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三)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六十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鬼罗刹若是勾人魂,在这世间能保持心中清明,能挡住的只是极少极少数。”

        “那师父你能吗?”我幽幽的叹息一声,托着下巴说到:“我想肯定不能的,师父你那么爱蹲在街上看大姑娘,鬼罗刹稍微漂亮一点儿,不用勾魂,你就跟着走了。”

        “咳,咳说啥呢?三娃儿,你皮痒了是不?如果是我在有防备的情况下,能有一半一半的机会不受它迷惑,如果是在完全无防备的情况下,啧啧”

        “师父,那如果被勾魂了咋办?你说有形食人之物是饿鬼,无形之鬼物不食人,除了鬼罗刹,可吞人血肉,弥补自身,勾了魂不是要被吃掉?”

        “咋办?总之是不能坐以待毙的,如果有微小的机会可以清醒,就记得尽量拉开一些距离,各种打鬼的办法都可以用,或可拖延时间,逃得性命!如果是它缠住了你,以舌抵上颚画符,喷一口舌尖血,能够暂时摆脱它,普通人就”

        在这一瞬间的恐惧中,我想起了那遥远的往事,在竹林小筑,在温暖的夜里,师父拿着典籍给我讲解各种鬼物妖物的往事,那是一天劳累的修炼之后,我最盼望的事情,因为小孩子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却并不恐惧。

        当然鼎鼎有名的鬼罗刹自然也在讲解之例,毕竟鬼怪食人的传说,就源自于鬼罗刹,只是后来饿鬼‘浑水摸鱼’,将之发扬光大。

        感谢我那强大的灵魂,让我灵魂分外的‘警觉’,能在这种时刻清醒过来!

        想起往事,在这危机恐惧的时刻,我的心里也不可抑制的泛起了一丝温暖,师父那微笑的样子仿佛在我心底给我注入了一股勇气,我瞬间就已经冷静了下来。

        鬼罗刹还在我的怀中狂笑,可是勒住我的双手已经越来越紧,伤口的疼痛都可以忽略,更让人危急的情况是,在此刻身体内的力量(灵魂力,功力等)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根本使不出来,就连傻虎此刻也被惊醒,在我的灵魂深处咆哮,却也被死死的压制,丝毫不能动弹。

        怪不得办法有千万种,师父却告诉我要用舌抵上颚,喷出一口舌尖血。

        “你不是普通人。”鬼罗刹终于停止了它那恐怖的笑声,忽然间开口说话了,再不是那种让人沉醉的温柔,而是一种冰冷无情的恐怖。

        我根本不理它,但是却不能让它察觉我在做什么,只能假装惊惧万分的看着它,假装已经恐惧到说不出话来。

        “你的灵魂力很强大,呵呵呵竟然能够清醒过来,但是更大的原因是那个叫如雪的女人吧?呵呵呵”和第一次它从背后抱住我一样,它说话间尖锐的指甲已经插入了我背部的肉里,一股阴冷的感觉弥漫开来,那种从体内绵延开来的就快冻僵的感觉是如此的诡异。

        我感觉我的鲜血在流动,流过鬼罗刹的指甲,流到它的手上,却一滴也没有落在地上,全部都消失不见!我感觉它的脸上出现了一种鲜血仿佛醉人的迷醉,眼神变得迷蒙起来。

        它是准备这样杀掉我吗?

        我强迫着自己冷静,在此刻口中画符已经完成,我忽然一口咬在舌尖,剧痛伴随着血腥味瞬间弥漫在口中,瞬间,我的一口舌尖血就喷出,喷在了鬼罗刹那张迷醉的脸上。

        “啊”鬼罗刹收回了双手,下意识的捂着脸,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我顾不得身体的冰冷,转身就朝前跑了几步。

        然后停下来,在下一刻就召唤出了傻虎!

        我知道一味的跑是根本跑不掉的,师父也说过拉开距离,就用尽一切的办法才能起到作用,我只是为自己争取到了一刻喘息的时间。

        其实也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我手上那窜沉香串珠,可是这么多年的岁月,师父当年完整交给我的沉香串珠已经失去了一些,如果再用它,又是变成灰飞的结果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用它。

        傻虎出来以后,眯着虎眼,跺着虎步,在我身前徘徊,却始终不敢靠近鬼罗刹,它全身的毛发炸起,尾巴也是弯曲成一个惊恐的角度,显然傻虎也是有些畏惧的,就如当年它有些畏惧小鬼!

