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五十九章 惊魂之夜与村之谜(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一瞬间,我无法形容自己毛骨悚然的感觉,可就是这么隔窗相对,我还是看不清楚它的真实面目,我只记得一双没有眼白的幽深黑眸,死死的盯着我,那一刻,我就已经陷入了一种奇异的迷茫状态。

        鬼物凶厉到了一定的程度,就算化形也是没有眼白的,小鬼如是,鬼罗刹亦如是!这就是我脑中的最后一个想法,接着,我已经陷入了那种奇异的迷茫状态。

        窗外的夜色不再是夜雾弥漫,而是变得清亮了起来,远山近景,群星闪闪,虫鸣声声,夜色不是正好?

        我脸上浮现出一丝奇特的微笑,看着窗外,哪里还有什么凶恶的鬼罗刹,是一个梳着辫子的女人,笑吟吟的看着我,她很美,眉目如画,一低头的风情,就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羞涩矜持,带着让人心动不已的微微颤动。

        在我的眼中根本没有她的具体形象,只是觉得她很美,一点也不可怕,看着她只是觉得心中一片温柔的情绪在荡漾。

        原本,在我灵魂深处,傻虎在我看见她的一瞬间已经开始咆哮,可是到了此刻,和我灵魂相连的傻虎竟然也发出了几声依恋般的呼噜声,然后包裹在一片温柔的情绪中,再次沉沉的入睡。

        “陈诺,你不来出来吗?”窗外的声音幽幽,含嗔似怨,又夹杂着欢喜的情绪,让人心疼心动不已。

        我哪里还会犹豫,举步就走,只是内心还有一丝微弱的挣扎,但那丝挣扎在心中涌动的强大情绪面前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哥,你去哪里?”我身后传来了慧根儿的声音,在那一瞬间,我陡然有些清醒,记起来我是陈承一,我在可是这种清醒只是持续了一秒钟不到,窗外又传来了:“陈诺,过来啊。”的声音。

        我又陷入了迷茫,头也不回的对慧根儿说了一句:“你睡,我就回来。”说话间,已经举步走出了这间屋子。

        ‘吱呀’是我打开大门的声音,在院中,那个美好的身影正在等着我,我举步朝她走过去,她却转头冲着我盈盈一笑,走出了这个小院,走在了院外的小路上。

        我赶紧的跟上,夜色此刻在我眼里已经变得生动起来,一切就如同在白天看见,草色正绿,野花争艳,农田里的各种作物轻轻摇摆,包裹在宝蓝色瑰丽的夜色中,而前方的那个身影却比这一切更加的美丽,我仿似陷入了迷恋一般。

        终于,在村子另外一个朝向万鬼之湖的出口,那个身影停下了,倚在一棵树旁等着我。

        我快走了几步,来到了她的跟前,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此刻我早已经忘记了我是陈承一,只记得我是陈诺,似乎是和她有一段很重要的往事,可是我不太记得了。

        但是这有什么好重要,重要的是眼前这个身影对吧?我不由自主的追随她,那是爱吗?我个人忽然升起一股子奇异的抗拒,那不是爱上般的心跳和牵挂啊,好像只是只是什么?我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痛苦,心底只是有一个让我动心不已的身影,但那个身影是那一个傍晚,倚在窗前,夕阳映照着美好背影,她有如瀑般的长发,她

        我更加的痛苦,心口仿佛是在重温一种熟悉的痛,那是一种失去的痛苦,我在挣扎间,忽然想离开了。

        那边树下却传来了一个动听的女声:“陈诺,这名字真好,我很喜欢你的名字呢,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不是”我下意识的就想说,我不是陈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一股迷茫的感觉传来,说了三个字,就变成了:“为什么?”

