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师祖师父的解谜(一) 为周岁加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一十章 师祖师父的解谜(一) 为周岁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里有两篇留字,字迹我都是那样的熟悉,一篇是师祖的字迹,而另外一篇竟然是我的师父!

        师父也来过这里?!

        我几乎是飞奔到了字迹的跟前,紧紧跟着我的是承心哥,在这间静室里暴涨的灵气,让我们有些难受,就如同人必须要吃饭,一碗饭看着不怎么样,但把你埋在饭堆里,让你吃,你敢吃吗?你不难受吗?

        可是忍着这种难受,我们还是不肯错过这里的每一个字。

        我先看的是师祖的留字,同样是文言文书写,但中间竟然充满了很多我们不能理解的地方。

        确切的说师祖的留字分为两篇。

        第一篇应该是在很久远以前了,说的大概是他游历天下,早就得闻龙墓的传说,如今还真的就到了这里!到了这里之后,我师祖思考的竟然不是如何回答昆仑,带着龙的遗骸一起,而是说他长久以来的一个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答案就是原来发生在大明的昆仑授业应该是最后一次,可是也并不是最后一次,那是因为时间和空间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呈直线流逝状态,而可以理解为一个圆,一个并行的存在!总之那一次的昆仑授业应该是和某些时代平行的,可也算是事情结束之前的最后,他终是明白了,这条远古之龙的存在就是证明,外面那存在久远的四大妖也是证明,而那段记述不详,看似灿烂,实则空白无法考虑的历史也是证明。

        在这里,师祖特意留了几个带着问号的字,夏?商?交替之战?!

        我和承心哥面面相觑,我们承认我们绝对看不懂,什么直线,圆形,并行的?又什么最后不是最后的?或者说,师祖得到,已经触摸到了那一层的法则,自然就是我们不能够理解的。

        但是,我们唯一能看懂的就是,师祖那时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兴奋的感觉,还有一些自傲!潇洒对天下,只求道的感觉!我们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了,这恐怕是师祖很早之前的留字,那个时候,怕还不存在老李一脉,只存在老李!

        这一段我们看不懂,也悟不透,只有继续的看下去,而在下一段,师祖依然用那种潇洒不羁的语气说到,冒险靠近了巨龙遗骸(为什么是冒险,如雪有危险吗?看到这里,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如雪,如雪却很平静),发现所有人的想法其实都是错误的,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龙也有横骨,横骨中藏有残魂。

        这不是和嫩狐狸如出一辙?但这如何?

        我和承心哥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猜谜游戏,迫不及待的往下看,接着师祖记述到,他要带着那个残魂,用另外一种方式把它带回昆仑,或者这才是可行!这比带回遗骸有百倍的意义!不该存于这世间的就不要存于这世间,另外他也算因中的一个环节,龙是果中的一个环节,带回去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最后,师祖记述到,龙的存在其实都不神奇,世间有世间之龙,昆仑有昆仑之中,另外的地方也存在着另外地方的龙,偶有交错,或者是命运,不必执着才好!

        这都是什么啊?若他不是我们的师祖,我和承心哥多半以为这是一个疯子留下的言论,怎么龙还分三六九等吗?可惜,我们站的高度和师祖不一样,看见的世界也绝对不一样。

        我们敬畏,也尊重,所以就算不以肯定的太对来看世界,也情愿用怀疑的态度来看世界,但绝对不以否定的态度来看世界,这是我们入门以来,最先就学习的一个心态!

        所以,我们再震惊,就算不理解,也试着接受师祖的这一篇留字,在这里没有得到什么答案,但我和承心哥至少肯定了一件事情,合魂战斗法确实是老李一脉独有的,也不排除师祖在这里创造的。

        因为,我们触摸到了一个事实——师祖带着一条龙之魂!

        第一篇的记述到这里就已经全部结束了,我和承心哥稍微平静了一下,又看向了下一篇。

        下一篇一看之下,我们就有些不适应,毕竟一开始师祖是用文言文记述的一切,而下一篇却变成了一篇白话文,这师祖倒是

        我们也找不出来形容词,但心里也明白着,这篇留字大概才是近期发生的事情,包含着一些答案,我们也是急切的看了下去。

        这篇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在世间游历了很久,中间也回去过(回去过?!我和承心哥呆住了,师祖到底做到了什么?但是师祖只是那么简单的提到了一句,就没有再提),这时才恍然发现心中存留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授业于人,不然就辜负了,也看清了这个世间是真的走到了无数分岔口,未来的走向他也不敢妄自的去揣测,去推算!可是他真的是体会到了那一次逆天的慈悲,他要收徒!于是,他也收徒了,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可惜他无法再做到什么了,匆忙来到此地,为后人留下了妖魂,取与不取,应该轮到哪一代去取,却不是他能控制了,一切皆看缘分。

        师祖这一段记述的又是什么?什么惊人的事实?难道他喜欢让我们猜谜?我和承心哥再次面面相觑时,彼此的眼中都已经是无奈的神情了,的确很无奈,师祖这个人从来都是这样,只说结果,中间原因一向不爱与人解释,这不苦了我们这一些后辈吗?

        可是,师祖不愿意提的,我们终归是没有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接下来的段落,师祖是在叙述几件事,第一件事情是,龙的果,他已经解开,虽然不是完美,遗骸不能带回,但他相信是更好的结果,如今他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弥补自身,然后用大术留下一点点契机与庇佑!

        契机与庇佑,这是什么东西?庇佑就是我们入墓前的那一次吗?契机又是什么?如果是庇佑是入墓前的那一场战斗,为什么是师祖用到大术,这绝对不符合常理。

        我们接着看下去,发现这第一件事情,师祖有叙述,但中间的一段竟然被毁去了,是谁干的?我心中满腔怒火,可是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反而不敢发火了,因为是我师父干的。

        因为,接着毁去那一段的话,下一段话是这样的意思,契机只能动用一次,想必承契机我的徒弟已经顺利的进入了龙墓,可是这里还是封闭起来,不要再有多的人来打扰了吧,打扰这个族群的安宁,打扰龙的安眠,他推算过,龙墓的大阵有缺陷,几百年会洞开一次,他们昆仑来人一次次的加固,随着时间的流逝,后来者会以为那个阵法已经越来越弱,其实是他们故意留的一个阵点,造成的这种假象,这一片天地不会再开几次了,会最终真正的隐藏起来,而这一切也并不是完全无意义的,因为他算到必然有人能打扰到这里,这是必须阻止的!

        读到这里,我和承心哥在心中喊了一声侥幸,恐怕不用中茅之术请来师祖,这个地方我们根本进不来,而让如雪用虫子‘暴力’开墓,势必会破坏这里的一些东西,反倒达不到师祖的意思了。

        那比绕能打扰到这里的是谁?要那么多昆仑大能之人去加固这里?我和承心哥再次不解,也只能不解!

        至于庇佑,要毁去,是不想后人明白了之后,就太过依赖,这个师祖倒是讲的异常的简单!但我和承心哥就是忍不住猜测,只可惜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师祖讲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我们只能接着看下去,因为心中还有很多谜题未解,就如师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