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六章 他们是?
  • 《我当道士那些年》苗疆风情画(下) 第一百零六章 他们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要怎么样?我能告诉你老子已经怒火冲天了吗?当然不会,除非陈承一今年不是30出头,而是20出头,我也许真会这样做。

        既然如此,我很光棍的站了出来,对那个大个子说到:“你敢单挑吗?赢了,我们就留在这里等朋友,然后我们找到办法,可以自由离开,你敢不敢?”

        那个大个子好像很爱哼哼似的,又哼了一声,然后说到:“输了,我就把你们俩撕了,可好?你们人类仗着上天的恩宠,是万物之灵,杀你们就是杀孽,你们食动物之肉,喝动物之血,可就不是杀孽?今天你们要输了,我偏偏就要撕了你们。”

        这大个子说话什么意思?我能感觉到他对人类强烈的恨意!以及他站的角度,难道是妖物?

        “你是妖修?”承心哥眉头微皱,他当然知道我不是冲动,而是借着怒火,故意激怒那个大个子,为我们争取一丝机会,但未免大个子说话太过奇怪。

        但是,如果他是妖物,已经化形到了这般地步,怕是比四大妖魂都要厉害很多,我们又怎么感觉不到那股气场?

        “想要知道?我撕了你们以后,就会告诉你们的。”那个大个子步步向前,冲着我而来。

        “有把握吗?能不能像在鬼市坑别人一样,坑他一把?”面对步步紧逼的大个子,承心哥在我耳边小声的问我。

        我小声说到:“不知道,因为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有啥本事?但是没有办法,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眼看着这一架是必然要打起来了,小喜小毛痛苦的挣扎了一下,不再给那群面具之人作揖了,而是坚决的选择了站在我们身后。

        这倒让我有些感动,就如我一开始理解的那样,人和动物(妖物的感情也是由动物的感情为基础)一旦建立起了感情,那它们真的是对人一心一意的,就好比你真心的对待你们猫狗,它们同样会拿出不变的真情回报你,甚至更多。

        现在想想,那个大个子面具之人未尝也说得不对,人类从来都是自私的,永远把自身的利益,自身的心情放在第一位,不珍惜万物的,甚至践踏它们感情的,永远都是人类,这个应该惭愧!

        我胡思乱想着,承心哥不做声了,如果是一个机会摆在眼前,怎么也该拼着试一试,如果不成功,到时候再想办法把,老李一脉的光棍,就是有不计后果拼命的精神。

        “力熊,回来,我们不造杀孽,这是约定,也是对我们有好处的事情。警告过你多少次,你为什么要一次次上人类的当?”可就在这时,那个一直不作声的矮小面具之人,忽然开口了。

        我和承心哥一听,就如两个泄了气的皮球,心里的第一个念头都是完了,被看穿了。

        那个矮小的面具之人真是精明,连一点点机会都不留给我们,那个大个子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二货;精神,却不想听那个老者的呵斥,竟然停住了脚步,转身说到:“长老,我”

        “回来!”那个矮小的面具之人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大声呵斥了他一句,然后说到:“把他们带走,他们如果反抗,你强行带走。”

        我和承心哥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个老者看起来还真的是个智者,快刀斩乱麻,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们,软得说服不行,就直接带走,这才是真正的不容置疑的权威。

        可是我和承心哥会任由他们带走吗?显然不会,我们也准备拼了,而我们不愿意被带走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等到如雪,而我们更不可能留在这里一辈子!

        “智狐长老,他们是我的朋友。”就在真正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清淡的声音插了进来,我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因为这个声音,是如雪的声音。

        可是,如雪怎么会认识这群面具之人的?我诧异的望着如雪,同时也有压抑不住的哀伤,我知道在这里见面,也就意味着我和如雪真正分别的时刻已经快到了。

        不管我是在想什么,但是如雪的话对那个老者显然是有用的,他看了如雪一眼,对着如雪行了一个奇怪的礼节,然后大喊到:“住手!”

        那些围绕过来的面具之人立刻停下了脚步,我一下子冲到了如雪的面前,想也不想的就握住了如雪的手,有千言万语想问,却一时间什么也问不出来。

        “智狐长老,他们不仅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那个人的门人,也可以说是后人。而且”如雪任由我握着,却在给那个智狐长老解释着,一边解释,她一边从我的脖子上扯出了那个一直挂着的虎爪,说到:“而且,你能否认得这个?他是它的共生之主!”

        “什么?”智狐长老倒退了好几步,接着他做了一个我想也想不到的动作,那就是忽然给我跪下了,然后开始行一个奇怪的礼节。

        智狐长老这么做,那些面具之人自然也跟着跪下了,对开始对我行着奇怪的礼节。

        我完全不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明明就是一开始就是对我们充满了敌意的,为什么到此刻却偏偏要给我们跪下呢?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要是对我充满敌意与恶意,我不介意更粗暴的对待他,但要是别人对我尊重加善意,我是怎么也不忍心再去计较什么,于是他们的这一系列举动反倒弄得我不好意思了,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到:“你你们别别跪啊!这”

        我刚一说完,智狐长老马上就站了起来,说到:“您说不跪,那我们岂敢再跪,你是虎大人的共生之主,也就是我们的一个小主人,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目瞪口呆,我家傻虎这么厉害?那我要是说,我们一脉的师兄妹将和嫩狐狸,卖萌蛇,二懒龟成为共生之魂,他们会不会疯掉?

        如雪看着我傻乎乎的样子,只是笑,接着她就说到:“其实说起来,你们的四位小主,都将成为他们这一脉的共生之魂,他们毕竟是那个人的门人,那个人是他们的师祖,一共有五个师兄妹呢,他就是他的师兄,应该会成为碧眼狐狸大人的共生之人。”

        如雪说的是承心哥,结果,她的话刚一说完,那些面具之人咋咋呼呼的就要跪承心哥,承心哥难得那么厚的脸皮都能红脸,连连摆手说到:“别,别,我最不习惯别人给我跪下了。”

        结果,同样是得到一句小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答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的脑子乱麻麻的,承心哥同样也是一副思考无能的样子,连小喜小毛都呆住了!

        沉默了一会儿,承心哥忽然弱弱的开口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那语气就像在说自己不是人?”

        这一次,面对承心哥这个问题,这些面具之人就果断了,特别是那个一开始对我们充满敌意的大个子是最干脆的一个,它很是直接的就摘下了面具。

        接着,那些面具之人纷纷摘下了面具!

        看着这面具之下的一张张脸,我和承心哥就算再见多识广,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这弄得我和承心哥都不好意思了,承心哥连忙解释:“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这个”

        “我知道!”智狐长老重新戴上了面具,然后说到:“任何人见了我们都怕是这个反应吧,就包括我们曾经有着亲密的血脉关系,最是亲近之人。谁能接受我们这个样子?呵呵,一个好好的人,竟然长着一张类似于野兽的脸,或者带着明显的野兽特征,谁能接受?”

        我和承心哥沉默了。