        “兄弟,帮我拖延片刻。”我对傻虎传达着自己的意念,我是被勾魂而出的,手上没有符箓,和傻虎合魂,时间上已经不允许,而对付这种极度阴邪的鬼物,最好最有效的办法自然是雷电,以我现在的能力,运用五雷决,可以不用很多的时间,也不用下茅之术了,而且雷电的动静大,说不定会惊醒他们,得到援兵,先惊退鬼罗刹

        傻虎低吼了一声,算是回应了我!可惜我的一口舌尖血加上‘空口符’,也只是在鬼罗刹‘痛’了一下,它就完全恢复了,此刻它抬头望着我和傻虎,脸上的神情更加的狰狞!

        命运就是一个轮回,在当年我对付饿鬼的时候,也用的是这种办法,但当年我完全没有功力可言如今,同样的办法,至少可以让一个怨鬼一蹶不振,对鬼罗刹却

        “你不会死,你会变成彻底爱上我,一辈子都不会背叛的陈诺。哈哈哈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杀死你!”鬼罗刹忽然开口对我说到。

        说话间,鬼罗刹忽然举起了双手,瞬间就出现在了傻虎的面前,傻虎一下子弓起了身子,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毕竟速度是傻虎的优势,却不想鬼罗刹更快。

        我知道此刻除了极度的冷静,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一边安抚着傻虎,一边已经开始闭眼行咒掐诀,鬼罗刹那嚣张的带着癫狂的声音不停的在我耳边回荡:“没有用的,没有用的”

        我听见了傻虎的咆哮,接着就是鬼罗刹疯狂的声音,它们已经开始了战斗!

        一阵阵属于灵魂的剧痛折磨着我,毕竟傻虎和我灵魂相连,随着岁月的流逝,一日强过一日,我能清晰的感受到鬼罗刹竟然轻易的就撕裂了傻虎的一只爪子,傻虎发出震天般剧痛的嘶吼!

        要知道傻虎已经不是当年的笨虎,它是在老林子里进行过进化,能力已经大大加强了的啊。

        我忍耐着,我快速的掐动着手诀,却在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了一阵来自于灵魂的迷茫,不是我的迷茫,而是傻虎的迷茫!

        此刻,伤痕累累的傻虎忽然趴在了地上,双眼已经失去了灵动的神采,虎头就趴在鬼罗刹的双膝之上,鬼罗刹带着狞笑,抚过傻虎的大脑袋,傻虎发出麻木的,下意识的呼噜声,眼看着就要彻底的睡去。

        我在掐动手诀,能感受到这一切,却根本不能分神,我无法去呼唤傻虎,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罗刹用一种不明觉厉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放开了已经陷入一种虚弱状态的傻虎,然后轻飘飘的朝我走来。

        傻虎!我的心中疼痛,不知道这样一来,傻虎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我根本不该放它出来的,没想到和小鬼还能缠斗一下的傻虎,和鬼罗刹交锋,支撑不了一分钟。

        小鬼没有那强大的迷惑能力!

        快啊,快啊!好几滴汗水从我的额头滴落,难道真的要逼我动用手上的沉香串珠吗?鬼罗刹的速度极快,瞬间就已经到了我身前一米不到的距离!

        我没有办法再掐动五雷决了,硬生生的停止了术法,那种灵魂力功力集中,强行停止存思的反噬瞬间就冲击到了我的自身。

        “哇”的一声,我吐出了一口鲜血,鬼罗刹望着我的眼神带着飞扬的得意,它在开口对我说到:“背叛的男人,就只能一口一口的被吃掉,这样他还有什么能力去背叛,一辈子都化为我的血肉,呆在我的身体里吧。”

        我毛骨悚然,褪下了手腕上的沉香串珠,举在了自己的跟前。

        村子的远处,一连串的狗叫声响起,伴随着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是有人来了么?听声音已经来了很久,此刻已经离我很近了,而我的位置是村口朝着万鬼之湖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