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莫名的机会 为我是火娃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二十一章 莫名的机会 为我是火娃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承心哥的问题,路山沉默了,过了很久,他才说到:“没有,没有任何的交换条件,目的就只是为了让你们死心而已。”

        我们都没想到路山竟然来了一个那么近乎于无赖的回答,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话来接应,一口闷气憋在心里,是半晌也发不出来。

        ‘啪’的一声,肖承乾拍了桌子,然后说到:“是的,我们没办法强求你们什么,但你们也不要干涉我们行动的自由,深度潜水的设备,你以为我搞不到吗?那就这样吧。”

        说完,肖承乾就拂袖而去,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再说下去也是无益,剩下的人倒没有像肖承乾那么发火,只是保持着沉默走出了这间营房。

        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在要跨出门的瞬间,听见陶柏在我身后有些小声的说到:“这一切,我也只能汇报给江部长了,没有办法了。”

        我听得是又好气又好笑,说了一声‘请便’,便走了出去。

        一天奔波让我们很疲惫,出来之后,就各自走去各自的房间睡去了,可是我因为失望,辗转反侧也睡不着,干脆批件衣服,走了出来,在营房前面的小树林决定散散步,缓解一下心情。

        月光如水,洒在这安静的小树林,我点上一支烟,默默的抽了起来,肖承乾给我的消息应该有绝对的把握判断是真的,那水下真有紫色植物。

        但是除了紫色植物还有什么呢?这就是一个谜题,更关键的在于,这个消息是如何确定的呢?肖承乾没说,但我估计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单纯的知道这样一个秘密,然后又判定,其实这一次事情我是在被利用,进退不得。

        更让人郁闷的是,如果只是被利用,倒也还好了,我至少可以得到足够的支援下水,接下来要怎么做,可以走一步看一步,路山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彻底的否认了肖承乾的利用说这中间还有什么秘密吗?

        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团乱麻,让人理不顺,更是剪不断,我陷入了沉思,一支香烟烧到了底,直到烫到了我的手指,我才低呼了一声,反应了过来。

        手指上的余痛还没消,我就听见了小树林里传来了脚步声,我是一个道士,深夜在这种地方,最不怕的遇见的就是鬼物啊什么的,接着才是人,最麻烦的倒是怕遇见什么野兽之类的。

        所以,听见了脚步声,我也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倚在一棵树下,静静的等待着。

        今晚的月光够清凉,那个人影渐渐的在我前方出现,然后越来越清晰,看得我心中更加疑惑,竟然是路山?!他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他也是一个心烦不能睡着的人吗?

        我看着他没有开口,可是他就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般的给我打了一个招呼,不咸不淡,然后就沉默了,仿佛我们是在街上遇见,打个招呼而已。

        这诡异的时间点,和这比较偏僻的环境根本不在他的注意范围以内。

        我凭直觉感觉到这个人是一个喜欢把主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他就打个招呼,挨着我站住了,什么话都不说,他就是在等我问他,这样不才更有主动权吗?

        我对路山谈不上什么好感,而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经历,让我已经越来越厌烦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了,所以我真的也就什么也不问,再点上一支烟,默默的抽完,很随意的给路山道别了一声,就要走出小树林。

        1米,5米,10米我计算着距离,或者这是我的一个机会?又或者路山想告诉我什么?我又踌躇起来,但脚下的速度却没有变,我告诉自己走过前方那棵大树,如果路山没有叫住我,我再回头去找他。

        眼看着前方那棵大树越来越近,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我的身后先是响起了一声咳嗽的声音,然后传来充满了探寻的两个字:“聊聊?”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第一次有一种完全自主,不再受制于人的畅快感,但回过头的时候,我却已经是一脸迷惑。

        在早几年的自己,是根本做不到这种戴上面具一般的欺骗,陈承一是一个直来直去,脾气都不会掩饰的二愣子,只不过几年过后,才发现在这个世间,安全感往往需要来自一些伪装,唯一能对得起的只能是自己的一颗心。

