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南辕北辙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三十四章 南辕北辙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没指望我的话能有什么效果,更是在此刻把以前那个吃饭饭粒儿落满了全身,在早晨的朝阳下,和我一板一眼的学着‘广播体操’的男子形象给压抑在了心底,我觉得我需要遗忘和彻底的放下,那封恩断义绝的断交信不就已经说明一切吗?

        我这样说出来,只是觉得我不说出来我不舒服,我眼前老是浮现出静宜嫂子的形象,那么多年来,那个人前乐观的女子,一个人忍受着流言蜚语,拉扯着孩子长大,是吃了多少苦?她还在苦苦盼望着眼前这个人能回去,还在孩子面前塑造着这个人的形象。

        我几次见到希希,他都告诉我最崇拜他爸爸了,他爸爸在保密的地方搞科学研究。

        为了这个,静宜嫂子甚至一户一户的去求邻居,让他们不要让孩子知道真相,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女人所打动,从一开始的抵触到接受再到喜欢她,唯独就是她自己的丈夫铁石心肠,她始终等不回来他!

        曾经的韧草还在苦苦的支撑,无奈的只是郎心如铁!

        面对我的话,杨晟只是沉默,在我说完以后,洞中的气氛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那枪口对着我和肖承乾,过了半晌,杨晟才说到:“陈承一,我再说最后一次,紫色植物交给我,你和肖承乾可以活。”

        我无奈了,什么叫没救,眼前这个人就叫没救!我捏紧了手中的紫色植物,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什么选择,但不代表我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说到:“交给你可以,先让肖承乾脱困。”

        杨晟没有过多的废话,只是一步一步走到了肖承乾的面前,在他周围的人自动让人开一条路。

        我很好奇他究竟是要怎样让肖承乾脱困,可他的动作直接粗暴到让我吃惊,他只是伸出手来,一把就把肖承乾从那怪物的口中扯了出来,那怪物直接脱困了,刚想有什么动作,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杨晟吼了一声,伸出双手,死死的捏住了怪物上颚,脚踩在它的下颚上,怪物就这样被生生的拦住了。

        肖承乾一瘸一拐的朝着我跑来,然后转身,和我同时看见了这一幕,那小子震惊的说到:“承一,你实话给我说,杨晟的真正面貌是不是就是金刚来着?”

        “是不是金刚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他已经不算人类的范畴了。”我看着这一幕,心中连情绪起伏都没有的说到,在道家的记载里,能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存在就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僵尸,而且是进化到很高级的僵尸。

        至于如何进化的,道家有诸多记载和说法,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都让众人信服的说法!

        眼前的杨晟只能让我想起老村长,我悲哀的发现,他可能真的回不去了,上次我在轿车外看到的他的异样,不是我的幻觉。

        这只怪物的体型比最大的森蚺要大出一些,但是我记得在曾经一个普通的壮汉都能和一条十米左右的巨蛇徒手搏斗,在直播中生生的掐死了巨蛇,所以杨晟能阻止这只怪物也不足为奇。

        “你是低级的生物,给我滚回去,否则”在那边与怪物对峙的杨晟忽然开口,接着我们看见,杨晟吼了一声,双手用劲,‘啪’‘啪’两声,竟然捏碎了他手抓住的地方,再之后,他冷笑了一声,然后举起手来,残暴而不加思考的一下子就把手插进了怪物上颚的骨骼当中,凶狠的说到:“你滚不滚?”

        怪物发出了一声最惨烈的鸣叫身,身体开始剧烈的扭动,可是杨晟巍然不动,接着又把第二只手插了进去!

        “灵魂进化如此缓慢的家伙,都是低级的。”杨晟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那些素质良好,甚至看见怪物都不为所动的汉子,此刻看见杨晟残暴的一面,都纷纷后退了一步,显然是被惊到了,显然任何正常人都不会对着一只怪物如此表现优越感,然后残暴的发泄情绪。

        怪物在惨叫,可杨晟却若无其事的把手拿了出来,掏出一张黑色的手绢擦了擦手,狠狠的瞪着那只怪物,那只不可一世的怪物,竟然哀鸣了一声,用比追逐我们还快的速度一下子缩回了水潭里,翻起一阵巨大的水花之后,然后消失不见

