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九章 生死危机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九章 生死危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那一刻,我首先感觉到的不是恐惧,而是冰冷,一种透骨透心的冰冷,连血液都要被冻僵的感觉,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抱住了我。

        我只是震惊,这个鬼物竟然有如此大的能力,在抱住我的瞬间,竟然能让我感觉到实质性的触感,除了那挥之不去的阴冷,和被真人抱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鬼物当然不会具有物质属性的阳身,能够有这种效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对人灵魂的影响力已经大到了一个极限,极限到可以影响这个人的物质世界。

        在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僵硬,我神情却很平静,我感觉呼吸了一次,感觉自己都快呵气成霜了,我忽然暴吼了一声:“笑你X!”然后下一瞬间,双手反手一扣,两张蓝色的驱邪符就朝着腰间的两只手拍去。

        吼的那一声,我自然是运用了道家的吼功,在进门的瞬间,我就已经开始默默的运功了,至于两张蓝色的驱邪符则是打开门,扔下工具的时候,我就已经扣在了手里。

        我怎么可能会没有准备?在鬼物的世界,除了少数鬼物,就如小鬼是直接血腥的攻击人类以外,大多数鬼物,包括极厉害的几种,都是喜欢控制,惊吓人类。

        进屋的短短时间,我看是无意的在四处张望,其实我无时无刻的都在防备着

        “你很没有礼貌!”我的肩膀上滑落下来几根冰冷的发丝,耳边响起了一个阴沉沉的女声,我的双手被一种无形的气场弹开,而两张蓝色的符竟然贴不下去,上面鲜红的符文,眼看着就变成了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苍白红色。

        符文竟然在短短的瞬间就失去了效果!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从背后抱住我腰间的双手忽然用力了,仿佛是死死的勒住我的肚子,有尖锐的指甲插进我的皮肤,我的白色衬衫竟然隐隐泛起了红色,是鲜血流了出来。

        我的额头开始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鬼修罗,无疑是到了鬼修罗境界的厉鬼,才会对人的阳身产生如此大的影响,能够实质性的伤害到人的身体,要怎么办?我自问没有办法单独一个人对付鬼修罗,就如我没办法单独对付小鬼一般。

        在这个普通的小县城,竟然有一只鬼修罗,我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跳动。

        但我到底是一个道士,老李一脉山字脉的传人,最好的消息是现在是白天的下午,而不是深夜11点以后,鬼修罗的能力也有限,我不可能这样坐以待毙。

        我咬住自己的舌尖,保持着自己灵魂的清明,然后紧闭着嘴唇,气沉丹田,在那一刻全身的阳气外方,双手使劲的朝着腰间摁去。

        在此刻我已经扔掉了手中两张蓝色的符,它们已经被阴气腐蚀,没有任何作用了,我只能以自己流出的鲜血为引,把符文画于鬼修罗抱住我腰间的双手上,才能争取到一丝丝机会脱身。

        这就是一场纯粹的‘力量’博弈,这力量中包含着我毕生的功力,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灵魂力,精神力来对抗鬼修罗

        要做到靠近都如此困难,更何况是在它身上画下符文,可是只要有一丝丝机会,我都必须要争取,汗水布满了我的全身,手臂上也是滑溜溜的。

        我在没开天眼的情况下,都清楚的看见又一双苍白瘦弱如骷髅般的手紧扣在我腰间,却没注意到一个细节,在那个时候,本来在挣扎间在手腕上挂着的有些松的沉香串珠,滑得更下来了一些。

        慢慢的,它就碰到了那双苍白瘦弱的骨手,接着,我看见我戴了几十年的沉香串珠其中一颗珠子在瞬间竟然爆发出了一阵触电般的电火花,炸开在那双骨手上,接着我听见一声尖锐的尖叫,然后全身一松,那包围住我的冰冷瞬间就离开了我。

        我‘咚’的一声跪在地上,这几乎是我遇见的最凶险的情况,我却来不及喘气,一下子转身,后背重重的撞在摆放在这间小屋正中的冰棺上,一阵生疼

        “既然你想看,就看个够,我记住了你,记住了你”映入我眼帘的是那厚重的黑色窗帘,一个红色的背影朝着窗帘走去,留下了一角衣角,还有那回荡在屋子里的,我记住了你!

        记住了我,是要做什么?我抹了一把脸,发现手中尽是冰冷的汗水,就这么离去了吗?刚才我的沉香串珠是怎么了?

        我脑子就像不够用似的,在那一瞬间什么也反应不过来,然后就是听见‘啪’‘啪’‘啪’的声音,手腕带着的串珠竟然散落了一地,我仔细一看,是刚才发出了电火花的串珠竟然变为了焦炭一般的存在,裂成了好几块,包括里面的穿绳也没有幸免,所以串珠散落了。

        可是,我却顾不上捡起所有的串珠,随手抓了两颗在手上,一下子站了起来,把中指也放在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疯狂的冲向了那窗帘,然后发狠的逮着窗帘一拉

        什么也没有,窗外白晃晃的阳光一下子照进了屋子里,多少驱散了一些黑暗和腐朽的气息,它是真的走了吧?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是一个很坏的消息,我竟然被一个鬼修罗记住了。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的鬼物被珍妮大姐头记挂住了一般倒霉!我的心里就像塞进了一块大石头一眼沉重,小时候,百鬼缠身时,有师父在,现在,我只有我自己,而且按照鬼修罗杀绝九族的个性,我身上还背负了太多人的性命。

        白晃晃的阳光照在了我的身上,可我此刻的却感觉我整个人都像堕入了冰窖。可是我放下了咬在口中的中指,牙关紧咬,拳头紧握,两颗沉香串珠在我掌心硌得我掌心生疼。

        可是,是不会有下一次的,不会再有下一次再从后背受制于你,我是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让你一个一个杀光我身后的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重要的人的。

        我‘哗’的一声推开了窗户,接着深吸了一口窗外清新的空气,然后走过去,打开了门,屋里总算明亮了起来,而屋里的一切也终于被我看了个清楚,而不是刚才雾蒙蒙的样子了。

        这个小屋不大,除了一张老旧的老式写字台,就是屋子正中的冰棺了,而让我深感恶心的一幕就发生在那张小床上。

        小床上摆着一个皮人,从皮下裸露的地方看来,里面的骨架是用竹子扎成了,上面包着一层猪皮,从体型来看,扎的是一个女人。

        这原本没什么,只是那皮人做的丑陋抽象了一些,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皮人应该是处于一个被逐渐‘丰满’的过程中!

        用丰满这个词,是因为我找不出具体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个皮人此刻的状态!!它是一个空心的皮人,可是在很多地方,摆放了属于人的器官。

        就比如在挖空的眼眶处,摆放了一对人的眼睛,在鼻子的地方,摆放了又一个人的鼻子,脚上插着人的脚趾头,手上

        而它肚子上的皮也是掀开了一个角落,中间按照一定的位置,摆放着人的内脏,我不能再具体的描述,也再也看不下去了,胃部传来的不适和抽搐感,让我猛地冲出了房门,蹲在角落,干呕了起来!

        其实,我也感觉到了,下面那些鬼姑娘的灵魂根本是被拘禁在那些器官上的,一旦这些姑娘的身体不仅被利用,连灵魂都将被献祭!

        “陈小哥?你怎么了?”我的这个状态,引起了楼下警察的注意,‘咚咚咚’的冲上楼来,这反映未免太夸张!

        我没有阻止他们,此刻最危险的存在已经离去,他们倒是可以上来的,只是在他们上来以后,我才知道他们此刻的反应根本就不是夸张!

        因为,有人从楼下给我拿上来了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