来吧。”

        他指得当然是我们一群人,客随主便,我们当然也不会拒绝,挑了几个靠近他们三人的位置坐下了,接着其他的人也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待人坐定,我发现这气氛还真的像‘聚义堂’之类的,真怕忽然就有个人跳出来说到:“大王,兄弟们已经好久没开荤了,要不就去做上‘一票’?”

        我承认自己的想法比较扯淡,为了配合这严肃的气氛,我也尽量的让自己严肃了起来,可是一认真,我就发现了自己一肚子的问题,根本不知道从何问起。

        反倒是这样的安静被那个老头儿自己打破了,他说到:“我最讨厌文绉绉的那一套,就随便的说了,我姓郑,你们可以叫我郑大爷,我弟弟你们就叫他郑二爷吧,至于这位,你们称呼她为云婆婆就好了。”

        这郑大爷还真够直接的,开口就介绍自己,并要我们叫他大爷我还在有些好笑的想着,肖承乾已经露出了一幅颇不以为然的样子,肖大少爷骄傲的可以,一般情况下,怎么可能开口叫人大爷二爷的?

        可那郑大爷仿佛看穿了肖承乾的心思一般,狠狠的瞪了肖承乾一眼,说到:“咋?小娃娃觉得不服气,我103岁了,我弟弟也101岁了,你叫声大爷,二爷可是吃亏?”

        肖承乾一听,差点惊得从椅子上掉下来,看不出来啊,这健步如飞,声若洪钟的样子,竟然是百岁老人,道家养生有道,但能到这份上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眼前的三人是高人。

        肖承乾再是骄傲不羁,此时也不敢不道一声尊重,赶紧恭敬的大爷二爷,婆婆的叫了一声。

        这时,郑大爷才满意的唔了一声,也不和肖承乾啰嗦了,而是继续着他那开门见山的风格说到:“你们几个人,我也看出来了,应该是我道家之人了罢,所以,我也就不再隐瞒!这个村子基本上普通的村民都已经通过各种的方式,让他们陆陆续续的搬迁了,从三百多年以前,在这里住的就一直是我道家之人。”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三百多年前,这就是个道家之人的村子?这样的秘辛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郑大爷的话刚落音,那边云婆婆就已经接话了:“守住这个湖,本就是我道家的责任,几百年来一直如此!在这里没有门第之见,所有的人都来自不同的门派,只要暂时在这村子住下了,都统称为守湖一脉。这里偏僻,而且因为刻意的隐瞒和保护,几乎没有什么生人进来,你们几个小家伙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倒是让我吃了一惊。”

        “是啊,我们来之前就觉得很奇怪了,隔这里最近的村子起码都有二十里路的样子,偏偏这里还有一条公路可以开进村子,当时就觉得奇怪,但又觉得自己想多了。”面对云婆婆的话,承真接口说到,她顿了一下,又说到:“其实,我一路上习惯性的会看一下风水,这一路断断续续的看了一下,虽然有些晦涩不明,但总觉得这个村子坐落的点仿佛是这一片的风水走势中一个十分关键的点,却又不敢肯定,心中也总是疑惑的。”

        肖承乾性子急,一听承真这样说,赶紧接口说到:“那你为啥不早说?”

        “都说了是因为不确定!”承真白了肖承乾一眼。

        却不想这种不起眼的小对话却引起了一直沉默的郑二爷的注意,他悚然动容的说到:“小姑娘,你这看风水的本事可了不得,要知道,这里的风水经过了几百年,要就经历了几代高人刻意的掩饰,你竟然能看出端倪?”

        掩饰大风水?这句话让我愣住了,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了这个万鬼之湖竟然有人做到了这个?但是,承真的脸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我看着承真的淡定,忽然就想起了王师叔曾经的大手笔,那冲进黑烟苗寨地下洞穴的洪水

        或许在相字脉真正的高人来看,这一手的确是可以做到的。

        “也不是看出端倪,只是有一些不确定的想法而已。”承真兀自谦虚。

        可是郑二爷却是严肃的问到:“我想问一下你们的师承?为何又要来到这万鬼之湖?莫非你们知道了”说到这里郑二爷的话没有说下去了,脸色变得有些沉重。

        “我们都是来自老李一脉,这是我山字脉的大师兄陈承一,这是”承真站起来不卑不亢的开始介绍起来,没介绍一个,这坐在上首的三位老者面色都惊奇一番。

        “我们来这万鬼之湖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我们知道了什么,而是因为师门的一些私事,却不知这万鬼之湖”整番话,承真说的不卑不亢,但在末尾就稍许的套话了一下。

        这一次郑二爷,云婆婆都彻底沉默了,连一向直来直去的郑大爷都愣了很久才说到:“老李?传说中的道人,昆仑人李一光!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那一辈的弟子姜立淳等人,无不是我道家惊采绝艳之辈,没想到啊你们可是徒孙辈?”

        面对承真的问题,郑大爷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起了我们。

        “是的,我们就是徒孙辈。”承真也代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没想到,老李一脉的人也来了,他们师门的私事牵扯到了万鬼之湖,这可是巧合还是”云婆婆忍不住说了一句,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竟然是与郑大爷耳语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着,等着两位老人说话,大概五分钟以后,两人停止了这种耳语的低声交流,然后郑大爷抬起头来,对我们说到:“好罢!关于万鬼之湖你们想知道什么?是要你们问我,还是我详细的来说明一番,不过,在我说明了以后,我可是有问题要详细的过问你们一下。”

        说起万鬼之湖,除了师父的一些说法,我们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问也是无从问起,所以这一次由我来回答:“郑大爷,如果您不介意,就把万鬼之湖的一切详细的告知我们吧。如果不出意外,这万鬼之湖,我们少不得是要去一趟了。”

        郑大爷有些没反应过来,神情有些震惊的望着我说到:“你说要去一趟万鬼之湖?是要去哪里?”

        “如果有必要的话,那自然形成的聚阴阵内,我们也是会去一趟的。”我不明白郑大爷为什么会问我这个!

        “什么?”郑大爷声音原本就大,这一惊奇之下,那吼声是震得整个房间的墙壁都在颤抖,他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几乎是压抑不住情绪的大声说到:“我们守湖一脉,镇守此地三百年,除了少数几个高人,从来就没有人胆敢说进入那自然形成的聚阴阵内,你等小子如此大胆,依仗是什么?你可知”

        “什么?”我有些迷茫的看着郑大爷。

        “可知这万鬼之湖真正的核心地带,可有个诨号,那就叫——小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