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四章 楼上的关门声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四章 楼上的关门声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见这个小卖部老板的脸,可惜是已经看不清楚具体长相了,两边的嘴角被划开,刀口拉得长长的,翻开的肉被两颗图钉往上固定住了,摆成了一个小丑般的奇异‘笑容’,却又像骷髅般的露着牙齿。

        鼻子被削去,留下两个孔洞,一双眼睛因为淤血凝结,眼白变成了一种恐怖的红色,整个身体被一根绳子绑在椅背上,固定成了一个跪拜的姿势,是朝着床上的女尸,也就是他女儿的尸体。

        这样的尸体,已经是考验人类承受的极限了,不知道凶手的心态要扭曲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血腥味刺激着我的鼻子,看见的男尸却冲击着我的视觉,我此时不止胃部在抽搐,连整个心脏都在抽搐,我以为鬼物在人类的眼中是很恐怖的存在,其实比起这种真正的凶杀现场,鬼物有时可爱的像小白兔。

        慧根儿双眼紧闭,仰天,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我知道慧根儿是在愧疚他明明已经发现端倪,却没救下这俩父女,虽然他是那个提着戒刀,说要杀尽天下恶人的小和尚,却也是这个心底柔软而慈悲的小和尚。

        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慧根儿,有些事情是命运,避也避不开,也不是旁人可以阻止的,我只能强忍着心头的不适,继续观察这个凶杀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丝线索。

        如果说那具男尸是人类承认的极限,那么床上那具女尸,则已经超过了人类的承受极限。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可以流那么多的血,以至于多到整张床单被鲜血染红,在一大滩血迹的正中,小卖部老板的女儿就躺在那里,只是看一眼,可能按照我的心理素质,也会做半个月的恶梦。

        冷汗从我的额头滴落,我看见了这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子,此刻脸上是一种扭曲的表情,双眼圆睁,眼神停留在了极度恐惧的一刻,一张脸苍白到普通人无法想象,连白纸都不足以形容,连嘴唇都几乎没有什么颜色,我不懂法医学,但这绝对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她的脸不像她的父亲,反而是被保护的很好,在脸的旁边还放着一束不知道那里摘的野花。

        可是她的身体却是极度的恐怖,双手被摆在胸前,做出了一个祈祷的姿势,但是从胸前一直延伸到小腹,她的肚子被整个剖开我无法用笔墨去形容这一幕,只能说她的内脏被取出了一部分,就放在尸体的旁边,每一块内脏旁边,都摆有一束野花。

        而下半身则是裙子被撩起,双腿张开呈一个奇异的角度,而我个人已经形容不下去,看不下去了

        花应该是美好的事物,但凶手好像很喜欢用它来装点尸体一般,鲜血,恐怖的尸体旁摆放着鲜花,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扭曲和讽刺?

        “我怀疑这个凶手唔应该是唔,国外连环杀手的崇拜者,就比如开膛手杰克什么的呕,我受不了了,我出去一下。”跟我那个警察,边压制着干呕,边跟我说完了这句话,就冲出了屋子。

        我也快被这凶杀现场的气氛弄出阴影了,因为我无法想象,一个人杀人之人,还拖尸到二楼,然后冷静的对着两具尸体做出这些举动,而很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几个邻居已经在拍门,我能形容他是从容不迫,把杀人做为一种享受吗?

        我注意到那具女尸少了两个大脚指头,而现场却没有。

        我不敢深吸气,而是一下子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想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却不想在推开窗户的一瞬间,却听见楼上传来了‘澎’的一声关门声!

        “谁?”面对这种神神叨叨的声音,身为道士的我从来就没有紧张过,可这一刻却不知道为什么全身汗毛炸起,头皮都在发麻,仿佛心脏在那一刻都被一双手攒紧了,我一下子吼了一声。

        却看见慧根儿在这一瞬间已经冲出了房门,‘咚咚咚’的朝着楼上跑去,我赶紧跟了上去,而在屋内的其中一个警察和门外的三个警察也跟着冲了上去。

        楼上和二楼也是同样的结构,两扇相对的门,看样子是空着的,因为门敞开着,里面堆着一些杂物货物,但在其中一扇门的旁边,还有一扇小门,应该是卫生间和洗澡的地方。

        而发出关门声的就是这扇小门!