        洁白无暇环境里的洁白,永远都算不得珍贵。

        真正的珍贵的是在一片浑浑噩噩,烈火焚身,淤泥遍野的世间熔炉中,敲开身体,心是白的那种洁白。

        漂浮的思绪中,路山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定了。

        他看着我,第一次脸上的神情不再是那种天塌下来都不变的平静,而是一种玩味般的不确定。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对我说:“你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看你高兴怎么认为吧。”其实我必须得承认,有时候和路山说话是很累的,没人愿意和猜不透心思,甚至连目的都不表露一丝的人说话,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裸的站在别人面前一样。

        “我好像不太能得到你的信任。不过,那没有关系,谁都需要一层必要的伪装。”路山的神色又恢复了平静,又是那种让人厌烦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愿你告诉我这些,下一句话不是要告诉我,你是特务,然后需要我也去当特务。”我开玩笑的调侃了一句,其实我对路山的伪装和他的秘密没有半分兴趣。

        我感兴趣的事只在于,这一次的行动有没有转机,这个转机是不是路山能带给我的。

        如果真的按照肖承乾说的那样,他风风火火的寻来两套设备,我们能不能下水都是两说。

        “我是华夏人,心也是华夏心,自然不会是特务。我只是想说,我出门的时候,陶柏已经睡熟了,我们没有给江部长汇报后来的情况,只是在你们的探查结束后,对江部长说,因为下潜的问题,你们没探查到什么,处于郁闷之中,还没对我们提出具体要求。”路山慢慢的说到。

        这话的信息量很大,我需要慢慢的消化,因为唯一字面上的意思,不过是路山隐瞒了在营房里的我们的要求罢了,值得推敲的信息量来自于路山这样做的目的。

        由于不了解这个人,我能猜测的实在是有限,倚着树,双手抱在胸前,我说到:“然后呢?是想让我感恩吗?快点收回心中那不现实的想法?”

        这话是我故意用来刺激路山的,傻子都知道路山没有必要这样做,他是江一的人,讨好我有什么好处?

        “呵呵,你说话真有趣,我还是想说,我出来的时候,陶柏已经睡着了,另外这个营地很简陋,你们几个人要出去一趟,也没关系,而且在今夜一整夜,我们这边有什么异动,那边国家的人也都会当没看见的。”路山慢慢的说到。

        而我的眼睛眯了起来,我承认我对路山的话开始感兴趣,对他这个人也好奇起来,我没说话,路山则继续说到:“船还绑在那里,要天亮才有人去收回。最后,我想说的是,要找到什么,不一定要下潜很深,下面的环境不是很好,可不是游泳池那般平整,沟沟壑壑的,说不定就藏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家伙。”

        说到这里,路山忽然转头望着我笑了,然后说到:“信息量够了吗?”

        我也笑了,对他说到:“好像还差点儿,至少8,9个公里的湖面,水下信息不明确,给我两个晚上我也探查不完,找不明白啊。”

        “这个啊。”路山为难的抓了抓脑袋,然后说到:“其实你看看往东南方向找,会不会好一点儿?注意的不是水中,而是泡在水中的岩壁,这样可就清楚了?再不清楚,觉得时间紧迫的话,也别浪费人才,不管是穆承清,还是季承真的本事都不是盖的,定个稍许精确点儿的位,还是能做到的。”

        的确,是能做到的!

        听到这里,我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衣衫,然后没有对路山说谢谢,说谢谢没有意义,我只问了一句:“你要什么?”

        路山没有说话,而是笑着对我说到:“你也要小心点儿,不是说不在最深处,就没有危险。”

        我没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路山,危险不是我怕,就能躲掉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的脚步,我现在只想确定他要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下面有什么,请你在机会尽可能详细的告诉我,如果有特殊的地方,或者特殊的物品出现,请你一定不要为我错过。”路山终于也直接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