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曾经发生过的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六章 曾经发生过的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我现在却不能激动,任何主观意识太过强烈的念头,都会导致这样的‘交流’失败,我只有沉下心神,用一种真正淡定的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着这一切。

        诡异的火光跳动,完全陌生的语言在吟诵着某种祈祷之词,狰狞的青铜面具,完全**的男女,身上画着看似恶鬼的图腾,在人群中间还有一个身高不到1米55,头发灰白的老者在合着祈祷之词的节拍,不停跳着一种充满侵略性和原始意味的舞蹈

        看着这一切,如果不是心头那丝清明提醒着我,这是这个洞里真实发生过的场景,我会以为我回到了原始部落,不然就是身处在某个神秘恐怖电影的拍摄现场。

        终于那漫长的祈祷完毕了,所有跪着的男女都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惊奇的发现,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些人不对劲儿,就如刚才看见那几个怨鬼一样!

        他们很矮,非常的矮,那个跳舞的老者就算是他们中间的高个子了,大多数男女的身高都不超过1米5,戴着狰狞面具的头很大,脖子显得有些细,身体都一种发育不良的感觉,四肢较细,肚子都微微有些突出。

        这些是什么人?我脑子乱麻麻的,此刻那跳舞的老者站在中间说着什么,那语言异常的陌生,我走南闯北,不说会说很多语言,但对华夏大地上的语种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即使遇见有一些不会说,也听不太懂,但也大致知道是属于哪个地方的方言或者哪个少数民族的语系。

        但这老者的,我全无头绪,因为那发音方式于我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

        我的眉头紧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那个老者在激动的讲完话以后,朝着洞顶的那个缝隙一指,接着我就看见从那个缝隙中强塞进来了一个全身被捆绑的人,然后一条绳子把他慢慢的放下来。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一共放下来了七个人,最后,又有几个戴着青铜面具的人拉着绳子从缝隙中滑下来,推搡着那个七个全身被捆绑的人到了水潭旁边!

        这七个人和洞里的人应该是属于同一个地方的人,他们都有那标志性的大脑袋和细脖子,看起来想侏儒的身材,但是比侏儒个子稍微高一些,这七个人没戴面具,所以他们的长相我也看得很清楚,和亚洲人的长相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也是让人印象无比深刻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全是灰色的眼眸,看起来异常的冰冷无情。

        那为什么是这七个人?我心里有感觉,接下来或许要发生残酷的一幕,喉咙有些发干,只能想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转移注意力。

        但这无意中的一个想法,却让我真的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七个人的个子比洞穴里的其他人高多了,目测男的有1米6左右,女的也有1米5左右,已经算是人类的正常身高了,难道因为身高的原因,然后就得到了那凄惨无比的下场吗?

        转眼间,那七个人已经被推倒了水潭边,然后被强制性的摁倒,用一种奇怪的四肢完全张开的方式被固定的躺着,然后四肢上分别系上了绳子。

        然后,那老者又上前说了一些什么,人群开始欢呼,然后争先恐后的去拉动那些绳子。

        我有些想闭上双眼,自古就有五马分尸这种酷刑,但这样以人力来拉动绳子的方式却比五马分尸这种酷刑看起来残酷的多,毕竟五马分尸的速度很快,受刑人不用承受太多的痛苦,死亡就意味着结束,在这个现场人还是活着的,却被这样生生的拉扯着四肢,从开始执刑起来,就一直发出那惊天动地的惨叫,伴随着那些拉动绳子的人那种兴奋的欢呼之声,配合着不停跳跃的火光,那种场景就像是地狱!