        慧根儿站在这扇小门前,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一步一步的走到慧根儿身前,几个警察战战兢兢的就跟在我身后,其中一个警察还夸张的掏出了枪,吼到:“是谁?不要动,否则我就开枪了。”

        “没人。”慧根儿轻声说到。

        对的,是没人,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时,那扇装着活页的门又夸张的‘吱呀’一声,开了一半,然后又是‘澎’的一声!

        现场安静,只剩下我们几个的呼吸声,连风声都没有,几个警察一下子都愣住了,因为这门的动静在他们看来未免太过诡异了,连风都没有,这门是怎么会自己自动的开关?而我相信在那门开了一半的瞬间,所有人都借着这三楼楼道昏暗的灯光,看清楚了这小小的卫生间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除非那个人是躲在门的背后。

        可是,这些警察根本不敢去查探,那个握枪的警察甚至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好在他们是心理素质过硬的警察,否则是普通人看见这一幕,已经是惊叫着转身就跑了。

        我没有说话,在那一刻,我已经开了天眼,在天眼中,这整个楼道,目光所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血光’冲天,可见这里的凶气之重,凶手的身上应该已经背负了好一些人命吧。

        我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而是朝着那个卫生间走去,但一张符箓却也是扣在了手里,我无法把握这里面是不是有厉害的存在,毕竟这里靠近万鬼之湖,毕竟这如此凶残的凶杀现场,我第一时间出现,却都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灵魂的痕迹。

        “不不要进去,我们做警察的就知道,很多凶杀现场都,都不干净。”我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是陪着我们进来的那个警察。

        我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那个卫生间的门前,没有回头的说到:“没关系,这种事情我比你们遇见的更多。要线索偶尔就只能这样找。”

        我没有撒谎,一些没公布的重案,影响极大的重案,只要能找到这种线索的,都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先确定凶手,然后再收集证据的,只不过这些细节都被记录在了公安部的秘密档案里罢了,普通人民不用知道这些真相。

        说话间,我已经伸出了手,放在了门上,正准备一鼓作气的推开门,却诡异的发现,整个门在自己后退,又来了吗?

        在天眼的状态下,我分明看见一双血迹斑斑的手握在门的边缘,是它在开门!

        那一瞬间,我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要知道鬼物是不能动到现实中的物体的,唯一能利用的就是精神念力去搬动物体,但是都有限的很,就比如吴老鬼,几百年的老鬼,才能举动一些较轻的物体,就比如针啊,打火机啊什么的。

        我没想到今天在我眼前,竟然有一个鬼物能够搬动门这样的物体,这样做只有一个可能,它是不顾及自己的灵魂,情愿拼着魂飞魄散,也要闹出这样的动静。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拉住了门把手,一口憋在口中的气息也慢慢的退去了,原本我的第一反应是要运用道家的吼功,但此刻,我却不想这样做了。

        吼功并不是靠声音去震撼敌人,也不是说你的声音吼得越大,就越有效果,那是一种包含着个人本身意志,精气神,功力等等各种因素的法术运用方法,不管是在水中,还是在陆地上,它所表现的形式都是通过‘吼’这种方式释放出以上这些东西,进行对对手碾压,哪怕只是无声的吼!

        我自己的分量我自己清楚,我怕这一吼,会把里面的这个鬼物震受伤,因为在看见那双血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门口的不是厉鬼,怨鬼,没有凶煞之气发出,而只是一个可怜的‘冤鬼’。

        “我进来了。”我淡淡的招呼了一句,然后推开了门,这么诡异的像是在给谁打招呼的话,让那些警察都集体倒退了一步,显然是有些怕了。

        而我却懒得理会这些,一把就推开了那一扇门,然后我就看见了它!

        站在卫生间的一个角落,脖子上还有一个扭曲的伤口,鲜血淋淋,脸上神色悲苦,对着我不停的作揖,整个身体显得虚幻无比,如果不是天眼的状态,我不保证我能察觉到它的存在。

        “阿弥陀佛,有些什么想对我们说吗?”慧根儿此时也站在了我的身后,脸上的神情慈悲而怜悯。

        眼前这个鬼,我们是见过的,它就是这个小卖部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