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二章 夜半之事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二章 夜半之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关于万鬼之湖我所知的一切,和一些鬼物的常识都浮上了脑海。

        静水永远比动水更受冤魂鬼物欢喜,就好比流动的溪流和水潭,阴魂更容易在水潭聚集,大江与湖泊,阴魂更容易在湖泊聚集,而有经验的道士去宅院驱鬼,如果宅院有井,那绝对是第一个探查的地方,而在屋中厕所的位置,特别是没有光源的封闭性厕所,一找一个准。

        X湖的某一处因为特殊的阴性气场聚集在那一处(可以说是整个湖的阴性气场大半都因为地形,风水的流动集中在了一处),招来了众多冤魂,所以形成了X湖冤魂事件,那时的事件大到惊扰到了普通百姓,也算是一次警告性的事件。

        但万鬼之湖,却是湖中有好几处地方,小岛,岩石,水上植物等等,莫名的形成了一个聚阴阵,从高空看去就像有一个布阵高人刻意为之,太过神奇。

        这样的神奇,大自然的手笔,带来的后果却是可怕的,它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聚集天地间的阴性气场,根本不受限制于这个湖,而方圆千里的冤魂都容易受到这里的吸引。

        这个湖中聚阴阵可以从风水方面来解释,也可以理解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里在圈中的凶险之名不下于那个神奇的死亡峡谷,就算这个湖水产丰富,但当地围绕着几个村子的村民,也从来不敢靠近某些禁区的地方,就算大白天也不会,因为靠近了就只有一个结果——有去无回。

        想到这里,我吸了一口烟,浓浓的烟雾在窗前飘散,结合路山给的资料和师父曾经说过的一些往事,万鬼之湖我知道它还有一个圈中人才知道的外号——小地府!可见鬼物之多。

        “实际上部门也召集人手在万鬼之湖做过一些工作,这个工作我可以悄悄的告诉你,从万鬼之湖的那个神奇地形形成以后,就从来没间断过,我想想,大概从明初就已经开始了,都是一些道家高人在做维护。”这是路山口述于我的一些情况。

        “万鬼之湖自然是有人管的,这是我道家人历代的责任,只是这些所为并不为普通人所知罢了。就比如现代,在万鬼之湖的特殊阵法之外,就有现代最厉害的几个高人布阵,限制其中的阴气无限制的聚集,也限制其中的鬼物。但面对大自然,人力有限,这种事情只能控制,却不能彻底解决。”这是师父小时候给我谈起万鬼之湖,说过的一些话。

        “难道就不能毁去那个自然形成的阵法吗?用炸弹什么的,毁去其中几处关键的点,那自然形成的阵法不也就破了?”那时候的我,年纪还小,多多少少有些幼稚。

        “不能,你就想象那里是一个装满了毒气的盒子,我如果把盒子扯烂了,那后果是什么?自然是毒气外泄!万鬼之湖聚集的多半都是不得轮回的冤魂厉鬼,它们可不怕什么炸弹,如果失去了这个安身之地,你想方圆百里都变成无人之地吗?更别提阴气外泄,这种阴气可不是那种滋养灵魂的纯净阴气,而是那种害处极大的驳杂阴气,如果失去了万鬼之湖,方圆百里甚至会变成所以,三娃儿啊,你眼中看一件事,永远不要去看表象,就如垃圾场,它脏,可是它换来的却是大家的洁净,难道你就要说垃圾场是个破地方吗?对待事物,或者对待人永远要公平,而公平的实质就是看到了表象之下的实际,知道了吗?”

        师父的话犹在耳边,所以那时候小小的我,从一开始对万鬼之湖的畏惧和厌恶变成了一种对大自然的敬畏,仿佛它是一早开始有安排,在护卫人间的安宁。

        我想的出神,也就忘记了周围的事情,直到这时一阵敲门声一下子惊醒了我,我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微微皱眉,谁这大半夜的会来敲门啊?

        床上的慧根儿嘟囔了几声,然后扯过被子蒙着头继续睡,指望这小子去开门是不现实的了,我叹息一声,只能苦笑着问了一句:“谁啊?”边说边朝着门边走去。

        “承一哥,是我,承真。”门外传来的是承真的声音,这倒让我很诧异,这丫头半夜来敲我的门干嘛。

        我走过去开了门,看见承真一脸兴奋的站在我门前,旁边拉着睡眼朦胧的承愿和如月,三人就这么杵在我的门前。

        我还没来得及发问,承真就说到:“承一哥,陪我出去啊,有事情有事情。”

        承真的话刚落音,如月就在旁边打着呵欠说到:“三哥哥,这丫头疯了,半夜把我和承愿拉起来,就说是有事情发生,非得要出去。我们没办法,就说让她来找你,你去我们就去。”

        说话间,从那窗外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承真一下子就激动了,从我的身侧挤进门去,然后把我扯到了窗前,指着远处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说到:“承一哥,你难道没注意吗?这个地方出事儿了,现在警察都去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明天还有事儿,去凑这热闹干嘛?”我了解承真的性格,是那种大大咧咧,爽利的男孩子性格,不过有一点却绝对是女孩子,而且胜过一般女孩子,那就是八卦的紧,没想到已经发展到半夜去看热闹这种程度了。

        “这绝对不是凑热闹啊,师兄,我从一来这里,就感觉这里的地脉都一些不对劲,所以决定晚上四处走走,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形,想找一个能够清楚的望气之地,结果就发现这里半夜出事儿了,师兄,这说不定能为我找到什么线索呢?你知道我这是职业病。”承真对我耍赖般的说到,即使当地发生什么事儿,通过一件事情又怎么能判断的出来?

        不过,看着承真期盼的眼神,我发现我要拒绝了这丫头,估计会对我不满很久,所以想想也就答应了,说到:“那我陪你去看看吧,让如月和承愿去睡觉。”

        我的话刚落音,忽然就看见慧根儿从床上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精神百倍的对我说到:“哥,我也要去!”

        我一下子无语了,这小子不是睡得很熟吗?

        这个地方的初夏并不炎热,反而在入夜的时候,有一些冷,我和承真,慧根儿三人走出宾馆,加了一件衣服,都觉得周围的风来得有些冰凉。

        县城并不大,出事的地方离我们所在的宾馆也并不远,两条街的距离而已,我们走了不过十几分钟,就已经看见有三三两两周围的居民,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往出事的地方赶去了。

        在那边,警车闪烁着警灯,已经停了下来,有几个警察在拉着警戒线,并驱赶一些居民,说是叫别破坏现场。

        看到这一些场景,一直嚷着要来看热闹的承真忽然有些害怕了,小声对我说到:“哥,你说我会不会看见凶杀现场啊?如果是,我不要看了。”

        我有些无语,这丫头身为道士,走南闯北,鬼都不怕,还怕看见凶杀现场?我笑着,一边安抚承真,一边觉得这个地方我怎么那么眼熟?

        在那边慧根儿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一些不好看了,他忽然开口对我说到:“哥,额咋觉着是那个小卖部出事儿了?”

        慧根儿这次曾说过,出门在外,要改改自己的陕西腔,一直也很注意,却不想这一次,一紧张,那陕西腔就冒了出来。

        我一听,也忽然想起了,这不是我和慧根儿约定见面的地方吗?我在小卖部见着的慧根儿,这不就是那小卖部附近吗?

        我一下子想起了那个笑颜如花,青春洋溢的小卖部老板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