        “若不是你是一个活的样体,某些势力也在刻意隐瞒保护你的存在,你今天会死的很惨。”杨晟淡淡的说到,怪物早已不见,而且也不会接话,至于在场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机密的事情在他口中说出来,就和上街买了一件什么东西一样随意,可却不是我们能议论的。

        “东西给我吧,陈承一。”杨晟转过身来,语气平静,但是不容置疑。

        “你不是已经得到了紫色植物的样本,你要它来做什么?”我没有着急给他,只是随口问到。

        “这样的样本当然是越多越好,我的实验需要本体的地方太多了,你这次得到这些,还不够,不够!”杨晟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不那么平静了,变得有些疯狂。

        “谢谢,我不是为你专门收集所谓紫色植物的人。”我心中一下子升腾起了一股怒火,可是表面上不动声色。

        “呵呵,谁说不是呢?那个柱子你不是上去了吗?”杨晟开口说到,言下之意就是这里的秘密他早已知晓,可是他却因为盘蛇渐迷阵,得不到这紫色植物。

        到底还是被利用了一把啊!我感觉胸腔都快被愤怒撑爆了,可是至少现在我却毫无办法,如果师祖在,如果师父在我忍不住软弱了。

        “植物拿来吧。”杨晟毫不客气的上前一步,同时我听见了整齐划一的拉枪栓的声音,我根本没得选择,我也不会笨到不知道,就算送命了,结果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我交出了紫色植物,同时注意到站在我身前的杨晟,比我还高了大半个头,我1米82,意味着杨晟的身高已经接近2米了。

        曾经,他只有1米7几,他整个人都变了。

        接过紫色植物,杨晟忽然望着我,拍了拍自己,说到:“高等生命,知道吗?等我解决了一些问题之后,我就是彻底的高等生命了!接着,全人类都将前进一大步,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就不要想着阻止了,懂不懂?”

        “人的进化有自己遵循的原则,你不可以逆天而行的!杨晟,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劝你,拔苗助长的结果,不是让幼苗快快长大,而是让它死掉!天道既是规则,那么所有的事物都要在规则下办事,遵循自然之道,而所谓的天道也不神奇,那是宇宙运行的法则,宇宙都是如此,莫非你还想逆天?”我开口对杨晟说到,我痛恨自己的不死心,为什么还要对他说这个,有那个必要吗?他能听得进去吗?

        果然杨晟激动了,伸手指着我的鼻子说到:“借口,这都是借口!你们道家人如何冷漠自私,难道我不知道?明明很多存在已经进入了可以入定的境界,超越了生命的法则,却敝扫自珍,不肯共享给全人类,还口口声声要遵循自然,天道,还要阻止我,通过压力害死我的老师!我呸不过,陈承一,等到有一天,全人类都进化了,我会记住你的功劳的,没有你,我不可能两次拿到这珍贵的样本,那个时候,人类纪念的丰碑上会写上我老师的名字,我的名字,也可以有你的名字。”

        说这个的时候,杨晟唯一露出来的双眼的眼眸中闪烁着疯狂而激动的光芒,呈一种野兽般的诡异的绿色,他仰头望天,如同一个艺术家般癫狂的说到:“为了这个目标,有什么牺牲不能做呢?科技总是伴随着毁灭在进步,就如同战争不停的在促进科技!没有牺牲,怎么可能有得到?”

        我悲哀的望着杨晟,我很奇怪他的理论,连一个老婆孩子都不再爱的男人,连一个真心朋友都可以舍弃的男人,他和我说他爱全世界,爱全人类,他在牺牲?

        他指责我道家敝帚自珍,可是如果超越生命的路在那里,一万个人上去,九千九百九十个都会死,只有一人能成功,也要强行去做吗?那是违背生命,不尊重生命的。

        而且,如何的养生修心,道家从来没有敝帚自珍,可是成功没有捷径,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哪怕放弃尘世繁华,遁入深山这一条最简单的静修之路,都没有多少人能做到。

        所以,指责就这样来了吗?杨晟这疯子,却想到了更极端的拔苗助长的办法。

        我无言以对,说了也只是废话!所以,我对杨晟说到:“如果你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想你不会反悔的吧?”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或许有一天,我会像面对老村长一眼的面对杨晟,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一决胜负,消弭这一切吧。

        就如当初是我把他带到那个村口,从此他的人生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以后,就让我来亲手结束这一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