        可是我不能闭上双眼,否则这种交流就会被中断,我只能硬生生的看着这酷刑的执行,看着七个受刑人的四肢被硬生生的极不规则的扯断,却不能死去来解脱这种痛苦,鲜血流淌一地,惨嚎声不断

        接着,那些被扯断的四肢连着绳子都被扔到了水中,那个神秘的老者上前来,朝着水潭再次跪下,用一种激动且疯狂的语气说了一些什么,又拜了几拜。

        在他身后,他的族人也和他一样,跪下拜了几拜,然后这些人就开始像畏惧着什么一样,纷纷沿着从缝隙中垂下的绳子,逃命般的跑出了这个洞穴。

        火光还没有熄灭,那七个受刑之人就这样被解开绳索扔在了这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惨嚎,到后来因为失血过多,只能发出呻吟的声音,无比虚弱

        尽管这样,我看见还有人挣扎着想离那个水潭远一点儿,可是又怎么可能做得到?而且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们,他们面对的是生生等待死亡,还有未知恐惧的绝望。

        我不是傻子,从这些冷酷的‘灰眼人’(姑且称作灰眼人)的行为来看,这水潭里一定有什么让他们崇拜且畏惧的东西,所以我才能判断,这七个人一定还要面对未知的恐惧。

        这样想着,我把目光投向了水潭,水潭很安静,刚才被鲜血染红的水面也已经淡去,恢复了原有的黑沉沉的颜色,看不出有什么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既然水潭里没有任何发现,就观察起那根沿着山壁而突出的石柱来,一路目光向上,却真的让我发现不同寻常的东西,而这个发现却是真正的让我心神一下子不稳,这种交流中断了。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去在乎了,我在那根石柱的顶端看见了一捧紫色,微微的散发着一种神秘的荧光,却还没有看清楚这种交流就被中断了。

        但没有关系的,我从还处在那种神秘交流的肖承乾手中一把拿过了电筒,然后朝着柱子的顶端照去,发现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柱子顶端,那一抹被黑色掩盖的神秘紫色还在那里,依然是有着非常微弱的紫色荧光,因为洞里的黑暗,它们又长在柱子靠里的地方,我一开始进洞竟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原来,这些灰眼人根本不是在膜拜水潭,而是那膜拜那一捧长在柱子顶端的紫色植物,山洞顶有一些渗水,偶尔就会滴落一滴在那紫色的植物之上,它就是这样存活的吗?

        我的脸色变得难看,在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到底要怎么上去?

        却不想,在这时,肖承乾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喊声,一下子也从那种意识的交流中醒转了过来,惊魂未定的望着我,大口的喘气。

        我没有急着把发现紫色植物的事情告诉肖承乾,而是问他:“你怎么了?”

        “承一,太恐怖了,这水潭有可怕的东西,我们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肖承乾的情绪有些不稳,而那边的怨鬼,在肖承乾惊醒的同时,脸上再次流露出了悲苦的神色,还有同样的恐惧!

        我忽然有些了然,变为厉鬼自然是要对自己的‘债主’肆无忌惮的恨,这些被残忍杀害的灰眼人却因为畏惧不敢恨,只能怨,所以才没有成为厉鬼!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畏惧,自然就是水下的那个存在,从肖承乾的表现来看,那水下的存在就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家伙!

        可是我不能离开,紫色植物也是昆仑遗祸中的一种,师祖曾经表现过,这种果,在他身上也有因,我身为老李一脉的弟子,怎么能视而不见?

        我把手摁在肖承乾的肩膀上,示意他冷静下来,这时才发现我手上还捏着那支钢笔,心中一下子就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但在这之前,首先自然是要安抚肖承乾。

        “肖承乾,你不要那么激动,你至少也得给我讲讲你看见了什么吧?”我开口问到。

        肖承乾这时才稍微冷静了一些,有些疑惑的问我:“你没有看见?”

        “因为我发现了另外的事情,以至于太激动,中断了这种联系。”我平静的给肖承乾解释到。

        肖承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到:“还记得我们进来之前,遇见的那只巨大的怪物吧?在这水潭里,有一只更奇怪的怪物在里面!”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水潭里还有怪物?这么小的水潭,怎么可能存在如此巨大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