        “因为啊,陈诺就是承诺,你是一个为承诺出生的男子,所以一生最重的就必须是承诺啊,一个重承诺的男子如果爱上了谁,就不会再有二心,不会再背叛了,不是吗?”树下的身影声音轻柔的对我说到,说这话的时候,她仰头望着星空,眼神迷蒙,仿佛在夜空之中,有她最温柔瑰丽的美梦。

        这是一个陷入爱恋中的女子的美好,让人心动的画面,可是我心中尽管柔软温柔一片,却对那份感情怎么也起不了回应之心,总是

        我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痛苦又迷茫的神色,那个身影却在慢慢的走向我,然后轻轻的依偎在了我的怀中,语气温柔到如同一片柔柔的烟雾氤氲开来一般,她说到:“是一辈子不变的,是吗?”

        说话间,她的双手抱在了我的腰间,这感觉很是熟悉,仿佛梦中发生了很多次,我总是这样被拥抱,却难以给予回应,梦中为什么会发生?

        我的额头出现了冷汗,怀中的感觉不是一片温软,却是一片冰冷,伴随着我的心跳‘噗通’‘噗通’,竟然莫名的升腾起一种紧张的感觉。

        “陈诺,你为什么不说话?那到底是不是一辈子不变的?”怀中的女子抱得我更紧了一些,牵动了背上的伤口,我不由得微微皱眉,我抗拒不了心中那片温柔的迷情,不忍责备,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是压抑不住。

        “什么东西是一辈子的?”是的,我不明白这个女人在说什么是一辈子。

        “你不知道吗?”怀中的女子似乎很不满,抱我的双手如此的用力,我肚子上背上的伤口都很疼痛,我心中已经有了一股子怒火,可是到底还是抗拒不了那种莫名而来的温柔情绪,只能冒着冷汗忍受下来,问到:“那你告诉我吧。”

        “就是要爱我一辈子啊。”她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些,我终于不用再忍受那种疼痛,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从骨子里抗拒我是爱她的,并且是一辈子的,就算心中那种莫名的情绪也不能消磨这种抗拒,所以我只能沉默。

        “你爱我吗?”怀里的人似乎是不打算放过我,忽然就这样问到。

        “我”我的眼中迷茫一片,就如同置身于记忆的盲点,什么也不记得,但在一片迷蒙之中,那个有着如瀑长发的身影,却是越来越清晰。

        “你说啊?”怀中的人咄咄逼人。

        那个身影是谁?是谁?我仿佛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人,我在拼命的回想,我口中喃喃:“我我我爱”

        “我爱的是如雪!”那一刻,我根本没有想起我心底的那个身影是谁,但是下意识冲口而出的话,就提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随着这个名字的喊出,我终于记起了一切,记起了初见的瞬间,记起了生死与共的亡命奔逃,记起了我是陈承一!

        眼前瑰丽的夜色在我的眼中一片一片的破碎,整个梦幻般的小村再次恢复了迷雾茫茫的状态,怀中还是冰冷一片,我的全身不可抑止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此刻,我心中再清楚不过,我被鬼罗刹勾了魂,竟然只身与它来到了这个地方,而且此刻的情况是鬼罗莎竟然在我的怀中,它正抱着我!梦中的场景在现实里发生了,它根本没有离开过,它一直出现在我的梦中,在对进行一场灵魂的‘清洗’,它仿佛有着与众不同的恶趣味,要征服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即使它可以轻易的杀死他们。

        “呵呵呵呵呵”我的怀中传来一阵阵轻笑的声音,那笑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讽刺与癫狂。

        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清楚鬼罗刹的样貌,依稀是一个白色惨白五官很是清丽的女子,可是这张脸却是那么的恐怖。

        纯黑色的双眼,怨毒的眼神,在额头的一边有一个清晰的血洞,正在往外汨汨的流着鲜血,染红了半张脸,配上惨白的脸色,让人心底都在发颤!

        有时候恐怖的形象并不是说什么烂肉啊,腐烂啊之类的,就是这种色彩的冲击,诡异的气氛,足以让一个人崩溃。

        鬼罗刹在笑,我那一刻全身都僵硬了,它的笑容太过恐怖,整张嘴越张越开,张到一个已经不符合人体比例的角度,露出了口中的森森白牙,是为罗刹,自然已经有了一口尖锐的牙齿。

        我觉得下一刻,它就会开口将我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