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事件结果以及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四十章 事件结果以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丁扬为什么会选择在这种时候自杀?这让我似乎想得通,又似乎有些想不通,简单的说,这种生命的状态,就算假设能得到悠长的生命,也不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儿,就算普通人也不能接受,这是我能想通的地方。

        不能想通的地方在于为什么偏偏选择在那个时候自杀?不是早就可以办到了吗?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疑惑,路山说到:“你还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吧?丁扬的尸体被解剖了,是他自己留下的‘遗书’,要求解剖他的尸体,执行人是穆山。”

        “你说,穆林解剖他好朋友的尸体?”我瞪大了眼睛,忽然发现科学家的世界,我有些不能理解。

        “是的,丁扬把遗言留在了金属墙面上,就简单的一句话,我的尸体交由穆林解剖。”路山说到。

        “难道穆林和丁扬谈话以后,就没有向上层汇报谈话内容?”在这里我想到了一个漏洞。

        “当然不可能不汇报的,这也就是紫色植物第一次出现在文件记录中,在那个地下洞穴,有大量的紫色植物。”路山对我说到。

        “大量紫色植物?”我脸上变了,不过想起路山那一句一切都消失了,连样本也没有留下,心中也放心了。

        路山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再次点上了一支烟,说到:“后面的事情我相信你也知道了,这个实验当然继续了下去,并且在有大量紫色植物的支持下,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同时也出现了很多不可以控制的事情。我毕竟不是科学家,中间太详细的东西我不知道。再后来,发生了几次较大的事件以后,这个实验项目,道家之人就插手了!对了,听说参与那几个神秘课题的道家人也出手阻止了这件事情。”

        神秘课题?是指的地下洞穴里发现的东西,然后成立的研究小组吗?我伸手摸了摸脸,但终究没有多问,只是语气有些沉重的问到:“那停止项目之后,穆林他?”

        “说起来,这是一个谜啊!就如我们普通人永远不了解科学家在想什么一般。穆林的结局不是太好,太具体的上层保密,我也不太清楚,但你要相信他是死去了,死在太过执着上。可是他的执着并不是指的那个课题,而是由那个课题衍生的一些东西,就比如人类进化成更高级的生命。而他还留下一个谜题,就是在他的实验室,家中都没有找到最核心的实验记录,他留下的工作实验记录都没涉及到一些问题的核心,只是普通的记录”路山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流露出好奇的神色,显然他是不知道内情的。

        可是我已经听不进去路山在说些什么了,因为我好像知道那真正核心的实验笔记在谁手里了——杨晟!怪不得他能取得如此大的成果,原来是在他老师遗留的实验记录基础上,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当年最大的紫色植物聚集地被毁,所以杨晟要实验,必须再找到新的紫色植物,于是荒村就成了一个契机他其实一直在隐藏自己,他一直

        我有点想不下去了,如果一切都是如此深沉的心计,那么那个晟哥,存在于我记忆里的晟哥都是假的?他只是给我看到了一张虚伪的面具吗?

        我有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或者也有真情流露吧?听到这里,我开口问路山:“那杨晟呢?这件事情之后的杨晟呢?”

        “杨晟?那个时候他还小啊,当然也是重点‘照顾’的对象,不过他表现的很天真懵懂,就如同一般的天才那样,除了学术上的事情,一切人情世故都不懂的样子,时间久了,在他身上也查不出什么来,也就这样了!你看他后来还和道家人合作来着,不是吗?而且,那件事情也是杨晟天才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他表现的没那么天才了,至少不能算作顶级的天才了,大家都认为穆林的去世,对杨晟的打击太大了。”路山给我解释到。

        “当然,在后来杨晟‘叛逃’以后,很多人也推测出了一些有趣的结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路山又补充了一句。

        我呆立当场,说实话,路山的话刺痛了我,他仿佛就是在证明,杨晟,不,以前晟哥的一切都是假象,是我自作多情,是他身边所有的人都自作多情,这个人,从始至终,心里都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关于进化人类生命的实验罢了。

        远方,天空开始泛白,黎明来了,晨风轻轻的吹过我的头发,却让我感觉刺骨的凉,凉到了心里,那个荒村,那个分别的路口,杨晟说过的一些话,仿佛还在眼前,我却发现我真的看不透了!

        ——————————————分割线——————————————

        钢笔我最终交给了路山,虽然我一直都不知道这支钢笔对于路山的意义在哪里?更不知道这支我仔细检查过的钢笔藏有什么玄机!

        一切看来,这不过只是一支普通的钢笔,如果说特别一点儿的话,那就是这支钢笔是在90年代初,比较昂贵的派克笔,除了这个,没有任何的特点。

        而X池的行程,总的来说,我是失败的,失败在哪里,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就是紫色植物被莫名其妙出现的杨晟抢走了,而那个洞穴,除了紫色植物和怪物,也没有任何再值得探究的地方,这让我们所有的人很懊恼,因为在我们的判断力,应该有与蓬莱有关的事物,至少师父的暗示是那么说的。

        对于路山的怀疑自然也是排除了,但这个人总是让我非常的看不透,我们夜探X池的行动竟然就被他无声无息的隐瞒了,江一毫不知情。

        而关于杨晟,则留下了更多的谜题,他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那里,当年的事情前后到底怎么样的,在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就比如那场没有监控的十分钟谈话,杨晟是唯一的知情者,原来他背后的往事是这么的复杂。

        可无论如何,这一切暂时是与我们无关的,我曾经说过要阻止杨晟,但绝对不是现在,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能靠近昆仑,我会解决我与杨晟之间的恩怨的。

        X池的行程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兴冲冲的来,败兴而回,下一个目标我选择了一番,定在了那个‘鬼湖’!但说起要去,也不是现在,第一是要等待慧根儿的归来,第二,则是要给江一制造一种我们没有目的的假象。

        这两点对于我们来说异常重要。

        接下来的大半月旅途,于我们来说,是一场游山玩水的旅途,我以为在当今的环境下,我大华夏的自然风光都遭到了人类的‘侵略’,却发现,在无人或者少人的环境下,那湖光山色依旧是醉人的美丽,我当是自己和大家放松心情的旅途了,毕竟我们要去的地方都是极偏僻的,而大华夏的湖又那么的多。

        这是完全放松的时光,放松到肖承乾要给我讲一些关于灰眼人的事情,我都拒绝听,我告诉他,等到慧根儿归来时,再一起讲吧,免得再说一次,浪费精力。

        而算起来,这样悠闲的日子过了大半个月,我们大家的情绪也由一开始的紧张得到了极大的放松,而在X池碰壁的颓废和沮丧,也被这湖光山色的美景给彻底的化解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闭门炼心,不如行走时间得到沉淀,在经历了那么大半月的游历以后,我对这句话也有了深刻的体会。

        在这一天的下午,坐在汽车上,望着窗外的眼光,我算了一下时间,和慧根儿约定的日子,就在明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