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龙墓之谜(二)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八章 龙墓之谜(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注意到了这一幕,如雪和承心哥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说不上是什么心情,竟然有一种自己存在的这个个体,已经身不由己的感觉。

        但那些虫子依旧飞舞的很欢快,不太会思考也有不太会思考的好处,不是吗?

        “走吧。”在逼仄狭长的空间里,我的声音在回荡,但确实也只有继续前行。

        又不知道在黑暗中走了多久,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或者是走了40分钟,或者是走了一个小时?那种透骨的不安感让虫子的嗡鸣声都变得悦耳了起来,我们还没有走到尽头。

        “这是要走到天荒地老吗?”承心哥嘟囔了一句。

        “如果不是那诡异的穿越感,我会觉得我们会一直沿着这条路走到地心去的。”我也回了承心哥一句。

        如雪一直都很安静,直到这时,她才忽然开口说到:“我有感觉,快到了,因为虫子的反应很大,那种强大的气息是会吸引虫子的。”

        “是吗?”承心哥不置可否的接了一句,可下一刻他就说到:“真的快到了吧?”

        在黑暗中走了那么久,我们的眼睛多多少少也有一些适应黑暗了,承心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前面两阶阶梯之后,就有一个拐角!

        走了这么久,我们一直都在垂直向下,有个拐角那就意味着真的快到了!

        我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走入了那个拐角,只是走入的一瞬间,我们都不由自主的遮住了眼睛,因为终于有光了,而且很亮!

        适应了好一会儿,我们才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们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这就是真正的进入了龙墓吗?

        我曾经见过华丽的嫩狐狸老巢,也见过鲁凡明的金箔地下室,可这俩地方加起来也不如眼前这一条走廊华丽。

        每隔两米,就有一盏纯金打造的长明灯,地上整齐的镶嵌的竟然是一块块打磨的很好的翡翠。

        而墙的两边,也是用翡翠镶嵌,上面有华丽的浮雕,浮雕的关键位置都是用金银,宝石来表达颜色。

        “承心哥,帝王墓算什么,我们如果有心带走这里的一些东西,我想我们就发财了吧?也不用去努力赚前往蓬莱的钱了,对不对?”面对眼前的华丽,我几乎是木然的说到。

        财帛动人心,我自问对钱财没有太大的追求,可是面对如今的‘珠光宝气’,我骨子里还是本能的心动,这是刻进人类灵魂的东西,要摆脱还是比较困难的。

        承心哥幽幽的说到:“这个怕是没有办法的,你看。”承心哥指着我们所在的位置,也就是入口处的墙壁。

        上面有一段文字的浮雕,内容是用文言文书写,其中第一句就有着具体的说明,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这里面的东西属于主人的私人爱好,想必到这里的人,对这些俗世之物也不感兴趣了,当然可以拿走,但是后果自负。

        我们显然不是盗墓贼,我们还有很有信仰和顾忌的,绝不以为主人写上这么一句是危言耸听,所以看到的时候,我们心里就决定了,绝对带走这里的任何金银财宝,哪怕是一颗小小的宝石。

        可那一段话,我还是接着看下去了,越看就越觉得心惊而激动,到最后,我已经是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处于一种难以相信的状态了。

        不仅是我,承心哥也同样,他有一个一激动就喜欢抓人肩膀,手臂的习惯,我感觉承心哥的手在我的肩膀上是越收越紧,可是我们因为心情的激荡,我是感觉不到疼痛,承心哥也感觉不到用力,直到事后,我才看见,我的肩膀都被抓得一片淤青了。

        这片文字不长,用文言文书写,大概也就几百字,可是里面有我们最想知道的信息,还有很多谜题都迎刃而解!

        我们仔细的看着每一句,并且把每一句都精确的翻译了,这段文字确切的说,是在说一条的生前身后事。

        这墓的主人的确是一条龙,确切的说是一条来自昆仑之龙,在其中一小段,有它对昆仑的回忆!

        我激动的看着那里的每一个字,在它的描述里,昆仑是一个永远处在柔和阳光和蒙蒙雾气的地方,那里的空间是和这里不一样的,不是那么具化(这一句我不能理解),所以可以说那里是无限大的。

        那里很美,美到什么程度在文字里并没有具体的形容,只是我努力的去理解那一句话,大概就是任万物有灵的去装扮自然,山绿,水清,一切都是本有的色彩,充满了生机和原始之美,而这一切都包裹在充足,清新,甜美的气(空气,亦或者灵气)当中。

        在那里生活着的一切都是高等的生命体,其中有的存在,会思考的存在,他们的思想贴近自然,不排斥斗争的天道,却有平和的心态去接受结果,继而向上(我对这句话理解似是而非),那种存在的思想散发着光辉,约束着那里的持续,对下方充满着怜悯,也有失望。

        总之,这一条龙怀念着那里,一直怀念着。

        这一段回忆过后,又是一段叙述,而这一段叙述,和如雪一开始给我讲的传说,和我后来知道的线索印证了起来——昆仑传道。

        那一段回忆具体的由来,那一条龙并不是很清楚,它的叙述里只是说,在某一天,在那里的一些存在,决定用特殊的手法洞开‘昆仑之门’,接收一些下方的人,来到昆仑‘习道’。

        而凡事是有因皆有果的,这件事情从本质上来讲是逆天的,而昆仑同样在天道的掌握之下,这种逆天就是破坏了下方自由前进的脚步,从一定程度上去改变了一些事情的走向,这是极其严重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一滴冷汗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很简单,我从小从师父那里得知的就是逆天改命是极大的因果,这种因果是很难去偿还的,祸及自己的几生几世不说,甚至连累家人。

        一个人逆天改命都是如此大的因果孽债,更何况按照这片文章的记述,是那里的一些存在几乎是在改变一个族群的前进脚步!那是何等的可怕?

        所以,我忍不住的流冷汗,不敢想象这种结果是要如何承担。

        我继续的看下去,上面清楚的记述着,这样的事情不被允许,也很快被阻止,没有让它扩大化,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已经开始了一段因,自然也要留下果。

        洞开‘昆仑’之门这种事情是逆天的,就算某些厉害的存在也不能很好的去稳定每一个‘昆仑之门’,所以昆仑的某一些存在已经遗留在了下界,恶果已经种下,什么时候带来灾难,那也就不知道了。

        所以,这就是因果!也是上天刻意带来的惩罚!

        读到这里,我的心跳再次加快,我还能想到什么?那肯定就是——昆仑之祸!我想我也见过它们了,紫色的植物,紫色的恶魔虫,是的,它们原本就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它们已经带来了灾难,或者正在带来灾难,或者还隐藏着,这个恶果可大可小,大的话就是整个世界就蔓延开去,小的话就是及时被阻止。

        再或者一些已经造成影响了的,被生生的压了下去!!

        我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师祖如此潇洒之人,会遍游天下,去阻止一些事情,师父也积极的参与一些事情,那是因为师祖如今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是得到过昆仑传道,他这样做,会不会就是为自己的‘师父’来消弭一些恶果呢?

        毕竟他也得到了昆仑传道,他也是因的一个,由因解果,再正常不过!

        而这条龙也是无辜的,它是生活在昆仑之龙族群里的一条龙而已,因为洞开昆仑之门,空间不定,它是莫名其妙的掉落在了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